你在这里

理想如诗

理想如诗 

作者:于万东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1995年,我们在校研究生会创办的《研究生报》上探讨大学精神,提出如下观点:大学精神一般包括爱国主义、以人为本、自强不息、求实创新、兼容并包、薪尽火传、博学精思、明辨笃行等精神。有一位研究生则撰文指出,以上大学精神均可归结为理想主义,这一观点在某种意义上可谓切中肯綮。大学里为师者对知识的孜孜以求、对人格的不懈修为、对学统的坚定承传,以及学子们的学海苦舟、如火青春、有为求进、开拓创造等,均离不开理想的内核和基因。

        理想与现实,时常是不相容的水火,或者是离异反目的夫妻,但有时他们也能在悄无声息的平常中,在相互作用的对立中,结成门当户对或好事多磨的婚姻,以及栉风沐雨的果实。

        对于高校来说,理想不但是青年的性格,也是大学的品行。因此,她成为高校的现实。不能想像,没有理想,大学将是如何苍白的一张纪录;也不能设想,缺乏理想,学子将拥有如何贫乏的一种头脑。

        记得1987年夏,在新生入读中文系的第一天,灿烂的阳光普照青青的康乐园。在迎新仪式上,系主任黄天骥教授慷慨陈词,一展高远意气,让人感受到少年的思想、青春的壮志,打动了多少学子!八九年后,这位时任研究生院副院长、德高望重的博士生导师,在为创办《研究生报》的学子们致祝词时,仍挥洒出如此豪迈的诗句:“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颇有点“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的味道,更显示出“天骥”行空的精神品格。

        也还记得那年风雨中毕业,前望茫茫,心如止水。在古典诗学领域造诣深厚的老教授邱世友先生,手书易语以赠:“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相信,这也是老先生一生的座右铭。此一精神在滂沱的天气中更值铭记励行。

        回想那莘莘学子,为理想负笈而来。有的立志成为作家、诗人,有的把目标定为理论家、评论家,有的想做科学家、医学家,有的想成为电子学家,有的想成为大商人、大老板,有的想得更多的是房子、票子,有的则首先想找一名如意郎君或窈窈淑女……不一而足。其中,踌躇满志者有之,“野心勃勃”者有之,暗下功夫者有之,务实勤恳者有之……无论目标如何,大多学子都是在课堂、图书馆、试验室的听、写、读、做中逐步进步、成熟、发展的。

        而理想的“演义”,有圈子内的传奇,有憧憬里的浪漫,有实际中的失败;有婉约的诗,有豪放的词,也有悲喜的剧目。往事回首,原来的城中人、城中事,尽可以看成是各色各味的小说,但我个人更中意视其为广义的诗。因为这是一种诗意的过程,流动着大学精神的神韵和境界。

        那有意从政者,在学生会竞选中侃侃而谈,一展身手,得以尝试和锻炼,无论春风得意,还是望峰息心,也不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结局;那有心管理者,往往振臂一呼,发起社团,一时话剧、音乐、舞蹈、书法等社团纷纷而立,其中不少昙花一现;那垂青于文者,常自诩诗酒为生,聚于文学社、诗社中,以文会友,不亦乐乎。因此,所谓‘‘四大才子”、“三剑客”、“校花系花”之类雅号,在一茬一茬的不同届学子中都有产生,不胫而走:虽有宣传包装之嫌.或有自夸玩笑之感.但也有耐读的故事流传,仿佛《世说新语》的当今校园版,似乎多少体现了些魏晋的“名士风度”。想当年不知高低,未经挫折,做学问敢言“何须出处”,写诗作赋敢引“天下才共九斗”,戏谵中号称“于十一斗”;但另一方面,好笑中可见有趣,自夸中亦见自励,大笔中略见豪气。

        现实当中,各种各样的理想,常演变出迥然不同的纷纷故事;各种各样的努力,会应对出截然不同的种种准备。既有心想事成者,也有镜花水月事;既有种瓜得瓜者,也有无心插柳事。以后一种情形来看,可俯拾数例,如言必称希腊、一心想当理论家的同窗成了大公司老总,平时自由散漫、不修边幅、沿室兜售的“卡片佬”如今成了正襟危坐的公务员,在宿舍台灯下暗暗勤奋笔耕的“小说家”如今成了律师行的自由人,四处朗诵、挥洒成篇的“情歌”诗人在商业的诸多领域开展着各种经纪活动……

        无论有着什么样的变数,也不论思想观念的高下、雅俗,甚至不论理想的悬空、碰壁、挫折给个人带去了什么样的际遇和境地,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运作不仅决定和教导着个人的走向和前途,更在整体上推动着社会的发展。可以说,任何理想的现实根柢都在于有为,道家“无为”的旨归在于“无不为”,佛家的重要目的在于普渡众生,而儒家则是修齐治平。而作为大学精神最基本品格的理想主义,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学子以青春的锐气,积极有为,开拓进取,从而塑造了林林总总的人物,培养了各式各样的人才。他们的精神、思想、知识和能量,成为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源之一。人们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高校,我们或许可以说:“芳草的校园,千里的驹。”

        因此,人们崇尚高校,高校如山;高校崇尚理想,理想如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