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爱花人语

爱花人语

作者:邱  方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从小就爱花。幼年时跟祖国在乡村生活,触目皆是花。牵牛花、油菜花、紫云英,各种瓜花及不知名的野花次第绽放,杜鹃花烂漫的时节,恨不能将所有的山头揽入怀里,据为己有。    念小学时回到小城,居住的大院里也是芳香四溢。房子的背后便是一片树林,紫薇、含笑、米兰、山茶,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这些名字可人、清香醉人的花伴我度过有点孤独、善感而有梦的少年时代。

        那年考上中大,校园里的万紫千红令我大喜过望。春天鹅黄的迎春、淡粉的紫荆争先恐后地展露芳容,木棉花开在云天,灿烂的杜鹃簇拥着端庄宁静的图书馆,让人春天里晦暗的心眉开眼笑。夏天凤凰树顶着一片片红雾,夹竹桃就开在你身边,玉兰躲在大叶子下暗送浓香,栀子花则像纯洁的女大学生,着一身白衣绿裙在草坪上静静地微笑。秋天的校园几乎被浓浓的紫色统治着,三角梅、紫荆花铺天盖地,逼得人透不过气来;更有那五颜六色姿态各异的的菊花点缀着校园的各个角落,凉风过处,飘来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药香。冬天依然有一年四季都不知疲倦的朱槿在放送着热情和温暖,所以我们叫她“四季花”……

        记忆最深的应是紫荆和夹竹桃。紫荆一年中开两次花,春天开粉红花,衬着绿叶,很温柔羞涩的样子;秋天开紫红花,很热烈,秋风一来,树下便铺一层落英,有种忧伤的美丽。偶尔会萌生“东施效颦”的念头,学黛玉将这花好好葬一葬,但又怎么怂心破坏那一地的美丽?夹竹桃开花时节,每当黄昏走进“花路”,细细欣赏夕阳下美丽动人的花朵,心里有说不出的舒坦和欢喜。如果心情抑郁,置身于这无忧的花丛中,也会复归平静。实在惊叹大自然赋予她们的天生丽质而又对心灵的体贴入微。

        校园里到处是花,有时心痒难忍,会偷偷摘一些下来藏在书包带回宿舍。有一缕花香伴我读书作文,心花自然也常常“怒放”。但我的举动总是招来一片骂声,宿舍的“弟兄们”说我“心狠手辣”,如此摧残花朵,日后定下油锅。我终究寡不敌众,只好放下屠刀,以后总是很谦逊地采一把野草回来。

        校园里每条路都有花,每条路在不同的季节都有不同的景致。我就在这缤纷的花园里度过了一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并且用珍惜花朵的心细细地珍藏了许多美好——

        记得有一年我过生日,最好的朋友一声不响地背着她的破军用书包,趁着夜黑风高,溜进某一位教授的庭院里偷了一朵娇艳异常的大红花回来,插在一个写满诗的信封里郑重其事地递给我,乐得我差点昏过去,为那浪漫的冒险和刺激。后来发现她膝盖又红又肿,才知道她偷花时被发现,她一边捏着鼻子学牛蛙叫一边慌不择路地逃跑,结果摔了大大一跤。还隐约记得曾暗暗钟情一个男孩子,不知姓名,但总梦见在一棵黄色的花树下与他邂逅,醒来后才发现黄花已落了一地,像自己伤心的情绪。更记得快毕业的时候,到一中学实习,学校门口就是一个菜市场,上完课我就到那里转悠,因为那里有鲜花卖,就摆在新鲜碧绿的蔬菜旁边。很喜欢这份世俗的诗意。那时虽囊中羞涩,但也毫不犹豫地买了几回剑兰,那几束剑兰使即将离别的日子不那么伤感和无奈。

        刚入学时曾听到过一句美丽的传说,说中大的花草会杀人。我想对于多愁善感的女生来说,花草偶尔会愁煞人,所谓“感时花溅泪”;更多的时候是喜煞人,为我们的人生底色画上了最亮丽的一笔。

        梦里常回到那青青校园,看不够那似锦的繁花和如花的青春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