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我去广州读中大

我去广州读中大

作者:段美德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1963年夏季,我从湖南祁东一中高中毕业后,考上了中山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法国语言文学专业,在家乡确实引起了轰动。因为在段氏家族100多家庭中,祖祖辈辈以来,还没有出过大学生,而我有幸成了段氏家族的第一位大学生。

        当年8月底,还没有出过县城的我,满怀乡亲们的嘱托,只身一人离家远出,去广州上大学了。

        我的行李很简单,一块布裹着一床被子,一个灰色帆布背包补着几个白色补丁,里面装的就是我的全部生活用品和录取通知等证件。

        我的穿着更简单,从上衣到长裤都是穿的比铜钱还厚的家机布,连衣扣也是用家机布做的。暑假期间要帮父亲从事田间劳动,人给晒得黑不溜秋的。

        步行50多里路后,我从黎家坪乘火车去衡阳,然后从那里换乘武汉至广州的慢车去广州。之所以不乘快车,是为了节省不到两块钱的加快费。我记得,那时从衡阳到广州的慢车费才10元出头,加快费就要近两元钱,太贵了。

        列车摇摇晃晃,走5分钟又停10分钟。该吃午饭了,旅客都买了饭,我却从帆布包里掏出妈妈给我准备的鸡蛋、地瓜饼吃起来。虽然买一份饭才两毛钱,但我的父母是农民,为我上学准备路费吃尽了苦,节约一毛算一毛。车到湖南南部的坪石车站时,有两位乘警向我走来,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你去哪儿?”

        “广州。”

        “有车票吗?”

        “有。”

        “我们要检车票。”

        我从帆布包中找出了车票,两位乘警见我有车票,只好悻悻而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们又来了。

        “上广州干什么?”

        “上学。”

        “什么?”他俩吃了一惊。

        “是的,上学。”

        “什么学校?”

        “中山大学。”

        只见两位的眼睛睁得像牛眼一般大。

        “有录取通知书吗?”

        无奈,只好又从帆布包中取出录取通知书给他们看。他们面带失望之色走了。

        大约过了一小时,两位再次来到我的座位前。

        “你有粮油、户口关系转移证吗?”

        我想,他们可能将我当成小偷或者认为我的录取通知书是拣来的了。

        “有,请看。”

        我耐着性子,再一次从帆布包中取出粮油、户口转移证。他们仍一无所获而去。

        约摸又过了一小时,两位乘警心有不甘,仍旧光临我处。“除了录取通知和粮油、户口转移证以外,你还有别的证明吗?”

        我稍加思索,答道:

        “有。”

        “什么证明?”

        “准考证。”

        “给我们看看。”

        我再一次从帆布包中取出准考证。

        他俩把准考证拿在手中,对着我上下左右打量了许久,走了,再也没有打扰我了。

        原来我去上学时,正是我国经济困难时期,不少内地人大量前往广州,然后再从广州以非法手段偷渡去香港。从外表看,我根本就不像去读中山大学的学生,那两位乘警误认我是偷渡香港的嫌疑人,故此严加盘查。好在我随身带有准考证,那上面有我的照片,才没有闹出更大的笑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