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岁月难忘

岁月难忘

作者:黄文英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我们入学的第二年,也就是1959年,同学们还沉浸在1958年大跃进轰轰烈烈的氛围中:去新溜人民公社劳动,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且吃饭不要钱。每餐白花花、香喷喷的大米饭,尽管吃,哪怕胀破肚皮也不要一分钱,说是我们国家的粮食仓库都装不下了。真好像就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了。

        几个月后,同学们回到美丽的校园,又开始盼望已久的大学生活。哪知“共产主义”的憧憬还在我们心中甜甜地回荡着,突然间却迎来了三年困难时期,一切食品都要凭票供应。每个大学生每月的粮食定量大约是31斤,油也很少,其他的鱼、肉、蛋几乎很难见到。大家都吃不饱,每到第三节课肚子就咕咕地响起来,直想往膳堂里跑。当时政府和学校在相当困难的条件下还是很关心大学生的生活,记得每周食堂里还杀一头猪,每个同学的碗里还可以分得一两片猪肉,这是何等的奢侈啊!食堂为了让同学们感觉吃得饱一点,从外面学来了先进经验,那就是双蒸米饭,将大米淘洗干净后,加水先蒸一次,然后再蒸一次。这样,饭的体积就大大地膨胀了,三两米饭可以盛满一钵子!可是这种饭吃起来很烂,又没有一点米香味,当时肚子感觉是填饱了,可过不多久又饿了。我们班有位男同学,当时有句经典的名言:“进膳堂和出膳堂的感觉几乎一个样!”

        学校领导为了缓解同学们的饥饿感,使大家能安心上好课,绞尽脑汁想办法,遂决定将校园的部分草坪划给班级,开展南泥湾式的大生产。我清楚地记得我们在靠近男生宿舍的一侧,种了一块甘兰菜。由于我们是学生物的,不少同学又来自农村,所以我们的菜地长势不错。我们经常在班长的率领下去参加劳动,也时常享用自己的劳动果实。白水煮甘兰,加上盐和五香粉,全班同学可以各取所需,放开肚皮吃!

        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寝室里的同学,也不失幽默与风趣,每当上完晚自习回到房间,熄灯之后,躺在床上,便开始了丰盛的精神大会餐——川、湘、粤、鲁,南北风味一应俱全。寝室的同学们享受完这些“美味”之后,安然进入梦乡。

        生活的艰辛并没用挫伤我们学习的热情,五年间我们学完了30余门功课,同学们怀着为祖国而学习、当新中国的大学生、做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的目标而努力学习。老师也和同学们一样,忍饥挨饿,然而他们站在讲台上仍然一丝不苟地传授知识。难忘的李毓茂老师平易近人,下课后同学们喜欢到他家去玩,逗逗他可爱的小宝贝,一块聊家常,谈事业,十分融洽。

        那时学校的文化生活丰富多彩,每当周末的晚饭后,同学们三三两两,手捧小板凳,直奔大操场,占据一席之地,等着观看露天电影。场中还有不少老师、员工和家属,老老少少欢聚在一起。学校经常放映一些国内外的经典名著,如《罗密欧与朱莉叶》、《奥赛罗》、《一江春水向东流》、《乌鸦与麻雀》、《柳堡的故事》、《幸福生活》等等。电影后我便委托好友张金兰将凳子带回宿舍,自己则直奔小礼堂去参加周末舞会,不时还同青年老师跳上一曲,什么华尔兹、快四、中四,随心所欲,尽兴后才回到宿舍美美地睡上一觉。每逢元旦、圣诞节,同学们可通宵达旦尽情地跳,第二天早上在房门上贴上“谢绝拜年”几个字,便可以放心大胆地睡上半天的懒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