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一代宗师无私无畏

一代宗师无私无畏

作者:梅仲元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容老相信党,热爱祖国,对学子循循善诱

        那是50年前的事。据我所知,50年代容老曾提出过入党申请。当时他是国内外知名的学者,又是岭南大学中文系主任,事后数十年观察证实,他既不是为升官,也不是为发财,更不是要捞荣誉,纯然出于对党对祖国的真心热爱。

        1951年我在澳门参考入学广州岭南大学。入学不到半年,适值华南地区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在东北进行,当届港新生仅二人,一人留下,另一人回到香港。容老笑着对我说:香港仔唔使(不用)怕,祖国需要你地(们)。容老的话鼓励和支持了我,坚定了我参加土改的信心。土改后,中大、岭大院系合并,我想转到西语系,容老对我说:香港仔,中文系,祖国几千年文化遗产丰富。等待我们去整理、发掘、发扬,好好学习啦!在关键时刻,容老总是给我指点,他的爱护、诱导青年学子之情于此可见。

        即使在“文化大革命”“左”得要命的年代,容老也并未动摇过为党、祖国而工作的信心。在“文革”的动乱岁月,也就是他受批斗的苦难沉重的日子,容老往往白天“挑战”批斗,晚上还是伏在书桌上钻研专业。容老分秒必争地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祖国的考古事业。其敬业、乐业精神难能可贵。在此期间,其“挑战”表现,最令“左”仔“恼火”。在被批斗期间,容老说自己是一匹野马,是一把鬼锁,套不住,打不开(鬼锁指昔日进口的锁把,需匙、锁配合才能开锁)。这使能改造世界的“伟人”更是火上加火,批斗因而随着升级。容老白喻野马与鬼锁,表面看来很狂妄——难道一个党的驯服工具一夜间变为张牙舞爪十恶不赦的魔鬼了吗?其实不然。容老一生追求学问、实事求是、追求真理,反对的只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不以理服人,他只是呼吁党和群众用事实、道理来打开他脑中的疙瘩,只有这样才能服他。容老这种相信党追求真理的坦荡胸襟,惜未能为某些人所理解。

容老厚道谦虚,见义勇为

        在我记忆中,刚入学岭大时中文系只有学生五人,其中二人是新生。当年学生少,我们多到容老、冼玉清、王季思、商承祚老师家中听课。我是港澳生,广州无亲可靠,所以就住在容老家中一个时期。我妹妹回广州升学,也住在容老家中。容老、容师母、儿媳待人亲切诚恳。容老性格爽朗而耿直,生活异常简朴,他工作、学习往往至深夜。他教导我学习、翻阅资料,查证古字古画古董,非常耐心,他常一面笑着跟我说话,一面以手捋着留着的八字胡子。

        容老研究古文字学有根有据,可他经常对学生说:我估吓估吓(意思说猜一猜)……。在课堂上对学生有问必答,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详细而耐心。问有学生深入探索,容老甚喜,会约到家中,翻开长期整理的资料、记录,阐述自己的观点以提供参考。容老还会盛情邀请学生作客,一起共进晚餐。容老谦虚、平易近人。无怪乎桃李满天下,翘楚满门。    容老在学问上深钻细琢,力求完美、真实,而在性格上却为人豪放,不拘小节。有鲜为人知的故事。我刚入学不久,岭大组织师生往南海西樵山旅游,时值酷暑,游泳是赏心乐事。我正漫步冰凉剔透的山泉水中(因不知山高泉深未敢游泳),忽然有人在我背上一推,还拉着嗓子说:香港仔,落(下)水啦!咐(这样)都怕!?我回头一看,是容老壮健的背影,白白的屁股。哗!他没有泳裤,一丝不挂!我说:容老,咐都得?容老笑着说:香港仔,日本人冲凉你见过未?哈!哈!哈!头也不回,独个儿往深水处游去了。

        当年由岭大往省城(广州)有路两条,水路在康乐码头乘电船往长堤,步行五分钟便到岭南医学院,陆路坐校车(张拔士堂侧)径往省城岭南医学院。容老有英制“菲腊”牌单车,我俩曾多次踩车出省城。单车经小港路——海珠桥到广州。那时这条路是泥路,汽车经过,黄尘滚滚扑面而来,五分钟不散。容老惯穿白色唐装衫裤,为了赶在汽车之前,免受尘土之苦,师徒俩拼命踩车。风把容老宽大的唐装衫裤吹得啪啪作响,容老腰板挺直,在途中和上海珠桥时不时挑战和我斗快。那时容老年纪比我大半个花甲还多。容老的稚子情真,及敢作敢为、勇于进取的精神,令我终生难忘。我今天在祖国开放和个人事业上取得了一点成就,与容老当年爱护、帮助、激励是分不开的。

        容老曾担任校工会主席一职。他为了一批老知识分子免受伤害,就是在“文革”最困难的时期,也挺身站出来为詹安泰等教授讲话。尽管在极左路线影响下,他付出很多而收效甚微,但容老知难而进,毫不考虑个人得失。足见其心地光明,无私无畏。可谓心底无私天地宽。

容老乐于公益事业

        就我忘记所及,容老乐于公益事业。中大每逢推销公债、筹款,总会找容老和王起等老师,容老、王老从不推却,且认购数额又特别大。1957年容老购买公债是中文系最多的。一代宗师,高风亮节。其刚阳之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其柔所披,至善至德,连毕生所积书画文物都无私奉献祖国。

        容老,永为后人所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