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旧中大一幅新年画面的剪影

旧中大一幅新年画面的剪影

作者:李锦全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这里说的旧中大指解放前的中山大学。我是1947年10月入学,到1949年10月,广州解放,我在历史系学习了两年。这里说的新年是指1949年元旦,是国民党统治广州的最后一年。

        1949年元旦的广州,国民党的统治可以说行将就木,因而整个城市出现一片灰蒙蒙的低沉画面,但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也给人带来一点希望的曙光。元旦那天中大学生贴出的两副对联,我认为多少体现出人们弃旧图新的片段剪影。

        我说的两副对联,一副是在文学院宿舍楼(排号是第八宿舍)大门口贴出的贺年门联,全文是:

        听战鼓雷鸣,迁都乎?搬校乎?万事休提,且咬菜根辞旧岁。

        看阳春瑞霭,民主也!自由也!一腔抱负,还将心意寄来年。

        另一副对联是挂在宿舍对面的膳堂的大门口,全文是:

        但愿来年菜有肉;

        莫如去岁饭掺砂。

        这两副对联因是公开张贴的,所以语气比较平和,但与当时蒋管区学生提出“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口号,和要求民主自由的精神还是一致的。当时国内形势,国民党政府由于政治腐败,金融货币贬值,由法币、关金券到金圆券,无非以此搜刮民财,弄到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特别是蒋政权发动的内战,经过三大战役的较量,到1948年底军事失败已成定局,南京已受到战火威胁,变得岌岌可危。此时摇摇欲坠的国民党政府又想逃跑,提出要迁都了。不过形势和抗战时不同,当时跑到大西南,人民是支持抗日的,现在是众叛亲离,四川、云南都未必靠得住,只有南逃到广州,准备渡海到台湾了。正是在所谓“国府南迁”的消息传播时,广州却有报纸作出“国府迁穗,将影响文化圈”的报道。

        国民党政府准备逃来广州,对文化圈有什么影响呢?这就牵涉到中大的搬校问题。他们的算盘是想一举两得,一方面想将中大迁离广州到海南岛或台湾,以便继续控制由孙中山创办的中山大学;同时行政院南迁,石牌中大校园更是他们想占用的理想场所。据黄义祥编写的中大校史资料,说在1948年12月2日,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曾召集中大的特务们开会,提出要先将中大文、法学院迁到植祯中学去。这类事情虽未公开,但总会有人知道消息,所以1949元旦的对联,把迁都和搬校连在一起质询,应该说是有根据的。

        据中大校史记载,随着国民党政府南迁广州计划的确定,新上任的广东省主席薛岳就准备以中大为行政院办公地址。并于1949年1月28日(农历年除夕)亲自到石牌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迁校。对此,中大地下党发动全校师生员工,“准备以坚强的团结来击退反动派的阴谋迫害”。当时全校议论纷纷,有位教授说:“古人打败仗卧薪尝胆,现在他们逃难却要找漂亮的房子来享受。嘿,难怪他们这么快垮台!”另一位教授也说:“今天反动派口口声声说要和平,要安定,他们却又偏偏破坏和平,侵扰人家的安定。人家战地的学校如北大、清华,共产党那边好好的爱护,反动派却来侵占我们。”在这风雨如晦的黎明前的广州,中大师生把求生存与反迁校的斗争结合起来,在地下党领导下,与国民党当局扼杀大学教育的企图展开斗争,终于使他们强迫搬校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

        至于当时中大师生的生活,多数人是在饥饿线上挣扎,咬菜根过年,膳堂吃掺砂的仓底米,完全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对国民党当局,大家亦不会有什么指望,要自由、要民主,只有抱希望于新中国的诞生了。

        宿舍与膳堂的两副对联,我当时看到后还写过两首绝句诗:“搬校迁都事若何,何时四海净干戈?赢得自由民主日,十分春意颂人和。”“缘何仓米尽掺砂,当事诸公赶快扒,但愿来年菜有肉,莘莘学子亦堪嗟。”从这两首诗中,亦多少看出我当时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