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峥嵘岁月 ——中大社会科学研究会文学组的回忆

峥嵘岁月

——中大社会科学研究会文学组的回忆

作者:罗彦群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自从1949年“七二三事件”撤离中山大学母校后,50年来,不论是风里雨里,顺境逆境,我都没有忘记解放战争期在中山大学社会科学研究会文学组活动时的那段睁嵘岁月。

        社科文学组是在共产党领导下,以中大文学院进步青年学生为主体,吸收其他学院爱好文学的进步学生组成的学术性群众组织。它的任务是在“五卅一”进步学生运动高潮推动下,运用公开合法的组织形式,通过课外活动,进一步巩固发展群众运动的优势,团结教育广大青年学生群众跟着党走,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对国民党势力,进行合法和非法相结合的有效斗争,直到护校迎接广州的解放。

        中山大学一向以自由、民主、进步、爱国的校风闻名岭海,而那丰富多彩的课外组织活动,更是十分吸引广大的同学。当时社科文学组的活动内容形式更是多种多样。

        我们先后组织阅读苏联作家法捷耶夫的《毁灭》、《铁流》,夏衍的《春寒》,萧军的《八月的乡村》,齐同的《新生代》,解放区文学通俗作品,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艾芜的《一个女人的悲剧》;观看电影《一江春水向东流》、话剧《风沙的城》以及《方生未死之间》,并组织对作品的讨论。当时小组有定期组织讨论和不定期的座谈漫谈之分。《春寒》小说,是描写知识分子在抗日战争时期不满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从上海撤退到广州、桂林等地所见所闻情况,向往投奔解放区之情,喻指冬去春来,还有寒意。当时文学组织了较大规模讨论,事前大家较为认真地阅读了这篇作品。经过讨论,青年学生受到了很好的思想教育。

        我们还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1948年秋新学年开始时,文学院高年级同学组织了一次热烈欢迎新同学的“迎新晚会”,会上杨资元、李友敬、罗宝辉三同学以激动的语调,朗诵他们写的一首欢迎新同学的诗《我们来自四面八方》,使新同学一入学就感到分外亲切,一改过去老同学对新同学的“拖尸”(toss)做法带给新同学的恐怖气氛。“拖尸”是从国外大学搬过来的陈规陋习,是老同学威胁、欺压、戏弄新同学,迫使新同学入学后听从老同学的任意摆布的一种恶作剧,历来遭到新同学的强烈反对,以致造成新老同学的相互对立。我们的这些活动,保护和争取了新同学,加强了新老同学的团结。因此文学院新同学争先加入社科文学组,新老同学建立了深厚的情谊。1948年春节,由文学组成员组织新年团拜晚会,仿照家庭叔伯姑嫂舅甥等成员组织化装表演,密切了同学问的相互关系。由梁祝常、赖春泉等同学演出鲁迅的《过客》。还组织部分组员到“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石牌风景胜地进行野外郊游;组织到刘义亭,即刘永福将军纪念地促膝谈心;演出活板剧《洞庭微波》(赖春泉写),把1948年暑假文学组成员参加洞庭湖劳动的情况搬上舞台。纪念三八妇女节时,杨资元同学写了一首工农兵学生齐声歌颂妇女解放的诗,由周湘玫、胡黛琼、尹华英等人分别扮演学生、工人、农民和士兵上台朗诵。李寒柏写过多首朗诵诗,由胡黛琼、陈穆等在五四纪念会上、社科联欢会上和其他大型集会上朗诵过。有的还由李扬同学用大字抄写贴在民主墙上,引起不少人传抄。詹德雄同学曾朗诵过《千万双眼睛盯着你》的诗,该诗以拟人写法,指着祸国殃民的国民党,瞪着眼睛当面进行控诉揭露,诗句铿锵有力,词锋迫人;该诗还在社科主办的中大进步报刊《人文报》上公开发表。我当时也以向往解放区的激越心情写了一首朗诵诗《遥望北方》,纵情讴歌东北的解放。当时还由林颂葵(原名林文山,笔名牧惠)牵头,组织杨资元、李友敬、罗彦群、陈蔚然等人出版了《新芽》诗刊。杨资元、陈蔚然、罗彦群还共同创作了长诗《妈妈、少女和我的枪》。该诗描写劳动人民出身的知识分子受到了新的思想教育,转变了立场,投身革命。《妈妈》章为陈蔚然写,描写贫农出身的妈妈哺育了自己成长。《少女》章为杨资元写,歌唱早年参加革命的少女的恋情,这位少女教育她的爱人走向革命。《我的枪》章为罗彦群写,主要是写一对情人共同投身革命,拿起枪杆子。全诗充满革命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抒情格调。此外,在教师义演中,文学组还和中师剧团联合演出节目,由李友敬同学领唱《祖国颂》(金帆词,马思聪曲),李同华主演歌剧《夜行人》。

        1949年4月1日,国民党在南京制造了一起屠杀学生的惨绝人寰的“四一”惨案。中大师生对此无不义愤填膺。各院系纷纷发出呼吁,要求“院系联”领导行动,抗议这种反动暴行。“院系联”在中大地下党领导下,于4月11日在中师膳堂召开各院系代表大会,即席成立“国立中山大学追悼南京‘四一’惨案烈士筹备会”,并决定于4月15日召开追悼会。社科文学组骨干成员赖春泉拟了通电,分别向国民党反动政府抗议不法暴行,向南京同学表示声援和慰问。4月15日,追悼南京“四一”惨案死难烈士大会如期在中大体育馆举行。这是一场非法斗争,我们事前作了充分准备,以进步同学吕式根(吕华)、黄建树等组织保卫组和秘密纠察队,才保证了追悼会的胜利进行。大会由何毅夫(何江,文学组织员)、张启焕、张卓华等同学担任主席。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挂了很多革命师生写给烈士的挽联。大家凝神聆听大会主席团报告“南京‘四一’惨案”的真相,所有的人都咬牙切齿,激愤异常。特别是我们文学组,由杨资元和我共同起草的“祭文”,更是悲壮感人。女同学胡黛琼(文学组成员)以沉痛的声调朗读祭文:“大江流日夜,中国人民的血日夜在流,……中国学生一次一次的流血,一二·一昆明同学流了血。五二。南京同学流了血,五卅一我们流了血,四月一B南京同学们再次流了血。血,血,无数的日子啊!中国人民永远记住这些年的血债。在这里,我们呼唤着你们的名字——程履泽烈士、陈祝三烈士,你们知道吗,你们的父亲在绕着你们的床前痛苦;你们知道吗,百多个受伤的同学还躺在医院里呻吟,他们还在为你们痛哭;你们知道吗,全中国的同学们在哀悼你们的死亡!你们没有留下一句遗嘱,没有读完大学课程,没有看到新中国的到来就倒下去了。你们死得太痛苦了。”胡黛琼同学哭得念不下去了,停了一会,她才压下感情,继续念下去,“但这又是多么悲壮呀!你们是人呀,是快乐得和我们一样的人呀!为什么你们说话有罪?争自由、争生存、反对假和平都有罪呀?为什么呀?说出了千千万万的人要说的话也有罪呀?不!你们没有罪,有罪的是反动者!反动者用利刀砍你们,用铁尺木棍打死了你们,校园变成了屠场。谈什么和平?派什么代表飞北平?高唱和平的时候,同一天南京却在屠杀。争取真正和平的英勇学生们!光荣的死者啊!你们瞑目吧!你们安息吧!你们是塔底下的砖,不断巩固新中国的门墙。你们是地底下的种子,在中国血污的土地上吐露新芽。明天就有千千万万的人民站起来为你们复仇,只要我们活着,记着你们的仇恨……你们的死,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不会忘记。前仆后继啊!死亡之前没有一个死者,死亡以后有无数奔赴理想的死者。我们会踏上你们的血路,前进呀!烈士们,你们的死催促了新中国的诞生。听,大江流日夜,中国人民的血日夜在流。中国的土地,再也不能沉默了。”在宣读祭文时,许多同学时而把脸埋在手巾里饮泣,有些教授也偷偷地取下眼镜来擦着泪水。教授和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登台慷慨致词。在热烈的掌声中,周达夫教授上了讲台,他说他的弟弟也在这次争自由、争和平的运动中失踪了,他以无限沉痛的语调大声疾呼:“中国不知有多少无名英雄在不知什么罪名下牺牲了。……中国不是没有人才,中国的人才哪里去了?都——死——了!”刘嵘助教登台讲得很直爽:“政府不过是代表人民、保护人民的一个机构。今天我们人民要求和平民主自由,政府却不准人民要求,而且把要求和平民主的人打死了,这就说明这个政府不能代表人民,我们不能要这个政府。”他说:“前年‘五卅一’,广州政府用石头木棍打学生,这次南京政府却用刺刀枪杆,这说明现政府比以前更反动、更黑暗。”这个追悼大会开得非常成功,既控诉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暴行和他们玩弄假和谈的伎俩,又大大地团结教育了广大师生,形成了中山大学师生员工的广泛大团结,这中间党的领导下中大各进步社团,包括社科文学组是起了积极作用的。

        总的说来,社科文学组能较好地开展活动,我们的主要体会是:一、要根据文学组和大学生的特点和要求积极组织活动,开辟第二课堂,广泛吸引同学到党的文艺运动的中心轨道上来,使活动内容多样化,搞得新鲜活泼,生动有趣。当时文学组成员,基本上是文学院中文系和外文系同学。他们的基本特点是思想敏锐,博闻强记,对文学艺术有特殊爱好,很富才气。中文系同学较多具有旧式文人积习,有的有较为清高的超尘脱世思想,有的有名士作风,有的是几个同学挚友搞小圈子;而外语系同学则比较洋化,穿着时髦,西装革履,有公子哥儿和小姐习气,有的还虔诚地迷信基督上帝,有的较多愁善感。我们抓住其爱好文艺的基本特点,从思想上引导他们转到进步文艺方向上来,在进步学生运动熏陶教育下,不断进行自我教育更新,洗刷自己精神的污浊,不断吸收他们到党所领导的外围组织——地下学联中来。至解放前夕,文学组党员有7人,地下学联有30人。二、采取合法与非法斗争相结合的形式开展工作。我地下党领导下的社科研究会,下设文学、历史、哲学、政经、新闻等组,都是合法组织,它们广泛开展学术、文体等合法活动;但在形势急转的新情况下,我们又要敢于领导群众,正确采用非法斗争手段,如“院系联”召开的“四一烈士追悼会”就是一个成功例子。三、立足点要转到争取教育中间后进的同学上来。我们采取个别谈心方式,特别注意争取分化瓦解青年军学生工作,不断吸引、影响后进学生转到进步方面来。

        社科文学组成立以来,有三届组织。1947年秋成立为第一届,开始只有一个小组,组长傅澉生(现名傅雪樵),副组长李寒柏,组员十余人。1948年秋为第二届,分为两个小组。A组组长李寒柏,副组长何毅夫(现名何江);B组组长黄汉宁(现名黄文),副组长罗彦群,组员20余人。1949年间为第三届,扩展到A、B、C、D、E五个组。除原A、B组外,还扩大到C、D、E组,组长有杨穆俊(现名杨木)、蓝立尚、吕涛等,组员共50余人。    现将文学组成员名单开列如下:

        吴衡芳 黄崧华 陈殉烈 梁祝常(梁常) 傅澉生(傅雪樵)  李寒柏

        赖大让 黄汉宁(黄文) 罗彦群 何毅夫(何江) 蓝立尚 杨穆俊(杨木)

        杨资元 赖春泉 郭冠璇 李友敬 詹德雄 林颂葵(林文山)  李扬   

        罗武城(石柳)  周信波 林正庄 许兆溶 高伴奎 骆卫礼 罗宝辉(罗柏)   

        杨育基 邓君璧 胡黛琼 何克志 练育秀 伍绮贞 陈蔚然 江文杰

        吕  涛 李德清 赖汉广 陈鸾锵 谢冠超 黄文熙 李观发 罗子屏   

        傅绍先 钟炽全 张展名 冯健雅 彭华梓(彭建)  钟国桂   

        以上48人,可能还有遗漏。其中少数是党员,多数是地下学联会员。经党输送,党员和地下学联成员先后去了游击区。解放后,这些同学有不少已成为全国各地党政机关的重要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