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难忘的岁月

难忘的岁月

作者:李超然   来源:罗永明《我们的中大》

        1946年秋,我进入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系学习。当时我的愿望是要珍惜学习的机会,在名师的教导下努力学习科学知识充实自己,为以后立足社会储备实力,为振兴祖国的教育事业贡献力量;可是当时的现实并不如我所愿。由于蒋介石挑起内战,庞大的军费支出使国内财政陷入困境,国内物价飞涨,货币贬值。教育经费一再压缩,致使广大教职工以及靠公费维持学习和生活的学生得不到生活保障,广大师生挣扎在饥饿线上,学校教学受到严重的影响。在一些大城市中,不断出现美军横行霸道、污辱老百姓的事件,这大大地伤害了人民的民族自尊心,引起了人民的愤怒。在内战各个战场上,国民党军队连吃败仗,解放军开始转入了战略上的反攻。国民党为挽救政治上、军事上的颓势以及经济上、教育上的危机,对进步的力量实施白色恐怖。在地下党领导下,全国各地学生先后进行了“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学生运动;运动形成了一股洪流,冲击着国民党反动派,成为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斗争的第二条战线的组成部分。

        在广州,学生运动以中山大学为主体广泛地开展起来,与京、津、沪、杭的学生运动遥相呼应。在革命的洪流中,我得到了地下党同志的引导,开始阅读革命的理论书刊。记得我阅读的第一本启蒙哲学著述是艾思奇著的《大众哲学》,第一本以马列主义观点论述和分析教育问题的书是杨贤江(当时用李浩吾的笔名)著的《新教育大纲》和《教育史ABC》,以后陆续通过秘密传阅的方式学习了《论联合政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等单行本以及其他革命书刊。这些书刊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提高了我的思想认识,对我的人生观、世界观的转变有很大的帮助,成为我投身学运、参加革命的思想基础和理论指导。

        在中大学运中我先后参加了1947年1月的抗议美军强奸北京女学生暴行的运动以及同年5月31日举行的声势浩大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示威游行。由于吸取了京、沪等地学生示威游行屡遭国民党反动派血腥镇压的教训,事前进行了严密的布置安排,组织了流动歌唱队、红十字救护队,分配部分同学负责沿途写标语,带领队伍呼口号。队伍的组织以各学院为单位排列,女同学另组成队伍,高举横额,走在队伍的最前头。队伍在中山铜像前誓师出发,浩浩荡荡的队伍,震撼了羊城。游行队伍行至长堤与靖海路交界附近时,遭到一群手拿棍棒的暴徒的袭击,暴徒毒打手无寸铁的同学,使百多同学受伤,血染长堤街头。负责救护工作的红十字救护队队员上前抢救受伤的同学,分别送医院救治,其余同学愤怒地对暴徒进行自卫还击,终于击退了暴徒。马上又重整队伍,歌唱《团结就是力量》继续行进;以后又再次遭到暴徒的冲击,而游行队伍始终未被冲散,斗志昂扬地坚持到结束。6月1日凌晨,大批军警包围了中大学生宿舍,对一些教师住宅也进行搜查,把逮捕的师生押上卡车向广州驶去。以后经过多方努力营救,被捕师生终于获释。

        1947年在中大地下党领导下,按照各个学院的专业特点,以当时地下党领导的爱国民主协会(1949年更名为“广州地下学联”)的成员为骨干,以合法的形式成立了社会科学研究会、自然科学研究会和教育科学研究会。活动内容以传阅进步书刊,不定期举行形势分析座谈会、专题研讨会等为主。为了发挥有文体活动专长的进步同学的作用,还组织了歌咏团、剧团,以唱革命歌曲、民歌,排练和演出话剧为主要活动内容,还介绍和传阅革命文艺书刊,组织郊游等,寓宣传教育于文体活动之中。在中山大学中,女同学比例不少,针对女同学的特点,地下学联从关心女同学生活福利着手,组织了全校性的女同学会,以女同学会的名义开办女生膳堂,在女生宿舍开设小卖部,受到女同学的欢迎。在这基础上,又开展多种形式的谈心活动,从中开展宣传教育。以上这些社团建立的目的是要扎扎实实地做好群众工作,团结群众,扩大进步力量,使学运的持续进行有牢固的群众基础。在这些社团组织中,我参加了教育学研究会和女同学会的工作,直到1949年组织通知我撤离中大,赴港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