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我国现代眼科学奠基人之一

我国现代眼科学奠基人之一

陈燕华

 

        眼科学家、一级教授陈耀真(1899-1986),广东台山人。1899年12月22日诞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陈耀真的爷爷早年被“卖猪仔”到美国谋生,其父陈联祥随父在美国生活,少年时被一名欲做善事的美国妇人看中而供养读书,直至在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回国后先后在南京、福州等地大学任化学教授。长子陈耀真最先受到父亲的教育、熏陶。从小聪颖好学,十几岁便到大学协助父亲为部分学生补习英语。16岁时,父亲突然病逝,家道中落,为扶养母亲及弟妹,他中途辍学,到其父早年在香港开的一间眼镜店工作。求知的欲望使他在工作之余,开始了五年的自学与补习,同时也培养了他高度的自制力与专注精神,锻炼了他吃苦耐劳的意志。民国10年(1921),22岁的陈耀真考入美国波士顿大学,经过6年的半工半读,先后在该校获得理学学士和医学博士学位。民国17年(1928)在美国底特律医院工作。民国18年(1929)后,他应聘担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威尔玛眼科研究所研究员,从事眼的生物化学构成,视网膜色素变性病理等研究。在此期间,他先后在《美国眼科杂志》、《美国生理学报》以及德国、古巴、菲律宾等国刊物上用英、德、法、西班牙等文字发表了《结膜、脉络膜和虹膜的化学结构》、《角膜钙化并发结膜改变》等9篇论文。

        民国23年(1934),陈耀真谢绝美国友人的再三挽留,回到祖国。先在山东省济南齐鲁大学医学院任教授,并建立了济南眼学会,任会长。民国25年(1936)又被选为全国眼科学会副会长。次年,抗日战争爆发,他放弃了去美国或香港过安静、舒适生活的机会,选择了最艰难的路,坚持在医学教育岗位上为苦难重重的祖国作奉献,他带领着学生,在战乱中颠连跋涉,随齐鲁大学迁往四川成都,担任华西大学、齐鲁大学和中央大学等联合大学的眼科教授,直到1949年成都解放。这段时期,国内局势动乱,教育经费得不到保证,他四处奔走,向国内外人士募捐,筹款支持与发展眼科高等教育事业。他创建成都眼科学会并任会长,每月举行一次学术报告会,邀请国内外学者讲学。在他的努力下,《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在成都恢复发行,并在《华西通讯》编辑出版了两期眼科专辑,在《中华医学杂志》编写了一期眼科专辑,民国36年(1947)至民国37年(1948),陈耀真还分别被英国的《眼科文献》杂志和美国的《眼科时代》、荷兰的《眼科文献》聘为编委。

        抗日战争初期,为创办我国最早的眼耳鼻喉医院——成都的存仁医院,陈耀真想方设法增添设备,整顿医疗秩序,建立各项规章制度,培训医务人员,使医疗水平大大提高,不少眼疾病人从百里以外辗转跋涉,慕名前来求医。他十分重视防盲及治盲工作,在存仁医院开设免费门诊,为穷苦劳动者诊治眼病,到学校为青少年检查眼病,民国33年(1944),他带领年青医生,骑着小毛驴,甚至步行到四川西北阿坝藏族地区,调查和防治眼病,宣传眼病防治知识。他认为,中国应大力培养眼科医生,才可能解决中国的盲人问题。他再向国内外人士募捐,筹集资金、积极开办眼科医师进修班,推荐和选拔眼科留学生。同时继续开展眼科临床研究,先后在中外杂志以多种文字发表了《华西盲目分析》、《线状网膜炎》等10多篇论文,研究中国眼科史,发表了《中国眼科之外科手术》等论著。

        1950年,陈耀真携全家回到家乡广东,同夫人毛文书教授一起应聘在广州岭南大学医学院任教,1951年广州眼科学会成立,陈耀真被选为会长。当时岭南大学医学院所属的博济医院仅有4名眼科医生,他承担了大量的日常诊疗工作,有时还亲自为病人打针、抽血;仅有的两张病床远远不够使用,他因陋就简,利用库房开设专科门诊,病床增加到70张。1952年4月,我国高等院校进行调整,广州岭南大学医学院、中山大学医学院和光华医院合并为“华南医学院”(1957年更名中山医学院),陈耀真担任眼科教研室主任。

        1955年8月起,陈耀真教授开始招收和培养我国第一批眼科学研究生。1960年受卫生部的委托,主编中国第一部高等医学院校教科书《眼科学》。60年代初,他继续研究中国眼科史,写出了《我国古代有关眼科预防医学思想简述》等10多篇论著。他的研究证明眼科在中国宋代医学已列为独立科目;还证明中国假眼配置术比其它国家早开展600多年。1964年,中华医学会眼科学会成立《眼科全书》编辑委员会,陈耀真是10名编委之一,他撰写的《我国眼科学发展概况(一)》编入了中国第一套眼科全书第一卷的首章。同年,他和他的助手在中华眼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患者的暗适应及电生理的观察》,这是国内最早的一篇将电生理测定方法用于眼科疾病分析的论文。

        1964年,陈耀真筹备成立了眼科研究室,1965年他又主持创建中国第一家眼科医院——中山医学院附属眼科医院,并首任院长,为眼科教学、医疗、科研走上正轨创造了条件。

        “文化大革命”中,陈耀真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扣上“里通外国”的罪名,与夫人一起被关进“牛棚”,女儿因受株连有的被迫出走,有的分配到边远山区。然而,他以坚毅超人的意志承受着苦难,燃烧着生命的蜡烛。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陈耀真重获自由,他来不及医治自己的身心创伤,又把目光和精力投向眼科事业。他整理发表了论文《眼部的犬弓蛔虫病》,文中他科学地、系统地引经论据,介绍病源、病况、分类、症状及检查方法。次年,他又发表了专题研究论文《视网膜色素变性》,全面阐述该病的临床表现及二百年前在中国医学宝库中的记载,在现代遗传学方面的临床意义及中、西医治疗方法。

        1977年,陈耀真调往北京,任中国医学科学院首都医院眼科教授,同时兼中山医学院眼科医院名誉院长。1979年担任中华医学会眼科学会名誉主任。1980年兼任中山医学院附属眼科医院院长。同年,应邀出席了39届美国威尔玛眼科年会,并在会上发言。1981年11月他和夫人毛文书教授受美国眼科学会邀请。作为贵宾,出席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召开的美国眼科学会年会,这是该会成立85周年来,第一次邀请中国眼科专家在会。同年,他还在日本眼科学大会上,宣读了《华佗 中国外科之父》论文,弘扬祖国的光辉历史引起日本学术界热烈反响,很快在日本权威杂志《临床眼科》上全文刊出。1982年,翻译了英文版《彩色眼科学图谱》。1983年调回广州,他在原眼科医院和眼科研究室的基础上,主持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眼科综合机构——中山医科大学中山眼科中心,下设眼科研究所、眼科医院、防盲治盲办公室。中山眼科中心,集高等教学、临床医疗、前沿研究和防盲治盲多种功能于一体,是我国眼科学跟踪国际上本学科前沿水平的重要基地。陈耀真担任该中心的名誉主任。1985年,在中山眼科中心主办的我国首届国际眼科学术会议上,设立了“陈耀真眼科奖学金”,出版了《陈耀真教授论文集》。1986年4月,在美国召开的国际性视觉与眼科研究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眼科专家,一致通过授予为祖国的眼科事业奋斗半个多世纪的陈耀真以“功勋奖”。作为一代眼科宗师,他付出一生心血,终身的辛劳;他所到之处,培养了一批批眼科专业人才,建立了学术气氛浓厚的专业基地,开展了一项项科学研究,考察了当地的多发、常见眼病。长年的劳累损害了他的健康,他却仍把眼光射向远方,思考着还要为中国的眼科事业做些什么。

        1986年5月4日,陈耀真在广州病逝,享年87岁。

        

        参考资料:

        ①《医林群英》,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

        ②《广州市志·人物志》,广州出版社,1996年

        ③《中国当代医学家荟萃》,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

        ④《中国现代医学家传》1985年

        ⑤《中国专家大辞典》广东卷,广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

        ⑥《广东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出版社,1995年

作者单位: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校对:利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