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山大学法政学科百年回顾

中山大学法政学科百年回顾

———纪念校庆80周年暨法政学科100周年

作者:夏书章 来源:2004年第6期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摘 要:为纪念孙中山先生手创的中山大学校庆80周年暨其主要前身之一的广东法政学堂成立100周年,该文依据有关校史资料,结合作者个人近58年来的亲身阅历,从法政类学科或专业发展的角度,按3个历史时期分别忆述和进行前景展望,即80年前从头说、20世纪变化多、从今往后更可观,其中经历了封建王朝的腐朽、崩溃,旧民主主义革命的不彻底性、抗日战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在改革开放中和平崛起等过程。

引 言

        中山大学自孙中山先生创办国立广东大学起,在孙先生逝世后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至今已满80年。其主要前身3所学校之一的广东公立法科大学,则可溯源到1905年成立的广东法政学堂,到2005年正好是100年。因此,在纪念校庆80周年之际,同时对法政类学科或专业做百年回顾,对作者校内先后所在单位(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前的老法学院、近期改组的法政学院和建立不久的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简称政务学院〕)和个人来说,都很自然。我自1947年秋应聘来校在当时的法学院政治学系任教,在校庆80年中历57年和学科100年中历58年,许多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如在目前,体会也多而且深。关于来校前的情况,这里借参考文献之助,略述梗概,感受方面只能实行“厚今薄古”了。

一、八十年前从头说

        清王朝的最后几年,尽管封建统治土崩瓦解之势已不可逆转,但仍企图通过一些所谓“维新”、“变法”,采取若干“改良”措施,以求延缓。如当时的大力兴办“新学”之风,就是其中的一项。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除以科举取士的制度以后,将始建于康熙二十三年(1648)的广州贡院(清末的四大贡院之一)作为考试棚的东、西文场改建为学堂(学校)。广东法政学堂便是由东文场建为广东课吏馆后改建的(1905),办过学制2年的速成科、法政讲习所(半年一期)和学制3年的法律特别科。

       1909年,新校舍建于广州今法政右巷一带,法政路即因此而得名,也可以视为历史见证。校内办10个班,学员约1000人,校外班学员人数同,还发行校外讲义,被称为“极一时之盛”。分科先后有法律速成科、法律本科、行政本科、理财本科、预科和附设监狱改良讲习所等,已具有一定规模。1911年辛亥革命发生,教务一度停顿。

        1912年,广东法政学堂改为广东公立法政专门学校,设学制4年的法律和政治经济两科。在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的影响下,学生热烈响应。因1918年第七次全国教育联合大会议决的新学制规定高中直接升大学,“高专”一级已无存在的必要,所以又酝酿和提请改制。

        1923年8月,广东公立法政专门学校改为广东公立法科大学,除原有专门部转为本科外,均照旧,另招考大学预科三班、补习一班。稍后,这所改制不久的法科大学,即与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和广东公立农业专门学校共3所学校合并为国立广东大学。

        按照惯例,校庆从学校正式成立起计算。广东大学成立典礼于1924年11月11日举行,在这个日期以前的筹备阶段,仍属“八十年前”至关重要的“尾声”。从“法政学科”的角度归纳一下,值得注意的至少应有以下几点:

        一是合并的三校中,一为“高等学校”,一为“专门学校”,称“大学”者只有法科大学,它是从“专门学校” “升格”的。

        二是自创办广东大学之日起即有法政学科,简称法科,与文、理、农共四科并立,其余医、工、师范等科是后来增设的。

        三是孙中山先生的办学初衷可以从与黄埔军校合称“一文一武”中得到启示。“文”即科学家和文职人员,当然包括法政研究和实际工作者。鉴于官僚和军阀等恶势力仍在,他深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四是筹备员聘请学术界知名学者、教育学专家、国共两党和革命政府要员担任,不少是法政学科领域知名度很高者如李守常(大钊)、王世杰、周览(鲠生)、梁龙等。他们的阅历、学识在当时颇为引人注目,得到孙中山的重视。

        五是在筹备工作中设有法科委员会,全体委员都针对法律、政治、经济三系的需要而聘请,知名度都较高。另在预科委员会中设法科组,主持其事者和教员均由大学本科教授充任。

二、二十世纪变化多

        中山大学自国立广东大学成立起计算,有76年,法政学科则有95年,是在20世纪内度过的。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学校变化多,学科变化更大,经历了很大的起伏、转折。到上世纪后期,学校和学科已有平稳、健康、继续发展的良好基础。以下是几次重大变化的一些主要情况。

        (一)改名中山大学 国立广东大学成立后不久,因并入广东公立医科大学而扩大规模,在文、理、法、农四科之外增设医科。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病逝。为了纪念孙中山,在悼念活动中,提出了将广东大学改名为中山大学的提议。1926年8月,正式宣布将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这里还有一段小的历史插曲,即1927年2月~ 1928年2月,为纪念孙中山,曾有4所大学正式定名为中山大学:国立中山大学改称国立第一中山大学、国立武昌中山大学被命名为国立第二中山大学、杭州创办的国立第三中山大学、南京以国立东南大学为基础的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此外还有河南、南昌、上海、安徽、兰州、西安等地的中山大学,莫斯科也有过中山大学。上述4所除广州中山大学外,即后来的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央大学。其余皆易以所在地之名。1928年2月,国立第一中山大学仍改称国立中山大学。学校规模不断扩展,成为包括法政学科在内的学科较全、规模较全的多学科的综合大学。但在蒋介石反革命政变后,一批优秀师生遭迫害,与政治联系较紧的法政学科发展受到影响。

        (二)抗日战争时期 在改校名以后至抗日战争前约1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山大学得到相对稳定的发展。1927年改法科为社会科学科,后改为法律科与政治经济科,又合并改称法科学院, 1931年称法学院。除基础理论课外,法科专业课几全属应用学科,设民众法律顾问处、经济调查处、法律系的模拟法庭、政治系的模拟议会、会计统计特别教室、法科编译所、院研究室、各科研究会,出版《社会科学丛书》、《政治学周刊》、《政治学论丛》等刊物,举办名流学者学术演讲,教授著述颇丰,学生还成立各种课外学习、生活组织,可谓丰富多彩。在抗日救亡活动中,法学院师生都表现得很积极、勇敢,很多成为坚强骨干。抗日战争初期,常受日机轰炸,正常教学秩序受到极大干扰。后来形势变化,在迁徙流离中仍坚持办学。首先是西迁云南澄江,法学院分设在乡下的两个庙宇里,已增加了社会学系。条件虽差,仍有不少著名学者应聘任教。一年半以后,学校又迁往粤北坪石,学院仍分散各地,法学院在乳源武阳司,后迁东田坝,增设司法组。毕业论文仍照常严格要求,学术活动十分活跃,并继续开展社会工作。日军侵犯粤北再次仓促迁校,分布在粤东各县。法学院在蕉岭路亭,又在连县三江镇设分教处,内有法学院师生。仁化县分教处也有法学院教授,还有分散在梅县各县的。虽经历磨难,弦歌未断,但迁移次数之多和如此分散,在全国高校中实为罕见。

        (三)喜迎广州解放 1945年10月,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流离了7个年头的中山大学师生员工复员广州原址办学。不久又投身反饥饿、反内战、反独裁的爱国民主运动,喜迎广州解放。至解放前,法学院增设书记官和监狱2个专修科,成立法科研究所,下设法律、政治、经济、社会4个学部(人类学系则设在文学院)。作者于1947年秋应王星拱校长聘任为法学院教授,聘约明定教行政学、市政学和行政法3门课程,实跨法、政两系,也有经济学系的学生选修。政治学会师生曾组市政考察团,分民财、教育、社工、公用事业4组,还组织旁听队列席旁听省参议会,又组团往台湾省考察政治,学术活动也很频繁。法学院的《社会科学论丛》继续出版,但因经费困难,仅出1期。紧接着的是争取和平民主运动、抗议美军暴行等,法学院师生一如既往地积极参加,例如进行示威游行、罢教请愿等。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南京解放以后迁来广州的反动政府教育部门前举行过一次“国立中山大学教授活命拍卖”。更令人愤激的是宽广的石牌中大校园是“行政院”南迁想占用的对象,于是而有反迁校斗争。政治学会为此进行民意测验,结果使反动当局不得不认真考虑。在广州解放前夕,反动派又有把中大迁往海南岛的阴谋,一场紧张的护校斗争终于取得胜利。这当然与解放大军来得神速有关。在黎明前的斗争中,中大又有多名师生为人民解放事业献出生命。在这些烈士里,也有法学院的同志。

        (四)全国院系调整 解放后,法政类学科教学研究人员深感许多新理论观点和专业内容有待抓紧学习研究,才能赶上和适应新形势的要求。例如,马克思主义关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阶级与阶级斗争、国家与革命等学说,毛泽东关于人民民主专政、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等论述,都是法政学科必须具备的最重要的基础理论和指导思想。再说在实际工作和实际生活中,有政治法律(通称政法)委员会、政法部门、政治工作、政治委员(通称政委),强调突出政治、政治挂帅,重视政治立场、政治觉悟、思想政治教育,学校开政治课,还办了《政治研究》杂志,等等。组织机构上有政治协商会议(简称政协)、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先有起“临时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后来又制订宪法。总之,种种迹象表明,法政学科在新中国,经过彻底改造和创新,可以并需要存在和发展。但是,出人意料和一时难得其解的是在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中, 1953年将中山大学原本历史较久和基础较好的法学院各系分别调往设在武汉的中南各校。后来在全国范围内,法政院系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渐趋萎缩、淡化,作为“弱果”仅存的只有几所,真可谓寥若晨星,与社会主义大国极不相称。包括作者在内的不少人为此纳闷将近30年之久:有法有政,为何不重视学科建设?资本主义有一套,难道不应该有社会主义的一套? … …曾经有过呼吁,一些人却因而被扣上“右派”大帽。1960年中大等校办过政治学专业(不同于师范院校的政教系),转眼就夭折了,看来是时机未到。

        (五)改革开放以来 全国性的大转机来自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尤其是邓小平同志登高一呼,由于过去长期被忽视,对政治学等学科要赶紧补课。普遍、积极、热烈响应表现在许多几乎难以胜数的方面,诸如研究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法学研究所、政治学研究所等)的成立、学术团体(中国法学会、中国政治学会、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等)的组建、专业期刊(《法学研究》、《政治学研究》、《中国行政管理》、《政治与法律》等)的出版、高校专业(法学、政治学、行政管理学等)的设置,以及各级学位(学士、硕士、博士和专业学位)的授予,等等,也几乎是应有尽有,不一而足。在中山大学,上述情况的反映很有代表性。自1979年以来,中大先后复办起法律学系、社会学系、政治学与行政学系,还有人口研究所、行政法研究所、政治学研究所,于1993年7月成立法政学院(老法学院中的经济学系已另列,未再纳入法政学院),那是以《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为指导所形成的学科建制。从当时的贺词中可以看到社会各界对法政教育的期望。如“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胡绳)、“为广东政法工作培养优秀人才”(朱森林)、“适应国家建设需要大力培养法政人才”(王宁)、“法明律正政通人和”(杨应彬)、“艰苦奋斗,团结进取,培养新一代法政人才”(黄焕秋)、“培养法政人才,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服务” (寇庆延)等,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根据国际和国内通行的办学模式,现在法政学院已分为两个学院,即比较集中和单一的法学院(不同于过去的法学院)及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简称政务学院)。但是,在法学与行政管理专业之间的联系仍然相当密切,如行政管理博士点有行政法方向,导师即由法学院教授担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之一的中山大学行政管理研究中心,也有法学方面的兼职研究员;政务学院各系本科和研究生都开设有关法学课程。

三、从今往后更可观

        回首半个世纪前,全国院系调整的结果,使中山大学受到严重的削弱。法学院不复存在,前已述及。划出的还有工、农、医、师范等4个学院,哲学系调北京大学,人类学系调中央民族学院,天文系调南京大学,地质系调中南矿冶学院,语言学系调北京大学,法语、德语教师调出,后来曾将英语专业另设独立外语学院等。自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不久前与中山医科大学合组新中山大学,现在无论院系总数、在校人数、研究生总数等均已远远超过院系调整前的办学规模,仅校区就有4个。我们说这些,是在表明以现状为基础将大大有利于今后的发展。因为现代科技和人文社会科学各学科之间的交叉渗透、配合支持有助于更新、创新,法政学科也不例外。

        在隆重纪念校庆80周年和法政学科100周年的时候,我们对法政学科的发展势头和美好前景满怀喜悦。专为法律学科成立法学院,预示着法学大有拓宽的空间和陆续挖掘的巨大潜力。现在强调依法治国、执政、行政,需要大量高素质人才。市场机制是否完备、有效,也与法制状况密切相关。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水平的提高,更离不开法治精神。

        再看作者所在的政务学院,形势同样喜人。“政务”虽是院名的简称,却高度概括了学院的内容。就8个本科专业而言,其中直接和间接都关系到政务,如政治学与行政学、行政管理、行政管理(人力资源管理方向)、国际政治、公共政策学、公共关系学、社会学、社会工作。12个硕士点也是如此,它们是:政治学理论、国际政治、国际关系、行政管理、社会学、人口学、社会保障、土地资源管理、公共预算、公共关系、社会工作、公共管理硕士(MPA)。6个博士点是:行政管理、社会医学与卫生事业管理、社会保障、土地资源管理、社会学、政治学理论。此外,已获全国首批公共管理学一级学科博士点,并设公共管理博士后流动站。学术研究机构有:东南亚研究所、人口研究所、政治学研究所、公共传播研究所、社会发展研究所、地方治理研究所、MPA教育中心、中法合作工业与技术社会学中心、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中心、亚太研究中心、美国研究中心、公共事务调查中心、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等。值得一提的还有中山大学和牛津大学合办的“广东省高级公务员公共行政管理研究班”由政务学院承办,已办了多期,并继续举办。至于国内(包括台港澳地区)、国际同行之间的学术交流,也十分活跃,日益增多。

        前已提及的中山大学行政管理研究中心,虽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百所重点研究基地之一,与学院之间非从属体制,但二者的关系非常密切,主要为各方面的互相配合和支持。作为研究实体,它是本学科惟一的国家级研究基地,教育部的要求是:建成全国一流且有国际影响的学术研究中心、人才库和人才培养中心、学术交流中心、信息中心、“思想库”和咨询服务中心。它设有9个研究所,学术队伍由专职和兼职专家组成。其中有来自国内外著名大学的教授,并已与40多所国内外名校及相关学术机构建立了良好的交流与合作关系。中标重大项目、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和省部级项目共有30多项。在学科发展上,学院和中心起着互相推动和共同提高的作用。可贵之处,在于同心协力,共襄其成。这是学科之幸,也是学院之幸和中心之幸。放大(而不是夸大)来说,办好基地也是学校和国家发展人文社会科学之幸。

结束语

        在进行中山大学法政学科百年回顾之余,心情很不平静。抚今思昔,不胜感慨;而与此同时,又深感大好形势来之不易。我们有理由纵情欢呼,但更重要的是必须十分珍惜现有的初步基础,还要更加努力于继往开来。改革开放迎来中国和平崛起,百废俱兴促成百业兴胜。科教兴国必致教育、学术欣欣向荣,《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和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非常及时。在众多门类的学科中,法政类学科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要全面树立、坚持和落实科学发展观,提高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程度,体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没有发达的中国特色法政学科将不可思议。在这方面,中山大学法政学科师生应当具备勇挑重担和敢闯敢干的精神,勤学苦练,使自己成为劲旅中的一员。老朽不才,愿与同志们共勉!

〔参考文献〕

〔1〕梁山,李坚,张克谟.中山大学校史(1924~ 1949)

〔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1983.

〔2〕黄福庆.近代中国高等教育研究———国立中山大学

(1924~ 1937)〔M〕.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

所, 1986.

〔3〕黄义祥.中山大学史稿(1924~ 1949)〔M〕.广州:

中山大学出版社, 1999.

〔4〕中山大学校长办公室.中山大学(中国著名高校丛

书)〔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 2000.

〔5〕夏书章.广州解放前夕“国立中山大学教授活命大

拍卖”杂忆〔J〕.历史大观园, 1992,(6).

〔6〕易汉文.中大瑰宝———名人题词墨迹选〔 M〕.广

州:中山大学出版社, 2001.

〔7〕易汉文.钟灵毓秀———国立中山大学石牌校园

〔M〕.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 2004.

〔8〕黄仕忠.老中大的故事〔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

社, 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