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中共广州中山大学基层组织历史综述

中共广州中山大学基层组织历史综述

作者:曹直  来源: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广东党史资料(第三十一辑),广东人民出版社,1998.12,第23页

 

        中山大学于1926年7月为纪念孙中山而得名,其前身是孙中山于1924年春创办的广东大学。广东大学由原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广东法科大学、广东农业专门学校组成。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及广东法科大学的历史均可上溯至1905年(清光绪31年)。广东农业专门学校的历史,可上溯至1909年(清宣统元年)。广东大学建立后,于1925年兼并了广东医科大学,广东医科大学的历史可上溯至1909年。

        中共广东地方组织始建于1921年春。由于广东党组织的主要创建人谭平山当时正在广东高等师范学校任哲学教授,且广东建党之初,主要在学生和青年群众中开展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宣传教育工作,为建党作准备而建立的广州社会主义青年团,也首先在学校中发展组织。所以早在1924年广东大学建校之前,中共广东地方组织就开始在其前身的院校中,进行了宣教工作并试行发展组织,因此可以说,广东大学的创建与中共在广东大学的活动,事实上是同步进行的。本文记叙的是1921年至1949年问中共广东地方组织在中山大学及其前身院校中活动的概貌,侧重在组织机构变迁及成员交替两方面  由于档案资料的缺乏,本文主要依据查证回忆录及向当事人进行调查访问,力求真实准确地反映中共中山大学基层组织在历次革命运动中所作出的贡献。

 

一、广东党的创建和大革命时期

(1921.3——1927.7)

 

        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成立于1921年3月,她是中国共产党“一大”召开前,国内成立的6个地方早期组织之一,广州共产主义小组由陈独秀和参加过五四运动的北京大学毕业生潭平山、陈公博、谭植棠等人组成,此时他们分别在广东省高等师范学校和法政学校任教,创建小组之前已于1920年8月在广州组建了广州社会主义青年团,并在大专院校中发展组织,以作建党的准备中共“一大”召开后,中共广东支部成立,谭平山任书记。1922年春,高师附中教师潭天度入党一随后,高师学生蓝裕业、丁愿、赖谷良,法科大学学生郭瘦真、郭寿华、沈宝同、沈春雨、沈厚望(沈青)、杜丛郁等先后加入党的组织。 1924年2月,沈厚堃任由党团领导人组成,旨在推动国民党改组和国共合作,开展国民革命运动的粤区国民运动委员会执行委员。1924年10月,沈宝同任中共广东区委青年运动委员会负责人。这10余名师生,是当时为数不多的早期广东地方党员,亦是广东大学的前身院校中的中共党员。

        1924年2月4日,孙中山下达《着创建国立广东大学令》时,正值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闭幕,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之际,国共双方都对广东大学的创办非常重视,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曾出任广东大学的筹备委员。随后,他介绍了张申府出任中山大学教授兼图书馆馆长。张申府为1920年10月成立的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三人之一,曾应聘到法国里昂大学教书,后去德国柏林,成立中共旅欧支部,1923年年底经苏联回国,1924年初到达广东大学后,孙中山曾热情接见。。1924年问,曾在广东大学任教授的尚有周佛海,此人曾在中共创建仞期,在上海参加建党活动,后来是旅日小组成员。他在广东大学教书期间,因组织观念薄弱,经常不过组织生活及拒绝接受批评而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直至被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开除党籍。在此期间,中共旅欧总支成员熊锐,于1925年五卅运动后回国,曾在广东大学任教授兼附中主任。在德国加入中共的章伯钧,亦由组织安排,到校任经济学教授。此外,一些著名的共产党活动家也陆续到校发表演说:徐特立1924年6月下旬由港抵校,曾作3日演讲、毛泽东1925年8月,到附中演讲《工农政策》、周恩来1926年4月12日演讲《国民革命当中之工农运动与学生运动》。刘少奇1926年5月10日在广东大学欢迎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和省第二次农民大会代表的集会上演说。肖楚女曾到校作《革命与恋爱问题》的演说。吴乇章亦曾到校讲授法语课。1926年6月初,张太雷被聘为广东大学政治研究班教授。

        孙中山于1925年逝世后,广东大学于1926年7月17日改名中山大学。6月19日公布的中山大学筹委会40人名单中,包括中共党员熊锐及沈宝同。沈宝同此时为团广东区委执行委员兼学委书记。另一位著名的共产党人林祖涵,也就任特聘委员。此时,邓中夏、恽代英、苏兆征、罗绮园等一批著名共产党人都曾到中山大学任训育员。地质系教授王若怡及曾任国民党议员的李锡九亦均为中共党员,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平,亦曾参加和指导校内的党团活动。约在1926年底,经中共总书记陈独秀向当时已被任命但仍未到职的中山大学校长戴季陶介绍,公开身份的著名共产党员施存统出任中山大学秘书长。施存统曾是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发起人之一,后为旅日共产主义小组负责人。1922年初回国,他在中山大学拥有较大的权力,教材的采用均须由他决定。他在中山大学出任要职,显示了中共方面在中山大学的实力。但他到职后不久,因健康原因离校。他曾安排段锡朋在中山大学任教授,段为中共党员,后来叛变为反共分子。

        据90年代一些地方党史资料的记载,中共在中山大学的建党活动始于1925年,这样的记载有失准确。如前所述,自1921年开始,在广东大学的前身院校,师生中已有中共党员,广东大学内中共党员的个别活动,始于学校组建之初。有组织的活动,现在见到的最早的记载是1925年8月在广东大学加入中共的徐彬如(文雅)的回忆。他写道:“那时的两派斗争异常激烈。共产党在学校里的力量还比较薄弱,全校只有一个党支部,设在文明路校本部,党员虽有三四十个,但分散在学校的各个学院,开会时才到校本部来”“中山大学自公开发展党团员后,……学校于1925年底成立了党总支,邱启勋(逸风)任总支书记,下设文理学院、法学院、农学院、医学院和杂务公社等分支。”据此分析,最迟于1925年底以前.广东大学内已有中共基层组织(支部)的活动.

        这一时期的学生党员,现在能查找到姓名的共39人,其中包括:1922年5月在高师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五卅后入党的社会系学生赖玉润;曾担任党总支书记,后于1926年初政治消极,公开登报声明退党的邱启勋;继邱之后,由中共广东区委组织部任命的总支书记徐彬如;与徐彬如同时任职的党总支委员韩才源(海南籍)、叶浩秀(东江籍)以及徐彬如的入党介绍人王克欧、陈永年。毕磊在高师时期已入学,后来成为广东大学内国民党领导的右派组织“民权社”的主要领导人,经过中共的耐心启发和教育,思想逐步转变,1925年10月加入了共青团,同年底加入共产党。因为他曾担任广东大学学生会主席,他的转变也促使学生会发生变化。毕磊后来成为党内的重要人物,他与另一位党员学生陈辅国共同负责与鲁迅进行联系,两人同时在“四·一五”反革命政变中惨遭杀害。.李求实曾参加与戴季陶的谈判,这次谈判的结果是鲁迅应聘出任广东大学文学院长,李并在鲁迅到校前,在由他主编的团粤区委机关刊物《少年先锋》上发表两篇文章,表示欢迎、许杰则负责编辑《做什么?》(陈延年提议命名的刊物,英文名《what to do?》,1927年2月7日创刊)。柯辉萼(柯麟)是由彭湃介绍加入共青团的,曾任广东公医大学共青团支部书记,是广州“六·二三”游行和公医大学收归广东大学的积极参加者,1926年初入党,曾任医学院党支部书记。饶卫华是1926年1月入党的共青团员,后调中共广东区委组织部工作,他由丁愿、童炳荣介绍入党、罗明于1925年秋考入广东大学,同年9月12日由饶卫华介绍加入共青团,据他回忆,因年龄已达入党年限,入团后数日即转为党员、他在二战期间曾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以创建闽西根据地和反对“左”倾错误而闻名。林楚君于1925年秋入学,1926年夏经徐彬如介绍入党,他曾与王教、郭信坚、黄春源同任党支部委员,区梦觉是1926年入党的“新学生社”社员二入党后编人中山大学党总支过组织生活,并在中山大学进行革命活动,但她不是中山大学学生。1926年4月,她介绍了中山大学学生陈铁军入党,陈铁军于反革命政变后被捕入狱,坚贞不屈,英勇就义于1928年正月十五日。她的妹妹陈铁儿,亦是中大学生党员,后于1932年3月牺牲。吴毅原籍四川,在广州起义失败的危难形势下,于1928年出任中共,。州市委书记,后被捕英勇牺牲。陈培仁是文科学生,1926年去广西开展工作,1927年曾任贵县县委书记,1928年牺牲。潘先甲(云波)于1924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加入学生军并入党。沙文求是1926年下半年入学的,后来曾任团广州市委秘书长,广州起义失败后英勇牺牲。其他能查找到姓名的党员尚有潘考鉴、莫沧白、夏占先、金仲华、李汉超、蔡松如、何仿、陈士元、张穆(恒存)、阮绍元(退之)、苏家祺、吴炳泰。以上共39人(区梦觉已计入)。

        综上所述,本时期曾在中山大学及其前身院校中活动过的中共党员,现能查汪姓名者共66人,其中13人在广东大学创建前的院校中参党,5人在广东大学创建后任教,9人在中山大学建校后任教,学生党员共39人。党总支于1925年底成立,邱启勋任总支书记至1926年初,他退党后由徐彬如继任。总支原来设在校内,1925年“三·二〇”事件后,为安全起见,迁校外油业工会附近办公,总支下面设各个学院或机关的分支。

        本时期共历6年时间,中山大学及其前身院校中的中共基层绢织.开展茧命活动的情河大致如下:

        一、在1921年至1924年问,发动学生参加政治运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马克思主义的启蒙宣传。广东学生在五四运动以前,很少参加政治活动,五四运动后才逐步开展反对不平等条约的宣传及抵制日货的活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加强了对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领导,团的外围进步青年组织新学生社于1923年6月17日成立,高师和法科大学、公医大学是新学生社的重要阵地,1924年底,广东大学已有新学生社社员160余人,占本科预科学生人数1296人的12%,党组织通过新学生社,团结广大学生,宣传共产党的主张,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使广东学生运动出现新的气象。

        二、发动学生积极投入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斗争,发动学生走向工农群众,开展工农运动和青年运动。当时,广大学生觉悟不高,高师还出现过有学生认为美国没有皇帝,不是帝国主义国家的笑话。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全国震动,广东学生也深受冲击。广州学生和社会其他社群联合在广东大学召开市民大会,决定成立工农兵学大同盟支援上海同胞。6月23日,广州举行10万人大游行,遭英法帝国主义开枪射杀,酿成50余人死亡的“六二三”沙基惨案,广东大学师生多人受伤。事后,广东大学师生集会声讨帝国主义罪行,组团分赴全省各地进行宣传,并支援省港大罢工,支援香港罢课回穗的学生,进而反对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广东公医开展了反对奴化教育,要求收回教育权的斗争,终于在1925年7月1日,由广东革命政府正式发布命令,接收公医大学,改为广东大学医学院。

        三、推动学校的革新运动,要求清除学校中的封建势力和右派势力,加强进步力量,改进教学。1925年10月,广东大学的首任校长邹鲁公开反对孙中山的联共政策,成为西山会议派首领之一,造成校内右派势力猖獗,尤其是文学院基本上是满清翰林掌握大权。校内左右两派学生斗争激烈,在党的领导下,右派势力逐渐分化,左派势力迅速发展,斗争结果是邹鲁被迫下台,文学院进行大改组,择师运动中15名不受欢迎的保守派教授被辞很.一批著名专家教授应聘南下,1926年8月.戴传贤被任命为中山大学首任校长。戴是蒋介石的心腹,思想反动。他此时刚出版的《孙文主义之哲学基础》已成为国民党右派进行反共活动的理论依据。鉴于中山大学内左派力量日益强大,他迟迟不来广州,在上海与陈独秀会晤,寻求陈的支持。陈介绍著名共产党员施存统来中山大学任秘书长,他亦应允,陈独秀乃通知中共广东区委的陈延年与戴进行谈判。戴到达广州后,在中共广东区委陈延年的部署下,派恽代英、邓中夏为代表,中大党总支书记徐彬如及团粤区委候补委员毕磊参加,与戴传贤进行了谈判,狠批了他的反动思想,并提出聘请在厦门大学任教的鲁迅接任中山大学文学院长。经数次谈判后,1927年1月,鲁迅被任命为教务长兼文学系主任,学有专长的进步教授的陆续到达,带来了教学与科研的新繁荣。

        四、协助中共广东区委开展革命活动,派出党员协助团粤区委加强了团的领导。1926年初.中共广东区委在区委书记陈延年的亲自领导下,由广东大学党总支协助举办数期干部训练班,广东大学党总支书记徐彬如任班主任。为加强北伐军的政治工作,中共广东区委与国民党左派人士合办的军队政治干部训绣班,也在广东大学开课,周恩来亲自负责,郭信坚负责具体工作。团粤区委和广州市委在1923年5月至1926年5月的3年间,改组及换届共12次,中大党员共11人出任过重要职务,其中新瘦真、赖玉润任过团粤区委书记,赖玉润还曾于1926年3月至1927年夏任党的区委秘书长。沈宝同任团粤区委及广州市委学委书记。广东大学还曾派出师生,随东征军参加讨伐陈炯明.

        1926年下半年,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中山大学百余名学生参加北伐宣传队,郭沫若也在中共广东区委的支持下,参加北伐军政治部工作。

        由于中山大学中共基层组织的努力工作,中山大学在广州学生运动中发挥了带头和推动的作用,而广州学生运动的迅猛升展,又成为本时期党领导的广州革命群众运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校园内的斗争.毕竟离不开全局的政治气候.1925年秋孙文主义学会成立后,广东大学亦为其重要据点,这个组织反对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反对国共合作,其在中山大学的成员,经常手持手杖,向进步学生进行挑衅及打斗,被称为“士的党”。1926年3月中山舰事件发生后,蒋介石新右派成为统一战线的主要危险,1927年初发生的迁都之争,3月24日北伐军占领南京后,中山大学校内左右两派学生的斗争剑拔弩张,已开始向殊死的阶级斗争转化。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政变,广东新军阀于4月15日在广州制造白色恐怖,大肆屠杀革命群众,一日之间,逮捕工农群众2000余人,中山大学亦于凌晨四时被军队包围,由孙文主义学会党徒带领,窜入学生宿舍,按黑名单进行搜捕,广东党组织事先对这一场反革命政变曾作过估计。部署应变措施,但麻痹思想亦同时存在,措施并未落实,因此损失惨重。中山大学被捕的30余人中,毕磊就住在原宿舍未及转移,故当日即被捕,鲁迅曾挺身而出进行营救,但遭到戴传贤、朱家骅等的阻挠,中山大学革命师生在这一场反革命政变及事后的广州起义中英勇牺牲的人数,至今仍无法作准确统计,现能查证姓名的烈士共37人,其中教职员4人:教授熊锐、理科职员刘秀文、卫生部职员苏家骥、护士陈伯华.学生33人:医学院卢福懋、陈嗣炎、甘占杰、罗其屏、李锡兰、余世杰;文学院洪灵菲、叶浩秀、欧阳业瀛、蓝裕业、李应兹、张肇志;法学院袁德颧、杨承炳、邵贞昌;理学院欧阳继统、吴炳泰、邹师贞;农学院郑作贤、黄承先、熬昌骥;预科吴笑梅、区夏民;附中何鸿柱;其他院系:毕磊、陈辅国、邓季浦、刘启贤、彭德禄、张兴、余创之、余冠英、陈海滨、他们和为数不少没有留下姓名的烈士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是中国最早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影响并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英勇献身的新一代中国知识青年的代表,他们也是中山大学优秀师生的典范,此外尚有大批进步教师学生被开除出校,其中包括许涤新,黄药眠等。

        本时期处于中共建党之初,国内的政治斗争尖锐复杂,中山大学的中共基层组织中,也不免鱼龙混杂。在这一段大浪淘沙的历程中,陈公博,周佛海均因严重违反党纪,受到党纪的最高处分而被除名,最后竞沦为汉奸。最早担任党总支书记的丘启勋,公开声明退党。,在阶级斗争的惊涛骇浪中,有些党员亦未能坚持革命斗争到底。而从旧的营垒中走出来的毕磊,却在短短的两年中,成长为一位坚贞不屈的优秀党员,其他脱险的多数党员,大都从此走上职业革命者的历程,分赴各地继续坚持斗争。据徐彬如回忆,曾于1927年1月到中山大学任教半年的鲁迅,曾在中山大学召开的欢迎会上说:我未来之前,听说广东很革命,已经赤化了,所以决心到广东来看看。来了后,果然看到街上到处悬挂了许多的红标语。但仔细一看,红布上是用白粉子写的字,红中带白,我对革命感到有些不放心。回顾历史,当时对形势曾作出正确估计的,有以周恩来和陈延年为代表的中共广东区委,他们提出过被历史证实为正确的分析和决策,但未能被当时的中央接纳;另一位则是鲁迅先生,他毕竟目光犀利,历史证实了他的预感和忧虑是完全准确的。

 

本时期党员名单    共67人

 

1、广东大学建校前13人:

谭平山          谭植棠          陈公博          谭天度1

蓝裕业          丁  愿          赖谷良          郭瘦真

郭寿华          沈宝同          沈春雨          沈厚堃(沈青)

林丛郁2  

2、广东大学建校后6人

李大钊3        张申府       周佛海          熊锐

章伯钧       张太雷21

3.中山大学建校后48人:(教师9人,学生39人)

林祖涵6           邓中夏            恽代英             苏兆征

罗绮园7           王若怡            李锡九             施存统8

赖玉润9           邱启勋(逸风)     徐彬如(文雅)     韩才源

叶浩秀            王克欧            陈永年             毕  磊

陈辅国            李求实            许  杰             柯辉萼(柯麟)

饶卫华            童炳荣            丁  愿             罗  明(善培)10

林楚君            王  教            郭信坚             黄春源11

陈铁军            陈铁儿12           吴毅13             陈培仁14

潘先甲(云波)15   潘考鉴            莫沧白             夏占先16

金仲华17          李汉超            蔡松如             何  仿

陈士元            张穆(桓存)      阮绍元(退之)      苏家祺

吴炳泰18          区梦觉19          段锡朋             沙文求20

资料来源:

1:《“一大”前后的广东党组织》。

218:《广州文史资料》第20辑44—46页。

3:黄义祥手稿第一章第三节。

461314:《中山大学校史》。

57813617:《六十年风云纪实》。

91219:《广州大革命时期回忆录选编》。

11:《惠城文吏资料》第12辑第80页。

15:《广州文史资料》18辑2—3页。

20:《广东党史资料》第六辑153页。

21:《中山大学校报》1998年10月(增)29期第4版。

 

二、土地革命战争末期和抗日战争初期

 (1933一1938.10)

 

        八一南昌起义揭开了历史的新的一页,中国革命进入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广州的中共地方组织在“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仍然坚持领导广州工人阶级和劳苦群众开展反对新军阀的斗争,并于1927年12月11日,举行了震撼中外的广州起义。由于反动派在广州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起义以失败告终。此后,中共广州地下组织屡遭破坏,1928年先后有5任市委书记被捕牺牲,1929年5月至1932年8月,有3任市委书记及1位市委主要领导成员被捕牺牲。其中1928年5月出任市委书记的吴毅,是中山大学学生。他临危受命,重组市委,领导广州工人及郊区农民开展反抗斗争,并出版了油印刊物《手锤凿》和《工农兵》,以指导运动的开展,同年7月被捕牺牲,年仅21岁。自1932年10月始,至1936年6月,广州市中共地方组织已不复存在,中山大学的基层组织亦随之解体。

        但是,反动派的疯狂镇压并没有吓倒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分散和隐蔽斗争仍在此起彼伏地持续中,特别是1931年“九一八”事件日帝侵占东三省后,民族矛盾激化,广州人民纷纷响应中共团结抗日的主张,组织起各种革命团体,开展抗日救亡活动、1932年在上海社联加人中共的何思敬于是年9月由组织部署到达广州,出任中山大学教授,他以同情马克思主义的面目出现,不与地方党和群众组织发生关系。1927年春入党但已失去组织联系的连贯,亦进入中山大学图书馆工作。1926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参加中共但已失去组织关系的温盛刚,1932年从日本回到广州,以教师为职业掩护革命活动。中共两广省委于1931年9月20日和22日,连续发表反对日帝侵略中国的通告及宣言后,中山大学成立员生工友抗敌救国会,要求国民党政府对日宣战,并在广州开展拒绝买卖日货运动。是年10月10日,广州公安永汉分局局长杜煊泰镇压爱国学生和群众,酿成死难10余人,伤80余人,被捕100余人的永汉路双十惨案。1932年至1933年初,广州先后出现10多个进步文化团体,在何思敬与温盛刚的协助下,与中共中央文委领导的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取得了联系,组成了该盟的广州分盟,但遭到国民党当局的镇压。1934年1月28日在社联纪念“一二八”事件两周年的剧场内外,大批特务军警共逮捕“文总”成员60余人,其中文总的领导和骨干温盛刚、谭国标、凌伯骥、赖寅傲、郑挺秀、何仁棠遭敌人杀害,是为广州文总六烈士,其中凌伯骥、赖寅傲、郑挺秀、何仁棠为中大学生,谭国标曾毕业于中山大学附属中学。牺牲时年纪最大的28岁,最小的19岁。以中山大学附属中学学生为主体组成的中山大学抗日剧社,经过两年多的爱国宣传演出后,亦于1934年2月遭到镇压,主要成员李克筠被捕,其余成员亦被通缉,革命力量又受到一次严重的打击。

        镇压并不能阻挡青年人追求真理和进步,加上此时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关头,中国共产党于1935年8月1日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要求停止内战,抗日救国的主张更深得青年学生的拥护。拥护共产党,寻求党的领导,成为广州学生先进分子的共同心愿。这时在中山大学,同时出现了几个进步青年秘密组织,为党在广州建立外围组织及广州学生声援“一·二九”运动作好了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

        “中国青年同盟”始建于1935年7月。。原中共中央出版部发行科上海党小组,于1935年7月与上级失去联系,该小组同意该科中共党员王均予转移到广州开展活动。王均予到达广州后,以该科原有的读者会为基础,整顿发展为“中国青年同盟”秘密组织。该组织要求成员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及苏维埃,遵守纪律.保守秘密。中山大学最早加入“中青”的是钱兴、栗稔、曾振声(曾生),后来相继加入的有袁鉴文、莫福生、杨瑾英、梁湘、梁奇达、周明、朱文畅等。

        在中山大学高中部,最早参加“中青”的是张寿南(温焯华),后来加入的有刘汝琛、陈柏昌、周匡人、谭丕桓.

        “突进社”始建于1935年10月,这是在何思敬的启发指导下建立的一个秘密组织,其宗旨为拥护中共号召,突破国民党的压迫,掀起抗日救亡高潮。由张直心牵头,动员吴超炯、叶乃勋、曹芥茹(杜埃)、陈维岳等人组成,稍后参加的有严蒲特(饶彰风)、黄焕秋、刘秉钧(刘天行)、余铭艳(余明炎)、陈树功及中大附小教师徐青、杨槐等,后来还向校外发展至一百余人。

        “马列主义行动团”始建于1935年10月,成立地点在广州白云山摩星岭,这是中大青年学生自发组成的秘密组织,顾名思义是以学习和宣传马列主义,拥护中共为奋斗目标,牵头的是中大政治系四年级的云南籍纳西族学生李群杰,参加者有虞焕章(杨康华)、王甲纲、张箐、李驹良、曾铸共6人,后来还在外围建立读书小组,并向校外发展。

        “反帝反法西斯大同盟”是另一个规模略小的秘密组织,主持者为中大的冯道先和罗范群,梁荣生(梁嘉)、杜渐蓬、赵君哲、钟骞及中大附中的周伯明参加这一组织。

        以上这些秘密组织的共同特点是:信仰马克思主义、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拥护中共的主张、积极寻求共产党的直接领导一这些组织之间,互有联系,通过各种活动团结同学,积蓄力量,准备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1935年冬,何思敬教授在中大校刊上发表了号召抗日的长诗,拥护中共八一宣言。不久北平爆发了“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上述进步组织的骨干,迅速积极响应和声援,他们行动迅速,与西南军阀御用的学生组织“抗声社”作斗争,夺回了领导权,揭露了他们把持机构、包而不办的阴谋,选举产生了抗日大会主席团,组织了3次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其中1月9日汇集全市学生及市民共达3万余人。群情激奋,声震羊城。1月13日,国民大学学生举行示威时,中山大学亦派出队伍支援,遭到陈济棠政权的镇压,中山大学纠察队队长冯道先等4人被绑架,随后又有中大学生栗稔、张凤楼、李驹良、梁嘉、雷瑞英等人被捕,曾生、钱兴等被学校开除,后经教师、家长及广大学生的抗议,虽然释放了被捕学生及收回了对栗稔等不予注册的成命,但冯道先惨死狱中,朱文畅被杀害,沉尸白鹅潭,公开的抗日救亡运动被取缔,爱国学生运动又转向沉寂。但经过“一二·九”运动锻炼的积极分子,政治上更趋成熟,统治者的压制,反而促使他们更加坚定了挽救民族危亡和积极寻求党的领导的决心。重建广州党组织的条件更加成熟了。

        中山大学中共基层组织的重建,时间在1936年底,据王均予回忆,他经原中央出版部发行科党小组负责人易吉光的联系,于1936年5月到达天津,向北方局宣传部长李大章作了汇报,恢复了党籍,并经李同意,布置他回广州重建党的组织,“中青”成员可作建党对象。,他于6月底回到广州,7月开始在广州几间大学中发展党员,中山大学最早加入党组织的是钱兴,到9月间,又陆续发展了李驹良、杨瑾英、栗稔、曾振声、梁奇达、周明等。与此同时,1936年春,“突进社”主要负责人张直心经何思敬介绍,在香港宋王台与北方局派来的薛尚实建立了联系,经薛介绍加入中共,薛并指示他回广州后可将“突进社”作为党的外围组织。1936年6月开始,他在中山大学发展了陈维岳、吴超炯、杜埃、李静音等人入党。在这一段时问里,“马列主义行动团”的李群杰、杨康华加入了党组织,“反帝反法西斯大同盟”的罗范群于1936年9月在香港经苏蕙介绍入党。梁嘉于同月由金昌华介绍入党。

        1936年9月,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在香港成立,薛尚实为负责人,中大学生饶彰风为南委成员之一。随后.南委在广州建立了直属支部,以张直心为书记,党员近20人。这个支部以中山大学原“突进社”中的党员为主体,兼有几个在国民党军队任下级军官的党员。1936年12月,南委领导下的广州市委成立。王均予任书记,中大学生罗范群和周明分别任组织部长和职工部长,梁嘉于1937年5月起任青年部长。市委下辖8个支部,中山大学支部是其中之一。

        中共中山大学支部建立时,首任支部书记为钱兴。1937年,金昌华及梁嘉继任。同年9月,市委决定由余铭艳(明炎)接任支部书记,组织委员张尚琼,宣传委员杨瑾英。市委布置的重要任务之一是积极发展党员,克服关门主义倾向,党员发展至24人(南委直属支部及外调的党员未计入),各学院设党小组。文学院小组组长由张尚琼兼;理学院小组组长谭家驹;工学院小组组长莫福生;农学院小组组长陈任生;医学院小组组长李福海。余明炎毕业离校后,市委于1937年9月派出刘汝琛接任支部书记,莫福生为副书记,杨瑾英为组织委员,由3人组成支委会,下面仍按院别建立党小组。这一届支委会,工作至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在这一段时期中,支部自建立至结束共不足两年的时间,发展党员人数现在能查找到姓名的共102人(包括附属中学、小学28人在内)。估计实际人数会略多一些。这一批优秀的共产党员,后来经过抗日战争的考验和锻炼,都成为抗日救国斗争的中坚力量。中大支部在接近两年的时间里的主要活动是:

        1、认真执行党中央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和策略,深入发动青年学生和人民群众,动员、团结、组织他们加入抗日救亡的行列,发展全民族团结抗日的大好形势,并在运动中建立和发展党和党的外围组织,1936年5月,中大成立乡村服务实验区,在校区附近十余个乡村开展抗战宣传及科普教育,中青和突进社成员积极参与这一活动。1936年11月8日,广东文化界追悼鲁迅逝世大会在中大附中礼堂举行,金昌华、黄焕秋发表演说,饶彰风及杜埃在特刊上发表文章,此次集会开拓和促进了文化界的大联合。抗日战争爆发后,蒋介石被迫接受了我党提出的第二次国共合作,广东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粤系军阀陈济棠下野。中大中共支部在省、市委青委的领导下,加强了党对抗日青年运动的领导,发扬中山大学自大革命以来素有的革命传统,率先建立抗日救亡组织,使之得以纷纷出现,首先于1937年12月26日建立了“中大附中抗日先锋队”,1938年1月7日建立了“中山大学抗日先锋队”,以公开面目出现,团结广大青年,壮大进步势力。并与省内其他6个著名青年团体共同组建了“广东青年抗13先锋队”,建立起爱国青年的统一组织、还在市区进行难民收容救济工作及组织大规模的慰问伤兵活动。支部还组织同学分散到省内各地农村,宣传和发动人民群众广州沦陷后,中大抗先兵分3路,一路参加省抗先组织的东江区队(中大党支书刘汝琛及谭家驹、林耀族分任正副队长,刘汝琛为党组书记,李果为支部书记),另一路深入西江和中区农村,发动群众,建立青妇组织和农民武装,还协助地方党组织在农村建党.如鹤山县的党组织就是在1938年由中大抗先的一个队的党支部重新建立起来的。第三路由中大党支部副书记莫福生率领,随学校撤退粤北,参加广州大中学生总集训队,许成市新的党支部。 

        2、向省、市委输送了一批优秀的党员干部,为广东党组织的重建和发展,作出了贡献。省市委鉴于中山大学在华南地区所处的重要地位及中大党组织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对中大党支部非常重视,南委组织部长黄文杰和广东省委书记张文彬都曾到过中大参加支委会议,传达中央精神及布置工作。在1936年12月至1938年10月的三任广州市委中,原中大党支部党员罗范群曾担任广州市委书记,梁嘉、周明、黄梅棣、吴超炯、周楠、杨康华等均为市委会委员兼部长。还有8名党员则出任过市属基层支部社会团体的领导职务:李健行任榨油工人支部支书;李静音任妇女支部支书;邓贞子任女青年会支部支书;黄泽成任“救亡呼声社”研究部负责人;谭丕桓任“青年群文化研究社”中共支部支书;俞福亲任广州市妇女会理事,支部还动员了一批党员到国民党十二集团军从事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工作,支部在本时期发展和培养的党员在抗日战争后期的敌后抗日武装斗争和地方党组织的建设中所发挥的作用则更为显著,李群杰曾担任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曾生曾任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司令员,杨康华任东江纵队政治部主任,罗范群曾任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政委,周伯明曾任珠江纵队参谋长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中,中山大学的一些优秀青年和巾共党员共15人为革命事业光荣牺牲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有:陈铁军、陈铁儿、陈培仁、冯道先、朱文畅、沙文求、凌伯骥、赖寅做、郑挺秀、何仁棠、潭国标。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有:支部书i己金吕华于1942年在太行山战斗中牺牲。陈柏昌1941年10月在东莞县绒旗墩被反动派逮捕后投人深潭而牺牲。林耀族在海南与国民党谈判时被杀害。潭家驹牺牲于惠州。钱兴曾任中共广西省委书记,解放战争期间任中共粤桂湘边工委副书记,1948年11月在怀集战斗中牺牲,他们的英名将永载史册。

 

本时期党员名单   74人

 

何思敬22          张直心            吴超炯            杜埃

陈维岳            李静音23          饶彰风(严蒲特)24虞焕章(杨康华)25

钱  兴            张寿南(温焯华)  栗  稔            曾生(振声)

杨瑾英26          余  明            陈文汉            郑鲁秀

周薇雨27          刘汝琛            莫福生            林耀族

周匡人            罗光连            梁鉴文            李家珍

方芜军            罗湘林            徐桃龄            李光中

谭家驹            陈柏昌            许明远            吴逸民

李福海28          吴子熹            余  萍            徐  青

刘天行(秉钧)    余铭艳(明炎)     叶乃勋            陈树功

金昌华            罗范群            黄泽成            林西平

许  侃            钟承宗            黎元杰            谢文思

廖建翔(祥)       李家鼎            李  超            莫福枝

廖  衡            邓贞子(邓戈明)   孔庆余            谭朗昭

洪  桥            龙世雄            李群杰            李文浩

黎素绯            俞福亲(小曼)     钟远蕃            周  楠29

钟靖寰            钟思明30          李康寿            陈任生31

张尚琼32          李驹良33          林  玩34          何坤巽35

袁鉴文36          丘陶常37

资料来源

22:广州党史回忆录选编(192811938)》第20页。

23:以上5人同上书第240页。

24:同上书167页。

25:同上书204页。

26:以上5人,同上书240页。温焯华为中大高中部党员。

27:以上4人同上书161页。

28:以上16人,刘汝球《中大学生总集训及撤出广州时的中大支部》。

29:以上31人见黄熳耿录笔提供材料共2份。

3035:见钟远藩亲笔提供材料。

31:访问李康寿记录。

32:同22第364页。

33:同22第240页。

34:吴子熹来信。

3637:同28。

 

本时期中大附中附小党员名单

 

附中:27人

唐  健            朱康玲            陈恩             吴风珠(吴青)

温盛湘            王荣耀(炎光)     陈柏如(夏冰)   钟锦娴(钟璐)

司徒艳            容振华            崔  隹(崔隹权) 杨应芬(重华)

沈式晖            吴丽珍            叶启祚           李  展

伍殿衮            简锡煊            徐可贞(徐希)   陈联新38

虞成年            杨步尧39          洪佩兰            张华明

饶奕昌            曾日东            徐华叔40

附小:1人

梁奇达41

资料来源:

38:《广州革命回忆录选编(1928--1938)》第287页。

39:同上,此2人不参加支部生活。

40:《一二九运动在广州》。

41:《广州外县工委史料》第133页。

 

三、抗战中、后期(澂江阶段和坪石阶段)

(1939.3—1944.12)

        广州沦陷前,中大奉命西迁、初迁广东罗定,后改迁广西龙州,又奉命再迁云南潋江。中大图书馆主任杜定友泣记了一篇《西行志痛》,记载历时115天,行程l万1970余公里的苦难历程  1939年3月1日,中大在潋江开学,办学至1940年10月,历时近2年。澂江位于云南南部,距昆明60公里,四季如春,风景优美。蔚蓝的抚仙湖,明净的天空,众多的庙宇为中大提供了办学的条件。但物资匮乏,生活清苦,因为毕竟是地处穷乡僻野。由于环境限制,教学设备极其简陋。学生思想上也认为这是大后方,远离抗日斗争前线,因此无论是政治思想上还是教学情绪方面,均处于低潮,难于调动师生的积极性。当时校内的中共党员,分散在各个学院,组织关系没有转来,也无人进行领导,曾以原有的抗先队形式组织一些集体活动,但反应冷淡。

        1939年6月左右,校内党员相互个别串连,推举李文浩和劳家顺(劳辛)通过云南籍党员李家鼎向中共云南省上委请示,工委书记李群杰原是中大学生,在中大入党的,同意先建立临时支部选举李文浩任书记,劳家顺和吴克清分别任组织委员和宣传委员。1939年10月左右,党员的组织关系陆续转到,云南省工委派青委郭佩珊(当时化名张振华,在中山久学工学院任助教)和临时支部正式接上关系,将临时:支部改组为中山大学特别支部.特支书记吴子熹(医学院),劳家页和李文浩任组织宣传委员i卜-属去南省工委领导.各个学院分设支部或组。负责人分别是:文学院孔庆余;法学院谢文思;理学院黄振邦;工学院黄祖芳;农学院方君直;师院周钊;潋江时期党组织仍有发展,接收了一些新党员,据现在收集到的名单,总人数为31人1940年夏临近迁同广东之前,因李文浩、劳家顺将毕业离校,支部进行了改组,吴子熹仍任支书,林之纯、陈耀祥继任组织和宣传委员,支委交接前,5人曾同往昆明,参加云南省工委举办的皆吊学习班。

        对昆明而言,中山大学2000余名师生的到来,使闭塞的山城顿显活跃,在宣传抗日、普及文化、移风易俗方面,中大师生做出了很多成绩,同时也进行了很多社会调查、民俗研究和农林、采矿的实习.学校文化生活活跃,社团活动甚多,丰富了师生的教学生活。中大特支领导的进步社团“青年生活社”是社团中的中坚,支部的意图是取代广州时期的“抗先”,因此丁-作开展比较全面、“青年生活社”创建前曾向学校备案,1939年由文学院助教邓邦俊负责,后来由法学院学生罗培元负责。该社既关心学生的福利问题,如粮食供应、物价暴涨、卫生设施、食堂福利之类的问题,又组织政治学习、文娱活动,1939年夏还曾组织夏令营,深受同学欢迎。

        政治方面的斗争主要是与国民党CC派政客之间的较量,当时国民党内部派系对中山大学领导权的争夺是连年不断的。1939年夏,因校长邹鲁不在云南.师院教授16人联名“请假待命”,要求撤换师院院长崔载阳。校长室秘书肖冠英主持校务工作免去崔载阳职务时,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长陈立夫来校“视察”,策动CC派学生提出“打倒肖冠英”,实则是要打击地方实力派,赶走校长邹鲁这场国民党内部的派系争夺,后来酿成各学院罢课的全校性学潮、中大特支分析形势,认为CC派得势,将对进步力量更为不利,故由“青年生活社”负责人罗培元、李文浩等团结广大剥学,与CC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这一场斗争的结果是:CC派既未能得势,工学院院长肖冠英及校长邹鲁亦相继辞职。中大师生强烈要求新的校长人选应不具浓厚政治色彩,以保持中大的学术自由传统一在国民党内部派系较量相持不下的情况下.国民党政府于1940年4月任命许崇清代理校长,这一场斗争遂告结束中山大学亦在许崇清主持下,于1940年7月,决定迁回粤北乐昌县坪石镇。

 

本时期党员名单  31人

 

李文浩           劳家顺(劳辛)              吴克清              吴子熹

孔庆余           谢文思                      黄振邦              黄祖芳

方君直           周  钊                      李家鼎              林之纯

陈耀祥           罗培元                      梁棣云              容洁英

周亨达           郭佩珊                      容佑钊              丘陶常

李  柏           李家珍                      周英行              邓邦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