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陈独秀、毛泽东等在中山大学的活动

陈独秀、毛泽东等在中山大学的活动

作者:黄义祥  来源:广东党史 1999年第3期

 

        国立中山大学原名国立广东大学,是20世纪中国“三位站在时代前列的伟大人物”之一、中国伟大的民主主义革命家孙中山于1924年2月4日,在改组中国国民党、实现第一次国共合作后提议并亲自创办的。1924年9月19日正式开学,并于11月11日举行了隆重的成立典礼。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后,孙中山的亲密战友廖仲恺在中国国民党第一届第71次会议上正式提议将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后经筹备就绪,国共合作期间在广州成立的国民政府于1926年7月17日下令将国立广东大学正式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

        国立广东大学创办及其后改名国立中山大学以来,受到中国共产党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多位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中共“ 一大” 代表和“ 一大”前人党的中共党员,纷纷到校任教或指导工作。对学校师生参加革命活动,树立优良的学风、校风,扩大学校的对外影响,特别是成为大革命策源地广州的一个重要阵地,起了重大的作用。

        本人仅就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概略将有关人和事介绍如下:

        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李大钊,是国立北京大学教授兼图书馆长。受孙中山委托,与廖仲恺等5人筹划改组国民党,被指定为改组国民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5人主席团的成员。在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的选举中,被选为执行委员(共24名)。孙中山指定邹鲁为主任的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处聘李大钊为筹备员。及后,李大钊受学校委托,请他在北京代为物色学有专长的人才来校任教。李大钊在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处刚开展工作时,即介绍与他一起发起成立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刚从欧洲留学归来的张

        申府(张裕年) 任国立广东大学教授兼图书馆长。张申府曾受到孙中山的接见,在其任内还兼任国立广东大学文科委员会委员。不久,张申府被任命为黄埔军校的政治部副主任。

        中共“ 一大” 召开前在上海人党、及后在日本留学时与施存统发起成立日本共产主义小组,并以该小组代表身份参加中共“ 一大”的周佛海,是国立广东大学筹备期间被聘为教授的。

        1924年7月1日《广州民国日报》在《广大教授之人才主义》报道中,提及国立广东大学“搜罗国内外鸿儒硕学,以充教授” 时,说明已聘定的教授中有周佛海(经济)。在1924年度《国立广东大学概览》一书的《全校教职员一览》中,写明周佛海是政治经济学教授,湖南酸陵人,日本京都帝国大学经济科毕业。周佛海于1925年12月因不满“查办”,( 原为调查 )国立广东大学而与冯友兰(文科哲学系主任)等38名教授离开学校,并于1925年12月11日在上海《 民国日报》 发表了《广大离校教授来沪后之宣言》。

        周恩来于1920年1月间赴法国勤工俭学。张申府则被吴稚晖聘为法国里昂大学中国学院的教授而于1920年12月前往法国的。1921年1月至2月间,张申府介绍同赴法国的刘清扬人党,后张申府、刘清扬又介绍周恩来人党。他们三人与先期到达法国的赵世炎,及与张申府接上组织关系的陈公培共5人,于1921年4月间在巴黎发起成立共产主义小组。据张申诉回忆,他们5人“成立了小组,没有正式名称,成立后报告了陈独秀”。周恩来于1924年8月回国后在广州进行革命活动,先后担任过中共广东区委员会委员长、中共广东区委常委兼军委书记。周恩来到广州时,张申府已是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稍后,周恩来也被孙中山任命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并陆续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主任,第一军副党代表,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等职。这期间,周恩来曾多次到国立广东大学进行革命活动,为国立广东大学学生革命运动史写下光辉的一页。1925年6月下旬沙基惨案发生后,国立广东大学学生开展了收回广东公医学校教育权的斗争,得到周恩来的大力支持。事先,广东公医学校的中共党员、共青团支部书记柯辉粤(柯麟) 向周恩来汇报斗争的部署,并与国立广东大学和广东革命政府取得联系,周恩来十分赞赏这场爱国斗争,亲自到学生大会讲话,鼓舞大家的斗争信心和勇气,终于取得胜利。从1925年7月1日起,广东公医学校为国立广东大学接收,改称医科学院。1926年初,以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为负责人的粤区干部训练班,由国立广东大学中共总支部委员会出面主办,周恩来应邀为该班讲授军事问题。1926年4月12日,周恩来应国立广东大学校长的邀请,到校向师生讲演《国民革命当中之工农运动、学生运动》,深受大家欢迎。这次讲演会上,他与当时任国立广东大学史学系教授兼文科学长的郭沫若相见,他们“ 从此建立了终生不渝的深厚情谊”。在南昌起义后,郭沫若就是由周恩来介绍人党的。1926年春夏之交,为了准备北伐加强军队的政治工作,以中共广东区委常委兼军委书记周恩来为负责人的军队政治干部训练班,便由以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为骨干的中国国民党国立广东大学特别区党部的名义举办,时间约二至三个月。周恩来亲自讲授国民革命运动中的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1920年5月参加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并在1921年7月前参加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中共党员沈雁冰,这时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的身份,也应邀为该班讲课。

        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湖南长沙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中共“ 一大”代表、20世纪“ 中国三位站在时代前列的伟大人物”之一毛泽东,在主持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期间,亲自兼任国立广东大学附中的课程,每星期三的下午前往附中讲授中国农民问题。1926年3月下旬的一天,他到国立广东大学找林伯渠时,碰巧与前来找林伯渠的郭沫若相遇。毛泽东在林伯渠处“详细介绍了广东和全国革命运动的情况”。不久,毛泽东邀请郭沫若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作报告。

        与陈独秀等人发起成立广州共产主义小组,并代表该小组出席中共“ 一大” 的陈公博,曾被国立广东大学聘为教授。1925年10月下旬,陈公博被国民党中央政治

        委员会任命为调查国立广东大学委员会3人成员之一。同年10月下旬,因国立广东大学校长邹鲁在北京参加西山会议被免职,国民政府任命一个国立广东大学委员会,陈公博为5人委员之一,顾孟余为主席。因未到校任职由陈公博代理主席职务。接着,国民政府任命顾孟余为国立广东大学校长,顾未到校前由陈公博代理。这样,陈公博于1925年12月初至1926年2月间任国立广东大学代理校长兼文科学长,并于1926年春夏间被聘为筹备国立中山大学委员会委员。陈公博代理校长任内,所提出的办学政见,随着调查国立广东大学风波的平息而次第实现: 设置了专修学院(类似现在的夜大学) ; 图书馆向社会开放,派专员多人指导阅读; 学校与政府互相联络,政府机关将拟措施文件,交学校在教授指导下由学生研究,然后将所得意见贡献于政府; 安排课外时间,邀请社会名流到校演讲等。

        林伯渠以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兼农民部长的公开身份参加国立广东大学中共党内过组织生活,他每月所交纳党费相当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他常与主办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毛泽东来往,他与瞿秋白推荐郭沫若到国立广东大学任教授。1926年春夏间,国立广东大学筹备改名国立中山大学时,林伯渠被特聘为筹备委员。与陈独秀、陈公博发起成立广州共产主义小组的谭平山,1926年春夏间,被特聘为筹备国立中山大学委员会委员。

        恽代英于1926年1月到广州进行革命活动期间,在国立广东大学中共党内参加组织生活。他是1921年7月中共“ 一大” 召开前人党的,在广州时是中国国民党第二届执行委员,又任中共广东区委青年部长兼学生运动委员会书记。他的国民党中委的月薪是250元,除留80元作为生活费外,其余全部交纳党费。他为陈延年以国立广东大学中共总支部主办的粤区干部训练班讲授青年运动,为周恩来以国立广东大学国民党特别区党部名义办的军队政治千部训练班讲授社会进化史。1926年6月初,他被聘为国立广东大学政治研究班教授。

        1926年10月,又被已改名的国立中山大学聘为政治训育部委员(与学校委员会平行的机构)。1927年初,鲁迅应聘到国立中山大学任中国文学系教授兼系主任、学校教务主任后,浑代英受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指定,与毕磊、李求实负责与鲁迅的联系。

        中共“ 一大” 召开前参加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邓中夏,在广州进行革命活动期间,是中共中央职工运动委员会委员、秘书长、中共省港罢工党团书记及中共广东区委学生运动委员会委员等。他为陈延年以国立广东大学中共总支部主办的粤区干部训练班讲授职工运动问题,并于1926年12月,被聘为国立中山大学政治训育部委员。中共“ 一大”前参加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张太雷,在广州时在国民党中央宜传部工作,并任中共广东区委常委、宣传部长。1926年6月被聘为国立广东大学政治研究班教授。1920年5月参加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及后又参加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邵力子,在广州进行革命活动时,与在国立广东大学任教的郭沫若第一次见面。1926年6月初,邵力子被聘为国立广东大学政治研究班教授。

        与陈独秀在上海发起成立中国第一个共产主义小组且后又与周佛海发起成立日本共产主义小组的施存统,是中共负责人陈独秀向戴季陶推荐,于1926年1月间到国立中山大学任教授、学校秘书长和政治训育部委员的。施存统常应学生邀请,到有关集会上讲演。据当事人回忆,“施是公开的中共党员,住在中大的大钟楼,在校长室办公。他权力很大,常代表校长(注: 这时中大实行委员会制,应称委员长)处理一些事务,例如学生的教材,便是由他来决定的。施存统担任秘书长以后,中大的有些大权就由共产党人掌握了” 。鲁迅应聘来校任教前夕,施存统参加了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主持的部署欢迎鲁迅来校的研究会议,以便此后有针对性的做鲁迅的工作。

        与陈独秀、施存统等发起成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并以该小组代表出席中共“ 一大” 的李达,是抗战期间许祟清任国立中山大学校长时于1940年秋在粤北办学时聘为教授的。李达在校时主讲了《辩证唯物论》和《社会学》两门课程,深受学生的欢迎。1941年7月,李达任教国立中山大学被国民政府教育部发现而被解聘,失业后在家坚持著述。许崇清的校长职务也于这时被免去。

        上述概括起来可以看出,在国立广东大学创办及改名国立中山大学以后,前来任教或指导工作的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有: 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李达、施存统,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李大钊、张申府,长沙共产主义小组的毛泽东,广州共产主义小组的陈公博、谭平山,日本共产主义小组的施存统、周佛海,法国共产主义小组的张申府、周恩来。中共“ 一大”代表有: 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李达,长沙共产主义小组的毛泽东,广州共产主义小组的陈公博,日本共产主义小组的周佛海。除上述外,还有一批在中共“ 一大”前人党的共产党员沈雁冰、林伯渠、邵力子、浑代英、张太雷、邓中夏。上述在中共“ 一大”前的共产党员总共有巧人,占中共“ 一大” 召开时全国57名共产党员的四分之一强,这在全国大学中是相当罕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