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比较教育研究在中山大学的早期历史

比较教育研究在中山大学的早期历史

胡耿

 

       【摘要】比较教育学是教育学的一门分支学科,早在20世纪20年代,我国学者就开始从事比较教育的研究,并出版丛书和发表文章。有些学校甚至还设里了比较教育课程,进行教学活动,国立中山大学也是较早开展对比较教育的研究和进行课程设里。本文拟从历史的角度对早期比较教育在国立中山大学的教学和研究状况进行介绍,并指出其意义。

       【关健词】比较教育;国立中山大学

       【作者简介】胡耿,华南师大教科院2000级硕士研究生(广州510631)

       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教育开始了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过渡。经过半个世纪的反复探索,清政府终于在20世纪初颁布了中国近代第一个学制。自此,引进和学习西方国家的教育理论和方法的热潮便随着中国近代社会变革的深人而不断兴起。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对近代意义上的比较教育学的研究和探讨。国立中山大学作为民国时期一所著名的高校,较早的展开了有关比较教育的研究和教学活动。本文拟从历史的角度对早期比较教育在国立中山大学的教学和研究状况进行介绍,并指出其意义。

 

一、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前我国比较教育研究概况

 

       我国对比较教育研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40年代。鸦片战争的惨败促使了一部分不甘任人宰割的知识分子和改革家开始从天朝大国的美梦中惊醒,转而向西方寻求救国救民之途,教育改革是其中关键的一面。在不可能动摇封建教育基本制度的前提下,他们只能把通过编译西书对外国教育制度和体系进行介绍以及派遣留学生到外国实地考察作为两大主要的手段。当时出版介绍西方教育状况的书有很多,例如:郑观应在公盛世危言》中介绍了德、英、法、俄、美、日等国的教育制度;容阂在《西学东渐记》中介绍了自己在美国留学的情况和见闻;黄遵宪则在《日本国志》里面介绍了日本派大批学生出洋留学的成就;张之洞在《劝学篇·下》也提倡中体西用并介绍西方一些国家的教育状况等等。这一时期对外国教育的研究主要是介绍外国教育先进之处,针贬中国的弊端,以促使当权者取法外国教育的优秀经验,改革本国落后的教育状况。研究外国教育的人员也并非专门的教育学者,而是政府官员或是社会人士,研究较为粗略,没有专门的比较教育研究著作的诞生。此时,比较教育还没有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从教育学中脱胎,这是比较教育研究的第一阶段。

       从20世纪初,中国比较教育的研究开始进入了第二阶段。这时教育界对比较教育的研究比以前有了新的进展。比较教育者开始著书立说,以便为比较教育课程提供教材和教学参考资料。例如白作霖翻译日文的《各国学校制度》,《教育世界》杂志刊登了大量外国教育研究的文章等等。从五四运动开始直至建国前夕,中国教育界在继续引进学习西方教育学说的同时,逐渐建立和发展起一系列教育分支学科,从最基础的阐述教育一般原理到有针对性的学科都开始出现形成。教育哲学、教育法、教育心理学、教育行政学等分支学科有了长足的发展,教育人类学、教育病理学等的研究也起步。其中,尤以教育学的研究成果最多,学科发展较为迅速。在门类丰富、内容广阔的科目当中,比较教育的发展不算是最引人注目的一门学科。

       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中国近代意义上的教育学科源自西方,分类组织模式和建立分化进程不可避免的受到西方教育界的影响。从世界范围来看,比较教育作为一门学科经历了19世纪的倡导阶段,这一阶段的研究以通过对外国教育经验的介绍为本国教育制度的改进提供借鉴,但是,当时各国对外国教育的研究并没有形成系统的科学方法, 对外国教育现象缺乏必要的深人对比研究,等同于对外国教育现象的简单描述介绍。从20世纪初到上半叶为止,是比较教育逐步从教育学分化出来,开始形成独立学科的阶段。这时的比较教育还处于雏形状态,研究的规模还不够广泛,研究方法单一,研究成果稀少。而当时中国教育界学习西方的都是流传较广、影响较大的学科,例如对教育学理论的传播和研究多达64种①。所以,中国教育界在当时对教育学科的某些分支学科,比如比较教育的发展,缺乏必要的注意。其次,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处在内忧外患的社会矛盾冲突中,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的发展都是为了解决当时存在的社会问题,即使对外国教育学说、教育思潮、教育内容、教育方法的引进也是为了改革不适应中国社会发展的旧教育,因此,当时的教育研究主要是针对中国教育界和社会现实的需要而开展的,对比较教育学的研究和建立相对其它分支学科来讲稍为落后。

 

二、国立中山大学对比较教育学的研究和学科设置的提出

 

       尽管在19世纪20年代以前,中国教育界对比较教育的研究尚未深人,课程的设置更无从谈起,然而,任何一种事物的发展既受到外来环境的影响,又同内部环境的变化密切相关。教育学科在我国的建立和分化既同西方理论在中国的广泛传播分不开, 又同中国教育学家的辛勤实践密切联系。20世纪20年代,中国早期的比较教育家们出于为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提供借鉴也开始著书立说,甚至开始了比较教育课程的教学,在客观上促进了比较教育学科的发展。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在这过程中起到了奠基者的重要作用。

       国立中山大学位于广东省。广东地处沿海,自古便是中外交通的窗口,是传播外来新事物、新思想的前沿,是中国近代革命的发源地。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和孟禄于1921年曾先后来广州进行教育考察和讲学活动,1922年新学制的提案就是以广东教育会提案为基础加以修改并在广州通过,而且首先是在执信女子学校试验的。当时广东的高等教育也是全国除了北平、上海以外发展最好的地区。1924年,孙中山以广东为根据地,高树起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民主义大旗,召开标志着国共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国民党一大,掀起了大革命高潮。在这一股洋溢着革命气氛的大环境下,广东的教育改革也处于全国前列。同年,孙中山命令将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广东公立法科大学、广东公立农业专门学校合并为广东大学。1926年,为了纪念孙中山,将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名流学者在革命氛围的感召下云集广东,鲁迅、许崇清、金曾澄、钟荣光、崔载阳、庄泽宣、俞平伯等教育家也先后进人中山大学。经过几年的发展,该校已成为广东地区占地最广、规模最大的高等学府。1927年,国立中山大学决定“设置各种专门学科研究所,为高级修业,及造业,及有相宜学力之外来研究学生作实地专门训练及发扬学术之用”②,在计划设置的研究机构中,教育研究所是其中之一。经过一番筹备,1928年,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以下简称中大教研所)正式成立,这是我国第一个专门的教育研究机构,“我国有此种教育专门研究机构,实以此为嘴矢’,③。

       教育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为庄泽宣。庄泽宣,毕业于清华大学,后来留学美国,是个既具有西方思想又有爱国心的学者。当时南京政府曾用高傣显爵请他到教育部当官,他毅然谢绝,而甘愿在广州当一名穷教师,到中大教育系任教,同时兼任由他创办的教育研究所主任。中大教研所成立的同时,他着手出版所刊《教育研究》。该刊主要是刊登教育理论及当时所讨论的教育问题两大类文章,涉及范围很广,从教育哲学、心理学到各级教育、教程、教育行政组织等许多具体问题。而且有许多精辟的、在全国有影响的文章都在这里刊出。此外,还出版了很多专号,这其中不乏有介绍外国教育的文章。1929年,国立中大第一出版部出版了庄泽宣的著作《各国教育比较论》,这就是后来被誉为中国早期比较教育四大代表作中最早出版的一本。《各国教育比较论》一书阐述了他对教育界当时研究外国教育情况的看法。庄泽宣认为“世界上教育最进步之国而其方法与组织一切影响于吾国教育制度者,在既往为德法及日本,在现在为英法美,在将来或为俄及新德,兹数国之教育制度,吾人乌可不一研究之?环顾国内各书店,谈此数国之教育制度且比较列论之书,犹未之见,即外国文之比较教育书籍亦尚罕见,余因搜集材料编而辑之,不敢云作也’,④。该书共有十章,庄泽宣在这本书中分专题比较了英、美、德、法四国的学校系统、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师范教育、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的异同点。这本书以问题为比较体系,不同于以往的简单介绍或者描述某些国家某些方面的教育现象,而是通过比较得出规律,这使得该书的影响非同一般,在当时国内外同行居于领先水平。四年后,美国著名的比较教育学家康德尔才发表了《比较教育》一书。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这本书的自序当中提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师范学校中关于比较教育学科的设置问题。庄泽宣认为“世之研究教育者,当视何者为基本学识,所谓最低限度之预备,尚无定论。各国师范学校之课程极不整齐划一’,⑤,即使教育日臻完善的头号教育先进大国美国对于各国的教育情况的归纳也不够重视。而中国教育尚在萌芽时代,对这方面的研究更是迫切需要,因此他“窃以为今后各师范及大学教育科这高级中皆列此(指比较教育)为必修科’,⑥。庄泽宣是属于较早在中国提出这种观点的。尽管作为一门现代意义上的教育科学的分支学科,比较教育在中国当时的研究还是处于刚起步的阶段,然而具有全球性战略意识和长远眼光的庄泽宣高瞻远瞩的提出了建设性的观点,在当时确实是难能可贵。当然,作为一种理论观点从提出到实际推行是需要一定的条件和时间的。特别是作为一门课程在师范学校中开设,需要坚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实践经验, 优良的师资设备。中大教研所为此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事实上,在庄泽宣提出在师范学校设立比较教育学科之前,中大教研所就已经注重对比较教育学研究状况的介绍。从1928年开始,所刊《教育研究》开辟了比较教育的栏目,邀请所内外各学者撰文介绍各国教育。该杂志发表了崔载阳的《美国的初级大学》、《法国小学教育研究》,司徒优译《美国国家理想上的冲突与学校行政》,孙竞英的《美国的教育经费》,姚德润的《德国学校的历史教学》等文章,还出版了《日本教育研究》、《欧美新教育运动》等专号。1928年6月该所出版了由部爽秋等人主编的教育论文索引第六集《比较教育论文索引》。该集子收录了全国各教育期刊有关比较教育的论文共799个索引条目,极大地方便了广大教育工作者和学者对比较教育材料的查阅,也为他们提供丰富翔实的史料。

       为了加强对外国教育情况的了解与合作,该所加人了各种著名教育学术会社,与各大学及学术团体交换出版物。教育研究所在得到美国哥伦比亚师范学院国际研究所的特许之后,翻译了1929年、1930年该国际研究所两次年鉴。此外,所主任庄泽宣、崔载阳、古媒及曹当四位教授于1927年2月赴菲律宾进行为期三周的教育考察,归国后出版了《律宾教育》考察专号。1932年夏,庄泽宣主任到欧洲出席世界教育年会及国际心理学会,顺道考察了意大利、捷克、瑞士、丹麦、德、法等国的教育近况,回校后应邀前往岭南大学作《赴欧调查教育所得》的讲演,赴广州青年会讲演《出席世界新教育会议之经过》。这些实地考察加强了对外国教育的感性认识,丰富了教学资料。

       在师资力量方面,尽管中大成立初期,人手较为紧缺,故教授讲授多门课程为普遍现象,但是其中不乏有留学归国、教育阅历丰富的名流学者,具备开设多门课程的能力。庄泽宣、崔载阳是著名的归国学者,庄泽宣讲授教育概论、各国教育比较论、成人及儿童教育研究等课程。另外还有毕业于日本东京高师研究院专攻科、美国哥伦比亚哈佛霍金斯各大学研究院的范铸;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博士学位的部爽秋;毕业于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的林砺儒还有著名学者古棵、许逢熙等。这些学者担负起教育研究所和教育系两边的教学任务,为比较教育在中大教育系的开设奠定了师资力量。

       1932年,国立中大教育系已经开设了比较教育课。教育系是学校成立初期最早设立的学系之一,实师资力量较强,教育研究所的指导教授多从教育系聘请,教育系的教学与教育研究所有着密切的相互促进关系,教育系的课程大部分与研究所的研究项目有关,这样可以通过实践检验科研成果,并把研究所得运用到教育实际当中去,做到教学与科研齐头并进。因此,新课程率先在该系开设。1932年《国立中山大学概览》中明确规定:教育系三年级必修科目各学期的学分分配及开设时间为:中国教育史,上学期,3学分;普通教学法,上下学期都开设,各学期3学分;学校行政是下学期开设,3学分;比较教育上学期开设,4学分;智力测验开设于上学期,3学分;第一外语上下学期都开设,每学期的学分各为3。各学科的学分除去上下学期都开设的科目以外,比较教育学算是最多的了,可见一开始该系对比较教育学科的重视。为了进一步明确学科教学的细则,1933年,文学院规定了各系的科目表,其中明确的指出开设该门课程的目的、内容大概、时间及学分和参考书等,具体内容如下。

       比较教育  目的:在使学生明了各国教育制度现况和趋势,因果及得失。内容大概:分两大段,第一段以年以英、俄、德、法、美、日、意、土,八国为主,重在解释成因;第二段以行政、学制、小学、中学、大学、职业、师范、成人,各种教育问题为主,重在比较及批评。时间及学分:本学程半年修毕,每周四小时,共四学分。参考书:印发讲义及参考书目,学生随时参阅。

       当时担任该门课程的教授有雷通群、崔载阳两位教授。教育系和教育研究所对于该门课程的开设非常重视,尽力保证授课时数。抗战爆发后,为配合加强抗战教育和普及有关抗战的科学知识与技术, 各学院对课程作了调整,结合各专业的具体特点,改设或增开与抗日有关的课程,科学研究项目也在可能的条件下作了相应的改变,有些课程暂时停开,有些课程时数减少,教育系也设战时教育、民族心理与战争心理、日本教育研究,但比较教育学课程仍然开设。文学院规定1937年度下学期课程设置,在教育系三年级开设比较教育课,由教员陈作栋讲授,每周授课4小时,每星期二第5、6节、星期四第4节、星期五的第4节上课,学分仍然保持4学分。广州沦陷后,中大教研所也随着迁徙大部队先后在云南澄江和韶关坪石安营扎寨,比较教育学课照常开设。1939年,国立中山大学师范学院共同必修科目表规定比较教育课在第五学年上下学期开设,每学期的学分各2分,共4学分。这样改变以往集中在一个学期上完。由于课程的调整,1942年比较教育课又恢复为在第五学期开设。不管开设的时间怎样调整,比较教育作为中大教育系一门师范课程已经确定下来了。

 

三、比较教育学科设置的意义和缺憾

 

       师范教育课程的设置既是教育学科分化的一种反映,同时也是推动教育学科发展的动力。比较教育课程的开设进一步把教育学研究所的研究工作与教学实践联系在一起,推动了科研进展,表现在研究成果的增多、对外交流的活跃以及师资力量的增强。教育研究所在研究工作和人才培养当中也注重比较教育学科内容和方法的运用,例如该所在给研究生开设民族教育研究课时,讲授了中国民族教育的目的及其与各国民族教育目的的比较;王越教授指导研究生马鸿述研究中学课程的改革,对各国中学课程的现状、方案,各地的新课程实验结果展开比较、分析与批评;林本教授指导研究生邹鸿操比较研究各国青年训练,为我国乡村青年训练提供科学的方案。另外该所的工作人员还调查各国合作教育的情况,搜集英、法、俄、德、瑞、丹、意、荷、美、日及欧洲其它国家实施合作教育的资料,评定其优劣,再搜集我国过去合作教育史的史实,找出症结,以之作为改进我国合作教育的根据;研究人员还搜集1914年世界大战时英、法、俄、德、意、美战时学校的动员调查工作;分析土耳其、波兰、捷克、墨西哥、爱尔兰五个新兴国家的教育在革命复兴途中的功绩和在社会建设中的力量,进而比较五个国家的特点及其给予中国目前情势应有的启示;从研究学术的立场出发,客观地探讨现代三大派教育思潮在美、意、德、俄四国教育各部门中之理论,并从教育本质、教育目的、教育方法、课程、制度、教育价值等层面加以比较批判地研究。除了在研究生培养和研究工作中注重对比较教育学内容和方法的运用外,该所出版了为数众多的文章和丛书、专号,介绍各国最新的教育动态。所刊《教育研究》至1937年共刊登各国教育文章58篇,《师院季刊》还发表了毛礼锐撰写的《美国与欧洲教育制度的比较》、《英国之大学》等文章。专刊出版有谭允恩和司徒义的《德国教育研究;))丛书共10种,有方敦颐的《各国政治教育比较观》、庄泽宣等《各国华侨教育之调查》、方敦颐和唐惜芬的《欧洲的中等教育》等等。为了进一步活跃对外学术交流,更加积极学习外国教育经验,该所与欧美、亚洲约20个国家的150个学术团体交换出版物,如与美国品格教育协会协助修订儿童道德信条,与英国世界成人教育协会委托调查本大学的推广工作;崔载阳教授还于1937年7月出席巴黎国际初等教育及民众教育会议,顺道考察了英、法、俄、德、瑞(士)、丹、意、波、美等国的教育。很多专家学者也相继来到教育研究所讲学,其中有1936年到所,与庄泽宣、常道直并称中国早期三大比较教育家的钟鲁斋,还有1943年到校的罗廷光教授。罗廷光受聘为师范学院的特约教授,在此之前他出版了《各国教育综览》、《比较教育》等专著。他们在比较教育方面都有新的开创。例如钟鲁斋著有《比较教育》一书,他的著作和罗廷光的《最近欧美教育综览》既不同于庄泽宣《各国教育比较论》的列国并比法,也不同于常道直的《各国教育制度》所采用的逐国叙述法,而是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既有国别教育的叙述,又有问题的比较,开创了中国早期比较教育专著撰写的新体例。应该说,对比较教育学术研究气氛的日渐浓厚,与教育研究所注意邀请著名学者,物色名师为长期教授,逐步形成一支质量较高、相对稳定的教师队伍是分不开的。需要说明的是,尽管中大教研所在全国率先实行比较教育学科的教学研究,也取得了一批成就,但也有不足之处。如前所述,这既有世界大范围内的原因,也同中国本身的实际情况脱不了干系。从世界范围上来看,当时对比较教育学的研究范围还不是很广泛,研究的成果还不够丰富,加上中国从总体上看,本身的教育科研相对落后,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比较教育学科的教学,某些学者在探索某些重大教育问题的规律方面还不能很好地从比较教育学的角度出发,方法单一,内容简单,对教学质量有一定的影响。此外,由于教育方针政策的变更以及教育部对学校课程设置的调整,课程设置的存废也时有发生,比较教育课程也不例外,有时只是作为一门选修课,还有些年度停开,这些情况都不利于比较教育学科的建设和发展。但是,中大教研所对比较教育学科前瞻性的探讨、对比较教育课程的设置不仅推动了比较教育学科的建设,而且也为外国教育史的教学和研究提供重要的借鉴资料。一般来讲,我们可以把比较教育的研究看作是对外国教育研究的继续和深化,而比较教育的研究得出的规律性结论和详细分析经过时间的沉淀,也成为研究外国教育的重要参考资料;外国教育史的发展也在无形中推动比较教育学的发展,只有在精通和熟悉各国教育历史和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对比较教育的研究才会更加深入和科学,学科之间也相互融会贯通,这些无疑在中国教育史上占有光辉的一页。

 

注:

①周国平.近代西方教育理论在中国的传播【A].金林祥.20世纪中国教育科学的发展与反思[C」.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5.

②国立中山大学章程国立中山大学开学纪念册[A].国立中山大学出版部,1927.26.黄义祥.中山大学史稿1924一1949[C皿.中山大学出版社,1999.141.

③国立中山大学研究院教育研究所编.本所研究事业十年[Z].1937.1.

④⑤⑥庄泽宣.各国教育比较论[M].国立第一中山大学出版部,1929.1一2.

参考文献:

【1】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概览[2].民国二十二(1933)年十一月.

【2】国立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概况[Z].民国二十三(1934)年十一月十一日。

【3】中山大学文学院编.国立中山大学文学院概览[z].中华民国二十二(1933)年六月.

【4】中山大学研究院教育研究所编.教育研究所课程及论文工作[Z].民国二十四年度(1935).

【5】〕中山大学文学院编.国立中山大学课程总目录(序)[Z].1933.

【6】国立中山大学研究院教育研究所编.本所研究事业十年〔Z〕.1937.

【7】SUNYASENUNIVERSITYCANTON,CHINA TheInstituteofEdueationalReseacrh,1930,

【8】顾明远主编.教育大辞典,第10、12卷[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1.

【9】金林祥.20世纪中国教育学科的发展与反思[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5.

【10】吴文侃,杨汉清主编.比较教育学[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杜,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