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孙中山与中山大学

孙中山与中山大学

作者:黄义祥    来源:中山大学学报丛1994年01期

 

        中山大学原名国立广东大学,是孙中山于1924年2月4日倡办的。孙中山对筹办工作高度重视,不仅以国立广东大学前身三校之一的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为阵地进行革命活动,扩大它的影响,且常以陆海军大元帅名义发布命令,解决筹办和办学中的具体问题,使国立广东大学开办后即成为华南第一所由国人自己创办的多科性最高学府。孙中山逝世后,为永远纪念并继承、发扬孙中山的伟大革命精神,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成立的国民政府于1926年7月17日正式明令将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

       

 

        国立广东大学的创办,是与孙中山毕生的奋斗目标相一致的。

        孙中山于1923年3月重新在广州设立大元帅府就任陆海军大元帅后,在广东政局十分混乱,亲自部署并指挥军事力量统一广东的繁忙日子里,还念念不忘发展高等教育,1923年11月27日,他以大元帅名义令将广东高等师范改为国立,并任命邹鲁兼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校长。邹鲁为“专心教育”,呈请孙中山免去他所担任的广东省财政厅长职务,孙中山对此表示赞赏,准许也的请求。

        1924年1月20日至30日,在孙中山亲自主持下,中国国民党在广州举行有共产党人参加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大会,标志着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的实现。孙中山鉴于历次革命斗争失败的教训和列宁所领导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的经验,深感建立革命军队和培养革命的理论科学文化建设人才的重要,于同年1月24日下令筹办陆军军官学校,以孙中山为总理,蒋介石为校长,是为黄埔军校。2月4日,孙中山又以大元帅名义发布两道命令,一是《着创建国立广东大学令》,“着将国立高等师范、广东法科大学、广东农业专门学校合并,改为国立广东大学。”二是《委派邹鲁职务令》,“派邹鲁为国立广东大学筹备主任。” 〔1

        孙中山创办国立广东大学的思想,是和他一生的奋斗目标相一致的。孙中山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他一生的奋斗目标就是救中国和救中国人民。

        为了具体解决救国救民的道路,孙中山仿效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的经验,深感建立革命军队的重要。于是,他在改组国民党时就提出并亲自创办了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并在6月16日开学典礼那天亲自前往讲话,阐明办学宗旨和办学方针。指出办这所学校,“就是仿效俄国”,“组织革命军”,强调“大凡建设一个国家:革命军是万不可少的”。他希望大家要“立志做革命军”,并“要有高深学问做根本”。2孙中山也从多年革命经历中注意到从深层培养、造就革命的理论科学文化建设人才的重要。1923年8月15日,孙中山在广东高等师范学校礼堂对转来广州举行的全国学生联合会第五次评议会演说时,多次提到学生应担当起革命的重任。他早已看到培养高级专门人才的迫切性,他把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改为国立是这个思想在行动上的具体反映。1923年12月21日,他在百忙中应岭南大学学生会之邀,前往岭南大学怀士堂(今中山大学小礼堂)作《学生要立志做大事不可做大官》的讲演,更把这个思想表述得一清二楚,他对比了美国人经营的这所大学,提出“中国何以不能自己创办呢?”,他计算,岭南大学仅有一千几百名学生,而广东“人数号称三千万,如果提十一分之一,也有三百万青年,应该象诸位都有受这种教育的机会”。他指出:“人民受教育,是大家都要有平等机会的。就今日情形看,他们不能受高等教育的,是没有平等的机会”.他在论述了青年受高等教育应机会平等的理由后,进而分析了革命与培养人才的关系,希望岭南大学学生应把自己培养成为中国革命所需要的人才,担负起“救贫救弱的责任”,使中国“转弱为强,化贫为富.”他当场告诫岭南大学学生要“立志,是要做大事,不可要做大官’.他指出:“因为国家的大事,不是一个人单独能够做成功的,必须要有很多的人才,大家同心做去,那才容易。要有很多的人才,那么,造就人才的好学校,不可只有一个岭南大学。广东必要几十个岭南大学,中国必要几百个岭南大学,造成几十万或几百万好学生,那才于中国有大利益。”3可见在此讲演后孙中山创办国立广东大学的思想是酝酿良久,早已胸中有数了的。

        孙中山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需要出发创办国立广东大学,说明他重视人才的作用,重视培养人才的教育事业。正如邹鲁在一项呈文中所说的,他视“教育为神圣事业,人才为立国大本”。“故国家设立大学,实振兴教育之总键,陶冶人才之巨炉。东西各国莫不注重大学,其在该本国无论已,即近来在吾国设立者,几无不接踵而起,所以不惜竟投巨资,莫非为国家奠定基础。我大元帅有见及此,将本省高师、法大,农专三校合并,改为广东大学。” 〔4

        孙中山为了在广东和全国创办更多的大学,以适应中国革命和建设产.才的需要,通过创办国立广东大学积累办大学的经验。在筹办国立广东大学过程中,即陆续制订了各项规章制度。其中的《大学条例》共8条,于1924年6月6日在《广州民国日报》发表的《广东大学之宏观》一丈中刊出,及后作了个别文字修改,孙中山以大元帅名义于同年8月13日公布《大学条例》令,作为办大学的一个规范。其第一条所规定的大学之旨趣,“以灌输及研讨世界日新之学理,技术为主,而因应国情,力图推广其应用,以促社会道义之长进,物力之发展副之”,与及后经讨论修改的《国立广东大学规程》第一章《宗旨》的规定基本一致,可见《国立广东大学规程》是以其为依据制定的。孙中山公布《大学条例》令,说明他对办大学以培养革命和建设所需人才的重视和紧迫感。

       

        孙中山提出合并为国立广东大学的三间学校,分别创办于1905年(高师、法大)和1909年(农专),均有一定的办学基础和办学经验。但作为最高学府的多科性大学来创办,任务却是十分艰巨的。孙中山决定创办国立广东大学并任命邹鲁为筹备主任后,亲自抓筹备工作的落实,解决办学的具体问题。

        1924年2月9日,孙中山发布大元帅令第52号,令广东省长廖仲恺训令合并国立广东大学的三间学校,“嗣后所有用人、行政、悉由该筹备处主管办理,以归划一,而促进行”。同日训令邹鲁:“即日将各该校接管,以速筹备成立具报”。5

        广东省长廖仲恺,坚决执行孙中山的训令。1924年2月20日发布省长训令314号,令省教育厅,指出由于孙中山将三校合并改为国立广东大学,并派邹鲁为筹备主任,所有用人行政,悉由筹备主任主管办理。但因“法科大学及农科专门学校,悉属省立性质,校长原为本署委任,现既合并改为国立大学,各该校校长,自应即予取消,以便筹备主任及时接管办理”。6

        同年2月21日,邹鲁遵令正式就任筹备主任职,着手进行接管三校的工作,并分别聘请学术界、教育界知名学者,已改组的国民党和孙中山大元帅府的要员、广东省政府要员及有关人士胡汉民、汪精卫、廖仲恺、伍朝枢、马君武、孙科、许崇清、蒋梦麟、李大钊、石瑛、胡适、王星拱、王世杰、周览、皮宗石、郭秉文、吴敬恒、李石曾、易寅村、杨庶堪、陈树人、熊希龄、范源濂、顾孟余、任鸿隽、杨锉、胡敦复、黄昌谷、关恩助、程天固、徐甘棠、梁龙、何春帆、陈耀祖、邓植仪等35人为筹备员。同时,特别邀请几位著名学者,如王世杰、王星拱、石瑛、周览、皮宗石等,来校协助草拟计划规章。

        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处成立后,为使筹备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先行制定有关筹备工作的规定,并于1924年3月3日召开第一次筹备会议,讨论并通过了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处组织大纲10条。对筹备处机构设置、各机构职责、人员分工、筹备工作程序及有关会议制度等,均作了明确的规定。

        筹备工作开展后,孙中山针对当时广州“各军云集、杂居市尘,教练管理,诸多困难,亟应移驻郊外,以资整理,而立国至计,端肇树人,建设伊始,需才尤众,设立大学、需款正殷”的情况,特以大元帅名义训令广东省长杨庶堪,“于四月一日起,在该市征收租捐一月,以该款之半在市外建筑兵房,俾居军队,以其他半数,拨交国立广东大学,充开办设备两费”。并特别指示:“事关整军兴学,仰即迅速遵照办理”。7筹备工作伊始,孙中山即注意筹集经费,这对国立广东大学及后的顺利开办起了重要的保证作用。

        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处第一次筹备会议后,根据筹备处大纲规定,每周开会一次,制订有关规章制度,有些议案及规则,邹鲁还邮寄未能到会的筹备员阅签。根据筹备处议决,三校合并改为国立广东大学后,将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改为文科、理科;广东法科,大学改为法科;广东农业专门学校改为农科。另筹设工科及预科。对所设科、系、课程内容和设备,按规定成立各种特科委会负责研究并拟订各该科的计划。据此,成立6个特科委员会:

        (一)预科委员会。预科分文、法、理、农、工5科办理。其组成人员及预科主任,均由大学各本科教授担任,以利于预科与本科衔接,并节约用人经费及提高办事效率。

        (二)文科委员会。设中国文学、外国文学、史学、哲学4个学系。学生由原国立广东高师文史部、英文部学生转入肄业。

        (三)法科委员会。设法律、政治、经济3个学系。学生由原广东法科大学学生转入肄业。

        (四)理科委员会。分设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质5个学系。学生由原国立广东高师数理化部及博物部学生转入肄业。

        (五)农科委员会。分设农学和林学两大部。学生由原广东农业专门学校学生转入肄业。

        (六)工科委员会。计划先办土木、机械、电气3个系。因未有本科学生来源,决定从预科办起。

        国立广东大学等备处针对原来三校情况和合并改为大学的起码要求,对原三校学生合并转为国立广东大学学生规定了8条办法,内容是:

        “(一)高师、法大、农专学生依照所学学科,归入广东大学各学院学科。(二)原有三校在学学生归入大学后,其待遇照旧,至各校原定毕业时止。原有三校之休学学生准予复学期限内,得入本大学各科继续其学业,但仍不得逾民国十四年十月(1925年10月)以后。(三)原有三校在学学生,不愿履修大学课程者,得仍照未改大学以前各校之课程修业。(四)以上二三两条,仅于民国十六年七月(1927年7月)以前适用之。(五)原有三校在学学生归入大学以前所修之科目由各学院审查后,认为所授与大学程度相当时,准其免修,其不相当者,由各学院酌量情形,另定办法。(六)原有三校已毕业学生,一律为广东大学同学会会员。(七)未改大学以前,原有三校毕业生,如欲得本校学位者,准其补习大学课程,其应补习之科目学分,由各学院规定之。(八)凡前在原有三校毕业,现在本大学专任教职员者,如欲履修大学课程,亦得酌量选修。惟最多每学期不得超过六学科,其欲多修科目者,应酌量情形,改为兼任教职员。”8

        从1924年3月3日至7月11日,筹备会议开了29次,除中间有两次因筹备员出席者甚少,未曾议决外,实际会议27次,议决案88起。其中重要的有;“(一)国立广东大学规程集。(二)国立广东大学特别会计规程集。(三)国立广东大学预科及文、理、法、农、工五科之计划课程设备案。(四)原有高师、法大、农专三校学生归并广东大学办法案。(五)关于经费之筹措案。(六)图书之扩充案。(七)教职员之待遇案。(八)暑期中招收预科生及下学年成立大学案。”9

        1924年7月15日至27日,国立广东大学召开第一次筹备员大会。对筹备处历次筹备会议所通过的88项决汉案进行详细的讨’论和审议,其中花了大量时问审查并修正国立广东大学规程案,先推出若干位筹备员进行专门审查,再提交大会修正通过。由于国立广`东高师并入后改为文科、理科,为使高等师范人才的培养不中断,筹备大会特别决议设置师范特科。同叶,对于回国侨生和外国留学生的入学问题,也分别作出规定。

        开办一所大学。艰巨的任务是筹措经费。孙中山亲自抓经费来源,采取行政手段加以特殊解决。筹备处当时拟定国立广东大学的开办费预算为60万元,每年经常费约80万元。经费除原三校经费来源的九龙.拱北两海关厘金和省河筵席捐两项收入外,孙中山以大元帅名义特别提拨几项款充当国立广东大学经费。计有:“(一)恢复契税减收原额二元。(二)广东全省各属筵席捐三分之二。(三)田土业佃保证费。(四)香山、顺德两县民产保证费。(五)广东士敏土厂余利及江北多处石矿收入。(六)花县、英德两具出口灰石特别照费。”10同时,成立财政委员会负责解决国立广东大学的经费问题。该委员会由大元帅府财政部长叶恭绰、建设部长林森、广东省长廖仲恺、广东政务厅长陈树人、财政厅长郑洪年、盐运司长邓泽如、广州市政厅长孙科、市财政局长陈其援、市公安局长吴铁城等为委员组成,会同邹鲁筹措国立广东大学开办费和经常费的款项。

        为了筹集国立广东大学经费,原三校学生也尽了自己的力量。当孙中山下令三校合并后,国立广东高师学生即“通电力争关余及庚子赔款,充作改大经费。并于市内各处分途演讲,散发宣言,以期引起社会之援助。”11 3月1日,广东农专学生会发起成立国立广东大学经费运动委员会。3月7日,该会成立后即发表宣言,并致电国内外机关团体,争取社会的广泛支持。3月13日,广州学生联合会为该会筹款事致电北京公使团、外国驻华领事,提出在广东所收关税余款,应拨回广东作为国立广东大学经费。同一天,国立广东大学经费运动委员会在原国立广东高师礼堂开报社代表会议,许多报社代表如《光报》、《国华报》、《广州民国日报》等都支持以群众运动力争关余和庚子赔款,并利用报刊予以宣传,扩大影响。原广东农专学生会还在《农声》旬刊出版《国立广东大学经费运动号》。

        国立广东大学经费运动委员会开展的宣传活动效果颇佳,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广州民国日报》5月12日刊登的《筹划广大经费之运动,请争关余及赔款宣言》,与该会一起签名的,就有广东省教育会、广东全省商会联合会、广东总善堂总所、广州学生联合总会、广东总工会、留东同学会等单位。《广州民国日报》5月14日刊登的《退还赔款用途之宣言,表明坚决一致之主张》,与该会共同署名的,有广东省教育会、广东全省商会联合会、中华工学会、留东同学会、广州学生联合总会等单位。

        1924年6月初,由于“开办费所差尚远,统计费有四十万元,不足以敷开办之用”。12邹鲁呈请孙中山令广东省长分令各县筹解款项,并开列各县应缴款数目。孙中山于6月7日给广东省长杨庶堪的训令指示:“令该省长即便遵照通令各县按所派数目,依限筹足解缴,以资开办”。13与此同时,国立广东大学经费运动委员会发起募捐,制订《国立广东大学劝捐章程》,由邹鲁呈请孙中山批准发布训令执行。遂组织学生上街沿门劝捐,从7月3日至10日,向广州市区住户、商号共捐得款2329元,机关各职员1000余元。捐款最多者,大元帅孙中山和广东省长廖仲恺各带头捐两万元。一些军政要员、政府部门和绅商也捐了款。

        孙中山在筹办国立广东大学过程中,对筹备工作经常过问、检查、督促并指导,使工作得到顺利开展。在筹备工作进行一段时间后、1924年6月5日,孙中山据邹鲁所呈报三校己合并改为国立广东大学,及“定下学期成立,招收新生等情,并附呈章程、办法”,即予批示:“准如万种找办理”。在筹备工作大体就绪之后,孙中山于6月9日“任命邹鲁为国立广东大学校长”。14

        为使原三校毕业生按时离校,以利于首次招生工作的顺利进行,孙中山对邹鲁所呈报“高师第十一届各部学生毕业试验” 〔15、“广东农业专门农学科四年级毕业试验”16、“法利学院法律本科十六班暨政治经济各科厂班毕业试验17。都分别给邹鲁发出指令遵照执行。

        6月21日,邹鲁遵令就任国立广东大欲校长职,在原叫立广东高师礼堂举行就职礼暨原三校毕业生毕立典礼党政要人胡汉民,陈树人、许崇清、军政部长程潜等出席。孙中山因事未能前往,委托大元帅府总参议胡汉民以大元帅名义向三校学生致训词。训词内容是:“学海汪洋,毓仁作圣,大学毕业,此发斟轫。植基既周,建业立名,登蜂造极,有志竟成。为社会福,为邦家光,勖哉诸君,努力自强。”18广东省长廖仲恺的代表陈树人(省政务厅长)在会上祝词,高度评价孙中山创办国立广东大学缘于对教育的重视,指出:“从前三院分立学生,向未有联络现三院能于广东最艰难困苦之际,合组大学,实由大元帅注重教育从致。” 〔19邹鲁在讲话中对毕业生也给予勉励。

        筹备工作把招生列入重要议_事日程。1924年5月间,筹备处对首次招生问题作出决定,拟订招考新生办法。“师范学院,决定停止招考高师在附师班新生。法科学院、农科学院,亦停止招考专门班新生”。20接着,邹鲁以国立广东大学筹备主任身份致函各省教育厅委托代为招生,说明国立广东大学是大元帅孙中山亲手创办的,“除将原有三校学生改并外,亟应添招预科学生。拟于暑假期内,招文预科学生一百二十名,理工农三科预科生各一百名,法科学生一百名”。学生报名资格:“曾在中等学校毕业,或新制中等第四年修业完竣,及有同等学历者,无论男女,皆得报名投考”。报名日期:广东省内从6月10日起至8月5日止;外省则由6月10日至7月15日止。所有入学考试,“第一次为初试、第二次为复试。初试不及格不得复试。但在外省第一第二两次考试,连接进行,将考卷邮寄本大学,汇核录取后,仍由各代办处揭晓”。至于考试负责者,“省内由本大学办理。其省夕!委托福建厦门大学、上海大同大学、国立东南大学、国立武昌师范大学.国立北京大学、山东济南大学、山西大学、云南东陆大学、湖南大学筹备处办理”。21国立广东大学并成立由徐甘棠、邓植仪、吴康、徐甘树、黄枯桐、杨果庵、陈长乐、梁龙、石换清、张天才、陈宗南.陈耀祖等12人组成的考试委员会。

        与此同时,邹普还就招生后学生宿舍不敷安排一事呈报孙中山,请下令将学校后门对面的番禺驻军移出,作为学生宿舍。孙中山据呈,发出大元帅训令298号,批示“照准”,并令广东省长转饬广州政厅、番禺县分别遵照备案,并令行湘军总司令谭延闿,央直辖第三军长卢师谛, “即将各该部所驻堂威上移,以备各生寄宿。”22

        孙中山创办的国立广东大学第一次招考预科生报名相当活跃,统计全国各地报名者共有1260人,经过初试复试之后,共录取372人。其中广东省报名931人,录取265人;广西、四川、湖南、江苏、江西、陕西、安徽、浙江、福建、云南、贵州、湖北山西报名共327人,录取105人;留学预科生有朝鲜报名2人,录取2人。录取人数与招生计划数520名相差较大,可见国立广东大学选择学生相当严格。根据国立广东大学1924年9月12日第2次校务会议决定:“本校各科一律定于本月十九日开课。”23

        上述各项有关工作,均由原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处主任、校长邹鲁呈报大元帅孙中山核准办理的。

       

        孙中山创办国立广东大学伊始,即以原三校之一的国立广东高师为阵地进行革命活动。并对国立广东大学成立典礼的一系列准备工作给予高度重视,使国立广东大学一经成立便成为华南举世瞩目的多科性最高学府。

        从1924年1月27日孙中山为悼念伟大革命家列宁,而在原国立广东高师礼堂重新解释三民主义为起点。孙中山就三民主义的三个专题,分别定期在此进行演讲,一般安排在星期天休息日,有时也安排在星期六进行。他每次演讲,均由黄昌谷笔记,邹鲁读校。听讲者是党、政、军人员和学校的教职员生,国立广东大学师生员工更是常得到他的教诲。孙中山刘前来听讲的人要求严格,须持写有单位、姓名并盖上公章的入场券方准进场。4月间,山于改组后国民党进行党员登记,发给党证,前往听讲的党员改为持党证进场。孙中山“素以俭德耐劳闻于世”,但“鉴于侈风日靡,一般肉食者,无不养尊处优,一步出门,即汽车飞驰,行人辟易。故欲矫此恶习,非先以身率众不可”。他到高师演讲时,步行前往,如1924年3月22日,孙中山“特摒去车从,徒步至该校,随卫者抵副官三数人”24。这一举止,足见孙中山以身作则,严于律己的典范作用。每次演讲,孙中山常把右手按在肝部,可见他是常带病振作精神向大家宣传革命道理的,且每次讲话时问均达两个钟头以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演说,一直到同年8月底止。

        孙中山十分关注国立广东大学的开学和成立典礼。早在1924年6月间,孙中山就指令邹鲁呈报准备工作情况。刘此,筹备处除抓紧首次招生工作外,还从多方面进行开学和成立姆礼的准备工作。这些工作主要是:

        (一)注意聘请学有专长的学者来校任教。孙中山任命邹鲁为国立广东大学筹备主任后,邹即“积极物色相当少人才,充任教授”。查有“外交部第二局长兼省署交涉局副局长陆敬科,曾在香港皇仁书院草拿妙耘于及二谁一载”,“故特敦聘陆为广东大学英文教授”25。聘任英国剑桥大学文科硕士毕业生梁龙为国立广东大学法利学院主任。聘原广西省长马君武充任德文及进化论教授(马应聘到校不久赴港)。“搜罗国内外鸿儒硕学以充教授”,“聘定者计有张真如(英美两国哲学博士)、曹四、费鸿年(生物)、谢无量(国学)、周鲤生、皮宗石、弓蹼叁、严石莫(理科)、许器清(教育)、周佛海(经济)、王雪艇、萧诚、黄国华诸先生”。26并由法科学院主任梁龙聘得法科各门教员:政治财政兼英文邓文炳、陈应宝,国际法兼英文狄佩,工业农业王守寅,刑律民律潘震亚、狄侃、莫培元,英文教授刘少碧和宋某两女士。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国立广东大学教师队伍的建设,中国共产觉创始人之一李大钊是应聘广东大学筹备员之一,他曾推荐刚从德国经苏联回来的共产党员张申府到广东大学汪任教授兼图书馆长,张于1924年二三月间受到孙中山的热情接见,同时被任命为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中国共产党的不少党员和领导人,也应聘到广东大学任教授、演说,向师生灌输革命的道理。

        (二)注重学术交流和开展学术活动,显示了浓厚的学术气氛。1924年5月至7月,先后组织原高师毕业生两批分赴日本和国内京津宁沪等大城市进行教育考察。8月上旬,接待日本东京各大学来粤考察教育团体。还与国立北京大学共同发起组织国立大学联合会,作为校际之间交流学术的桥梁。开展学术活动以法科学院为先导。1924年4月间,法科学院开成立大会时,即由该科主任梁龙讲演欧洲各国政治经济学派源流及其势力之发展,并请经济学教技黄典元演讲日本帝国大学政治经济学会设置及活动之状况。会上,政治经济学一二部教授及学生成立了国立广东大学法科学院政治经济学会,通过该会章程8条,规定其宗旨“以研究政治经济学术为主,促进社会文化副之。”27同年6月间,法科学院政治经济学会和法律学会联合举行学术活动,请大元帅府大理院长吕天民演讲《五权宪法中之考试弹劝两权》;又请该科学院专任讲师潘震亚演讲《犯罪成立与刑罚之适用》。这时,曾赴法国留学“精研数理五年”的湖南著名教育家徐特立,从香港顺道来广州,“广大知同学社社员闻悉,立即晋渴”,请他到校演讲,“第一日为法国大学教育,附比、德二国大学教育;第二日为法国普通教育,及该国之自治教育;第三日为中国学生留欧洲情形各问题”28

        (三)改组办事机关。校长邹鲁“对于旧日高师局部之办事机关、多不适合,因此感觉困难”,“特将教务处总务处取消,改组为秘书处与会计处”。到开学时,学校已组成由下列委员担任的校务会议;“校长邹鲁,秘书长陈耀祖,文科学长杨寿昌,法利学长梁龙、理科学长徐甘棠,农科学长邓植仪,预科主任林炳光,教授代表卢兴源、费鸿年、黄枯桐。”29

        (四)筹备开学和成立典礼的具体工作。9月19日按期开学后,9月20日第3次校务会议作出有关开学典礼的决定:“由本大学各科每利举出一人,会同秘书派出之员,与各科一学生所举出之代表,合组筹备典礼会筹备举行之。”30 11月1日第7次校务会议关于筹备大学开学典礼名义作出决定:“开学典礼名称改为成立典礼”。31对校徽、校歌、学生校服等,在第1次校务会议上,均作出采用征求意见的办法加以解决。在举行成立典礼前,已征集并审定的有校服、校徽、帽式几项。10月11日第5次校务会议审定;“校服定企岭土货,夏用白,冬用黑。大学本科生制服,议决照法科提出款式制定。”32 11月1日第7次校务会议审定校徽“以梁学长提出之款式通过采用。”33 11月8日第8次校务会议决定:“大学生帽式,帽顶四方形,帽前饰校徽;中学生帽式,帽顶圆形,帽前饰校徽;预科生及附师生,帽式与中学生同”。并决定:“凡附校校徽须于国立广东大学之下注明`附设师范,或‘附设中学’或‘附设小学’字样。”34经筹备,最后决定于11月11日举行国立广东大学成立典礼,计划中请国立广东大学创办人孙中山大元帅到会训词,从成立典礼这天起一连三天举行各种活动以示庆祝。

        正当国立广东大学紧张筹备成立典礼之时,传来冯玉祥在北京发动政变并邀请孙中山北上的消息。孙中山从统一全国的愿望出发决定接受邀请北上。1924年11月3日,孙「},山亲临黄埔军校,对学生作告别演说国立广东大学学生也前往参加,孙中山刘一两校学生说:“今天诸君在这地听讲的,有分攀生,又有武学生”。他讲了和大家告别的原因。指出北京的政变,“虽然不是完全的革命举动”,他这次北_L,只“不过借这个机会,可以做宣传的工夫,联络各省同志,成立一个国民党部。从党部之内,成立革命基础。”他强调在场的文学生武学生“都负得有革命的责任”,启发大家应懂得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

        孙中山在讲话中,教育两校学生要学习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的成功经验。他分析革命的组织纪律比与革命成败有着直接的关系,指出俄国革命所以成功,“就是由于打消无政府的主张,把极端‘平等’、‘自由’的学说,完全肖灭”。俄国所以能做到这个地步,“就是由于俄国出了一个革命圣人。这个圣人,便是大家所知道的列宁!他组织了一个革命党,主张要革命党有自由,不要革命党员有自由。各位革命党员都赞成他的主张,便把各位个人的自由,都贡献到党内,绝对服从革命党的命令。革命党内因为集合许名党员的力量,能够全体一致,自由行动,}沂以发生的效力便极大,俄国革命的成功便极快。俄国的这种革命方法,就是我们的好模范”。他在指出中国革命都是不成功之后,对两校学生说:“你们黄埔的武学生,都是从各省不远数百里或者是数千里而来,到这个革命学校来求学,都是有很大希望很大抱负的。广大的文学生,今日也是不远数十里到黄埔来听革命的演说,研究革命的方法,对于革命前途,也当然是很希望成功的”。他针对两校学生的希望和抱负,要求他们“要牺牲个人的‘自由’,个人的‘平等’;把个人的‘自由’、‘平等’都贡献到革命党内来。凡是党内的纪律,大家都要遵守,党内的命令,大家都要服从。全党运动一致进行,只全党有‘自由’,个人不能自由;然后我们的革命,才可以望成功!”他特别强调:“诸位文学生同武学生,都是有知识的阶级,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最后,他说明这次“!翩日赠言没有别的话,就是要大家拿出本钱来,牺牲自己的‘平等’,和‘自由’,更把自己的聪明才力,都贡献到党内来革命,来为全党奋斗!大家能够不负我的希望,革命便可指日成功!”35

        国立广东大学成立典礼临近,大元帅孙中山“当以该校为全国最高学府,且自经邹氏整顿后,成绩大有可观。而生额扩展至二千人以上,尤为全国不可多得之大学。而该校学生亦多已加入国民党,为主义上奋斗,其前途尤未可量。故特拟于是日亲临大学为长时间之演说,以资启导”。36然而,就在11月11日国立广东大学举行隆重的成立典礼这天,孙中山却因准备北上(11月13日离穗)大量公务缠身,抽不出空亲临成立典礼讲话,委托广东省长胡汉民代其向师生致训词,并特题“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10个意味深长的字,成为国立广东大学(及后改名国立中山大学)的校训。

        孙中山北上后,广东革命政府为解决该校办学中各种实际问题,发布了一系列命令,责成有关部门解决及办理。据《孙中山全集》第11卷,孙中山北上后至1925年3月10日孙中山临终前的四个月时间,有关解决国立广东大学问题的大元帅训令、指令有13件之多,涉及事情有:

        (一)关于指拨有关捐款以解决国立广东大学经费问题。如1924年11月26日训令军政各机关并指令邹鲁,对邹鲁呈请“通令各机关一律维持筵席附加教育经费,不得发用免捐字据”,批示:“照准”,着军政各机关“一体遵照”。12月12日对邹鲁“呈请派队全省进口洋布匹头厘局,并通令各军政机关不得索借提用此项厘费,以重校款”一事,要邹鲁“候令行各军政机关遵照办理,并着建国桂军总司令酌派军队妥为保护”。1925年2月6日给广东省长胡汉民训令和给邹鲁指令,对邹鲁“呈请明令将里昂中法大学海夕}哪依照原案定为国立广东大学海外部之一,及确定管理权责,并永远不能将现有经费变更”一事,特批:“应予照准”,并“令行广东省长遵照,并转行财政厅,教育厅暨里昂中法大学查照”。

        (二)关于给原高师毕业生印发毕业证书问题。1925年1月13日对邹鲁所“呈送该校前高师第十届各科毕业生成绩表、报告表,请察核准予毕业,并准由校印发毕业证书”一事,批示:“准予毕业”,并由“该校印发毕业证书”。

        (三)关于邹鲁因公北上,请示将校务由褚民谊代理问题。1925年2月4日指令:“呈报因公北上,校务委托褚教授民谊代拆代行,请予备案”一事,批复“如所呈备案”。可见1924年国立广东大学教职员名单,褚民谊的职务是署理校长,应是此时担任的。

        (四)关于原所拨番禺学宫为国立广东大学宿舍未如期交付,于1925年2月25日再次切}令有关部门移交,以维持教育事业。

        (五)解决国立广东大学学生操练学军事利用废枪支问题,1925年3月10日训令各军总司令,按国立广东大学校长所呈请,“将各军废枪拨作该校教授体操之用”。

       

        孙中山由于长期从事艰苦的革命工作,积劳成疾,患了肝癌,经多方医治无效,不幸于1925年3月12日与世长辞!

        孙中山逝世的消息于当天午刻传到广州,广东省长公署立即开会,成立胡汉民、伍朝枢、廖仲恺等9人组成的治丧筹备委员会,公布“即日起全省下半旗一个月,停止歌舞乐曲一星期,在职官吏停止宴会一个月,又电前线军士,奋勇杀敌,奠定全省,慰大元帅在天之灵”。37“广东大学、岭南大学均设位致祭,学生多痛哭失声。”38国立广东大学电慰孙夫人及孙科,“略谓丧此国父,栋折核崩,北望燕云,惟有痛哭,第国忧党事,来日方长,冀为国自爱,顺变节哀。”39国立广东大学还作出如下悼念决定:各部钢琴歌诗功课,均停习一星期,私人演习也一律停止;教职员自3月14日至19日,每日上午11时大礼堂大元帅灵堂望祭一次。3月17日、19日,粤军政界、广州学界等分别在国立广东大学举行孙中山追悼大会。4月12日,国立广东大学师生员工参加广州各界20多万人的孙中山追悼大会,廖仲恺、苏联顾问加伦将军及国立广东大学代校长褚民谊等均在大会上发表演说,会后举行了大规模的悼念游行。

        当全国各地和海外华侨及国际友人沉痛悼念孙中山之际,处在国共合作期间的一名国民党员致函国民党中央《改广大为中山大学之提议》(刊登在1925年3月24日《广州民国日报》);廖仲恺在1925年3月30日的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委会第71次会议上,正式提议将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作为对孙中山的纪念。1925年8月5日,国立广东大学第38次校务会议上,将“本大学改为国立中山大学案”提出讨论,决定;“由本校申叙改为国立中山大学理由,提出国民会议及广东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决定,以示郑重”。40校长邹鲁根据校务议决定,呈请国民政府、说明将孙中山手创并演讲三民主义的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手,以作纪念,并于11门11日学校成立一周年时改名。国民政府据呈批示:既经中央执委会议决改名为中山大学,“自应积极筹备,俘名副其实”,改名时间过于仓促,“应从缓议。”41

        国民政府和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将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一事交由政治委员会办理.政治委员会决定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调查国立广东大学的办学情况,再行办理改名手续。经政治委员会第69次会议决定,“派甘乃光(监察院)、马洪焕(教育厅)、陈公博(青年部)等,为调查广东大学委员,以甘乃光为主席。”42

        在调查日立广东大学过程中,由于调查委员会工作上的失误,将调查写成查办,不,Kf引起部分学生,而且引起教授们的不满和反对。后虽经学校当局以及国民政府负责人做了工作,在学生和教授中所引起的波动,以及教授辞职风潮平息了下来,一但最后有38名教授坚决辞职离校,退多寸孙中山手创的这问碑来说,无疑是一大损失,是一个严重的教训。其时,校长邹鲁已经去了北京,!925年11月23日参加反共的“西山会议”,上海《民国日报》11月24日发布了《取消广大校长》消息,报道组织一个由之习情卫等5个组成的广东大学管理委员会。12月1日,《广州民国日报》以《广大校长问题》为题报道了11月30日政治委员会决定:广东大学校长一职,“任命顾孟余为校长,顾未到任之前,暂由陈公博代理。至于邹鲁,将有明令免职”。陈公博代理校长职务两个多月后,“以代理时期已满,本身兼职务过多,精神不能集中,叠请政府开去校长职务,早日遣员接替”。经政治委员会“将陈辞职案讨论,结果,陈既不干,则准其辞职,而改任褚民谊署理校长职务,并着褚筹备广大改组中山大学事宜”。43

        褚民谊代理校长后,于3月13日第70次校务会议上,决定组织筹备中山大学委员会,并致函各应选派单位派人参加。这时,郭沫若、郁达夫、成仿吾等“创造社”的创始人应聘来校任教授,郭沫若任文科学长,成为当然的筹备委员。4月6日,已聘定的筹备委员开了第一次筹备会议,初次拟定有关筹备工作的规定。及后,国民党中央党部第18次常务会议推定中央青年部长甘乃光,广东省党部第24次会议推定黎抛廷为筹备中山大学委员。4月13日,在陈树人、陈其缓、郭沫若等30余人参加的第二次筹备会上,讨论并通过了中山大学筹备委员会章程11条,对筹备委员会组成人员分布,筹备委员会任务、制度、开会时间等均作了具体规定。4月加日第三次筹备会议,除报告事项:“(一)本委员会章程,现已呈奉国民政府批准照办。(二)本委员会原定人数姓名”外,从这次会议开始至6月17日的第十次筹备会议,着重逐章逐条讨论并通过了《中山大学规程》。筹备委员会还委托文科学长郭沫若订定了中山大学校歌。

        1926年6月19日,国民政府批准了筹备中山大学委员会名单。筹备委员会由褚民谊、甘乃光、沈宝同、陈树人、陈公博、蒋中正、金曾澄、许祟清、郭沫若、邓植仪、黎国昌、熊锐等40人组成。并特聘委员林伯渠、孙科、陈其缓、蔡元培、昊稚浑、顾孟余、蒋梦麟、张伯菩、于右任等人。政治委员会还批复了广东大学署理校长褚民谊关于改办中山大学的10条提案。7月17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正式宣布将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

        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陆续创办或筹办的中山大学尚有八所之多。主要是:1926年11月,湖北政务委员会决定,将国立武昌大字、商科大学、湖北省立文科大学、商科大学、医科大学合并为国立武昌中山大学。由徐谦、邓演达、戴季陶、顾孟余、周佛海、董必武、郭沫若、李汉俊、章伯钧组成筹备委员会,徐谦为委员长。1927年2月l日正式开学。学校领导实行委员会制,委员长先后为邓寅达、顾孟余,委员徐谦、顾孟余、李汉俊、周佛海、章伯钧「1927年7月巧日,汪精卫发动“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学校工作被迫停顿。同年冬停办。1928年7月,国民政府决定将原国立第二中山大学改名为国立武汉大学。

        国立第三中山大学,1927年6月以筹建中的杭州浙江高等学校(1897年成立的求是书院,1901年更名为浙江大学堂)为基础成立国立第三中山大学。1927年8月,改组前浙江公立工业专门学校为工学院,前浙江公立农业专门学校为劳农学院,校长蒋梦麟。由于当时的南京国民政府实行大学区,故该校设立大学行政处,兼理浙江全省教育行政事宜。在学校校长之下设一秘书处及一评议会,作为学校立法机关。全校设立扩充教育部、普通教育部和高若教育部。扩充教育部面向社会,分设咨询处、讲演所、公共图书馆、劳工学院、劳农学院。普通教育部主管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设立小学、中学两部。高等教育部即校本部,设商学院、工学院、农学院艺术院、医药学院和研究院。1928年4月1日,正式宣布改校名为浙江大学。

        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广州民国日报》1927年碑月之日报边了《国民政府耸备东南中山大学》消息,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决定将东南大学改为东南中山大学,由昊稚晖.顾孟余、郭沫若、经亨颐等为筹备委员。不久因实行大学区改名为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校长为张乃燕。1927年7月9日由东南大学、河海工程大学、上海育才大学、江苏法政大学、江苏医科大学、南京工业专门学校、苏州工业专门学校、上海商业专门学校、南京农校合并于南京。1928年3月中旬改名江苏大学,4月24日再改名为国立中央大学。

        河南中山大学,1927年6月,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开封政治分会,委徐谦、顾孟余等筹办国立中山大学。将原河南农业专门学校和河南法政专门学校与中州大学合并,成立国立开封中山大学,委徐谦为校长。后因国民党中央无款接济,国民党右派进行迫害共产党的清党,扮27年8月将国立改为省立,改名为河南省立中山大学,改张幼山为校长。全校设文、法、理、农四科。1930年秋,张广兴接任校长后,“援大学以地为名之例,呈准易名河南省立河南大学”。

        此外,筹办中山大学的尚有:《广州民国日报》1927年1月7日报道《南昌中山大学不日可以成立》的消息;3月8日报道《筹备江西中山大学》:`江西中山大学业于二月一日由政务委员会委任王恒、傅尔、李为通、吴恺、彭学沛、陈礼江吴有训等七人,为大学委员”。他们于2月9日开第一次委员会议,举王恒为主任委员,并举定国立武昌中山大学教授张有桐任该大学秘书主任。各委员并分头接收省立工、农、医、法四专门学校。第四次委员会议_上,决定将省立四专门学校一律改为大学专门部,待在校学生毕业,再把专门部撤消。从当年暑假起招大学预科生。校址设在南昌东湖边贡院。

        上海《民国日报》1927年6月14日报道了《安徽中山一大学决定筹设》的消息。安徽教育利一长张仲琳上任后多次提议成立安徽中山大学,经政委会和省党邵第二次联席会议通过该提议,成立筹备安徽中山大学委员全,制订筹备大纲12条,以原有省立注政专门、高级中学及其它适宜之专科各校合并,设文学、法学、农学、工学四个学院。8月23日又报道《安徽中山大学招生广告》消息.,共招本科生150名、预科生400名,男女兼招,不限省籍。

        上海《民国日报》1928年2月8日报道《兰州筹办中山大学》消息:“自冯总司令将中山学院改大学后,即由教育厅拟定,将法政专门学校及中山学院合并改组”。并经省政府委员会议决,“委胡民政厅长、杨财政厅长、本省教育会长、省政府第三科肖科长、法专杨校长、中山学院王主任等七人为筹备委员,组织筹备委员会”。3月10日报道了《兰州中大开始招生》消息:“甘省筹各兰州中山大学,业已就绪,现在开始招生”3月30日又报道《兰州中大不日开学》:校长一职,由省政府任命省教育厅长马鹤天暂兼,并于3月1日到校视事。内部组织除原有法专本预科改为大学法律本科及第一部预科外,又新招顶利一班,国文、艺术、体育专修科各一班。4月14日报道了《兰州中大开学纪》:“兰州中山大学于三月二十九日举行开学成立典礼”。

        有关资料提供,尚有一间西安中山大学。

        以上次第成立的中山大学,国民政府大学院为了统一管理大学,公布了《大学组织条例》,决定仿效法国在全国实行大学区。其第1条规定:“全国依现在之省分及特别区,定为若干大学区,以所在省或特别区之名名之。每大学设校长一人,综理区内一切学术与教育行政事项。”44为此,把大学区具体化,就是在各省或区设立一间中山大学,由中山大学校长综理该省或区的一切学术与教育行政事项,所在中山大学校长实际成了该省或区的学术机构与教育机构的最高负责人。率先实行大学区的为广东、湖北、浙江、江苏四省,将国立中山大学改为第一中山大学区——广东;将国立武昌中山大学改为第二中山大学区——湖北;将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改为第三中山大学区一一浙江;将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改为第四中山大学区——江苏。

        以上第二、第三、第四各中山大学区以及河南中山大学,在筹备成立期间及成立后,均与孙中山亲手创办的国立广东大学(国立中山大学),即第一中山大学区均有密切的关系,尤以人事关系为突出。国立武昌中山大学的筹备委员徐谦、戴季陶、顾孟余、周佛海、郭沫若、章伯钧;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校长蒋梦麟;国立第四中山大学校长张乃燕、高等教育部长王星拱,以及该校前身国立东南中山大学筹备委员吴稚晖、顾孟余、郭沫若、经亨颐和筹办开封中山大学的徐谦(河南中山大学)、顾孟余等,均曾在国立广东大学(国立中山大学)以及此时仍在第一中山大学区担任要职。他们中,被聘为国立广东大学筹备员的有顾孟余、蒋梦麟、王星拱吴稚晖;被聘或特聘为国立中山大学筹备委员的有郭沫若、吴稚晖、顾孟余、蒋梦麟,其中郭沫桑爹担任过国立广东大学校务委员、文利学长兼教授;张乃燕、周佛海、章伯钧曾聘为国立广东大学教授,张乃燕为理利委员会委员、工科筹备委员;徐谦曾任国立巾山大学委员兼政治训育部(与委员会平行)主任,戴季陶在国立广东大学正式改名国立中山大学时被任命为校长,改委员制时为委员长,此时仍任第一中山大学校长,经亨颐曾任国立中山大学代校长;国立武昌中山大学所聘教授张资平、陈启修、朱公准、周佛海、韦惠等,均在国立广东大学时聘为教授或讲师(韦意)。蒋梦麟担任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校长职时,还致函广东省国民政府,告知任职情况,《广州民国日报》1927年8月10日报道了《蒋梦麟就国立第三中大校长职》的消息。

        除人事关系外,他们间还进行校际交流。如1927年秋冬之交,第一中山大学收到第三、第四两间中山大学来函,嘱代征求各款植物种子。由于其时长江一带霉雨之患,棉花减产,棉种受害,而两广棉种能抵御霉雨之害,故来函给予帮助。第一中大接函后,“以各大学均负改进中国农业之责任,自宜合作,以收实效”45,即将新从法国寄来的多项种子,如大麦、小麦、燕麦、芹菜、甘蓝、番茄、花椰菜、生菜等百数十种寄去。至所要征集的两广棉种,除由学校农场自行在广东代为征集外,还函寄当时出差到广西的农利教授邓植仪代为征集,及后寄去,同时,又以第三第四中大均有农场设备,分别复函,请互相交换。

        国民政府大学院实行大学区约半年时间,于1928年初在上海作出决定:“将各地中山大学悉易以所在地之名,只留广州第一中山大学,以资纪念总理”同年2月中旬,大学院副院长杨杏佛答记者问时指出:“大学以由山名,原是纪念总理的意思,但纪念并下在名”。然各省纷纷成立中山大学,“不但失却了纪念的意义,而目在国际交际上,尤感不便”,故有上项决议。现所实行大学区制,“系仿效法国,照该制度定义,某大学区之大学,即以该大学区所在地地名名之,是以先在第三中大.本拟改为杭州大学,然名数人以为杭州不能代表浙江一区,主张改为浙江大学,第四中山大学改名江苏大学。”46同年2月15日和16日大学院大学委员会在南京开会,关于大学区大学名称案,议决:“第三中大改名浙江大学,第四中山大学改名江苏大学,均不加国立二字。”47这样,国立第三中山大学正式通令浙江省各县市,宣布该校从1928年4月1日起改名为浙江大学而国立第四中山大学学生,对于将该校改名为江苏大学并去掉国立二字持反对态度,尔次裂文大学院和大学委员会,表明他们的态度。并于1928年4月20日起罢课三天,发表反对改名为江苏大学的宣言。4月.21日,大学委员会开临时会议决定:江苏大学改称中央大学,得冠以国立二字。国犯第二中山大学此时停办,至1928年7月复办时,则根据上述决定精神,改名为国立武汉大学国立第一中山大学则在大学院决定保留以中山这名作为纪念之时,于1928年2月仍正名为国立中山大学。时至今日,中山大学仍为纪念孙中山的唯一以中山命名的大学,为全国重点大学之一而名闻中外。大学院实行大学区制时问很短,随着国民政府将大学院改为教育部,所实行的大学区也随之取消了。

       

        注:

        〔1〕〔4〕〔5〕《孙中山全集》第9卷,中华书局1986年4月版,第433 ~ 434页、590 ~ 591页、452页

        〔2〕〔12〕〔13〕〔14〕〔15〕〔16〕〔17〕〔22〕《孙中山全集》第10卷,中华书局1986年5月版,第255 ~ 256页,253页、260页、287页、369页、442 ~ 443页、319页。

        〔3〕《孙中山全集》第8卷,中华书局1986年5月版,第535 ~ 542页。

        〔6〕《省令取销两校长》。《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2月22日。

        〔7〕《建筑兵房一与筹办大学丸《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3月20日。

        〔8〕《三校合并办法》。《广州民国口报》1924年5月14日.

        〔9〕〔10〕〔29〕《广东文献》第20卷第1期,台北市广东同乡会1980年3月发行、第1 ~ 7页。

        〔11〕《广大经费运动》《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3月8日。

        〔18〕〔19〕《广`大毕业纪盛》,《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6月23日。

        〔20〕《广大招考预生》。《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6月28日。

        〔21〕《广大托各省教厅招生》。《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6月9日

        〔23〕〔30〕〔31〕〔32)〔33〕〔34〕《国立广东大学十三年度权务会议纪事录》,124年铅印,第5页、8页、17页、21页、22页。

        〔24〕《大元帅徒步赴高师》.《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3月25日.

        〔25〕《广东大学敦聘教授》.《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2月19日.

        〔26〕《广大教授之人才主义》。《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7月1日

        〔27〕《成立法科学院》。《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4月11日.

        〔28〕《徐特立之讲演》。《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6月26日.

        〔35〕《孙中山先生演说集》,上海民智书局1925年版,第314 ~ 327页。

        〔36〕《广大今日举行成立典礼》。《广州民国日报》1924年11月11日。

        〔37〕《孙中山昨晨逝世》。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3月13日。

        〔38〕《孙先生将暂厝西山》.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3月17日。

        〔39〕《广东大学辍乐望祭》。上海《民国日报》1925年3月20日.

        〔40〕《第三十八次校务会议纪事录》(1925 ~ 1926年)。秘书处出版部1926年8月20日印行.

        〔41〕《中山大学暂缓成立》.《广州民国日报》1925年10月16日.

        〔42〕《派员查办广东夫学》.《广州民国日报》1925年10月16日.

        〔43〕《陈公博代理广大柱务之措施——四大计划经已次第实现》、《广州民国日报》1926年2月18日.

        〔44〕《大学组织条例》.上海《民国日报》1927年7月13日.

        〔45〕《第一中大与各大学交换种植物》,《广州民国日报》1927年11月1日。

        〔46〕《近日教育上重大问题之答案》.上海《民国日报》1928年2月17日。

        〔47〕《大学院大学委员会议决七要案》.上海《民国日报》1928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