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与实践及其评析

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与实践及其评析

作者:李静波    来源:北京体育大学学报第37卷第8期2014年8月

(中山大学教育学院体育教育系,广东 广州 510275)

 

        摘 要: 从体育教育史的视角,对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及体育实践进行了研究,通过文献方法,挖掘和整理了有关资料。研究认为: 受孙中山、邹鲁等体育思想的影响,国立中山大学明确了体育思想,建立了体育委员会,设立了必修体育课,规范了考试制度,形成了体育传统和特色。学校竞赛成绩突出,许多运动员参加远东运动会、柏林奥运会,创造了中国近代学校体育史、体育史上的许多奇迹和辉煌,体现了体育的教育价值,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有很大的成就和深远影响。

        关键词: 国立中山大学; 体育思想与实践; 体育教育; 体育竞赛; 体育史

       

        国立中山大学是孙中山先生亲手创建、有百年历史的综合性重点大学。1924年,孙中山先生创办了一文一武2所著名学校: 武是黄埔军校,文是国立广东大学(1926年改为国立中山大学),将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广东公立法科大学以及广东公立农业学校等合为一体。孙中山于1924-1925年,十几次亲临国立广东大学,演讲三民主义。国立中山大学也很快成为国民政府办学的楷模,国民政府相继在武汉、南京等地设立第2~第5中山大学,莫斯科也有中山大学,对中国近代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世纪 30年代,国立中山大学设有7个学院,还有研究院招收研究生。学校名师荟萃,鲁迅、郭沫若、冯友兰、傅斯年、郁达夫、赵元任、顾颉刚、周谷城、俞平伯等都曾在中大任教,他们的优秀品德和学术造诣影响着一代代学子。

        民国时期的大学体育研究一直是比较薄弱的领域。经过CNKI论文检索,研究民国时期大学体育课程的论文非常少,现有的文献如吴昊1,蒋钦等2,李晓华等3分别研究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的体育状况。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的教育模式在当时有非常大的影响,其中就包含体育教育,但是由于战乱迁徙等原因,《中山大学史稿(1924-1949)》4等主要校史书籍以及期刊中很少有体育方面的资料。本文采用文献研究方法,研究对象为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活动(1924-1949) ,通过查询图书馆、档案馆20多本有关书籍、史志,100多份《国立中山大学日报》等文献,以及成立于1980年的台湾国立中山大学的相关资料,对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的主要体育思想及重要体育活动进行梳理,探询其教育价值,发扬其体育传统,传承其精神,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 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体育思想的形成

       

        1.1 孙中山的体育思想——“强种保国”、“尚武精神”

        孙中山(1866-1925),广东中山人,1886年在广州博济医学学堂(中山医科大学前身)学习。1894年上书李鸿章遭到拒绝后,孙中山赴檀香山创立“兴中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的主张。1905年在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提出三民主义思想。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

        孙中山先生的思想中,教育和体育占有重要的地位。他认为“教育为神圣事业,人才为立国之本”。他在《上李鸿章书》中称“人能尽其才”为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但是要做到人能尽其才,必须加强人才培养,而人才的培养有赖于教育。孙中山接受了“维新运动”时期所形成的“强兵、强种、强国”的体育思想。他认为: “此剧烈竞争之时代,不知自卫之道,则不适于生存。”体育“于强种保国有莫大之关系”。早期孙中山在东京创立了青山军事学校、东京大森体育会。他还派同盟会会员温靖侯、谢逸桥在广东梅县创办体育学堂,成立松口体育会,通过体育与军事训练培养革命人才。

        中华民国成立后,孙中山大力提倡国民体育,发布《大总统令内务部通饬各省劝禁缠足文》: “欲图国力之坚强,必先图国民体力之发达。”这成为他重要的体育思想与宣言。精武体育会成立10周年时,孙中山为该会题写了“尚武精神”的匾额,并为《精武本纪》作序,在其中提出发展体育,增强民族体质。孙中山的上述体育思想对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产生深远的影响。

        1.2 首任校长邹鲁的体育思想——锻炼体魄,修养人格,增进学问,救国救族

        邹鲁(1885-1954),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和教育家,“兴中会”会员,孙中山革命的追随者。他受命创办国立广东大学,后又重任校长八年,开创了中大的“黄金时代”。邹鲁具有先进的教育思想,是孙中山思想的践行者。他认为,人民身体弱,寿命不长,重大原因就是不重视体育。体育不仅可以锻炼体魄,强健身体,还给学生军事技能,为革命所需,是强国的因素。他举例说: “鉴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美国常备军不过数万,但战事爆发,立刻就可以大量增加,亦由于其国体育普及之故。”5]551932年,邹鲁在学校演讲中说: “体育其实与修养人格,和增进学问,都有密切关系。要知我们想得到高深的学问,最先要有强壮的身体,如果没有强壮的身体,而想求高深的学问,恐怕稍一加功,身子便觉不安,精神便觉疲敝,这样哪里能达到目的呢? 所以要有健全的身体,才有健全的精神。”5]218

        邹鲁倡导体育,认为只有康强壮健,才能救国救族。邹鲁说: “至于体育,我更竭力提倡。”1924年,中大开第1届运动会,邹鲁2次上任后于1933年开第2届运动会,参赛者500多人,打破了4项全省记录以及2项全国记录6。邹鲁欣慰地说:“而近来于运动上各生致力于体育练习者,更渐呈紧张,且有普及化之现象。”5]14他在闭幕会上提出:“对于训练,要从中小学做起,由中小学努力直到大学,使人人康强壮健,那才可以谈到救国救族。”7邹鲁还热心体育事业,担任过华南区大学——港大、南大、中大运动会会长、全省体育协进会委员、广东省体育委员会委员等8

        首任校长的教育思想对一所大学的发展有重要的影响,其后任一般会继承和发展其教育思想。例如,后任校长褚民谊大力支持体育活动。据《广州民国日报》amp;记载,筹备承办广东省第10届运动会,中大于1926年5月20日举行体育演讲大会,褚民谊校长和文科学长郭沫若及各体育专家,“发挥体育意义,颇为透辟”9。校长、著名教授动员全校,推广体育,引领了校园的体育文化方向。

        1.3 学校的体育思想: 健全体魄健全精神能干健全事业

        孙中山的体育思想是站在国家民族的角度提出:“强种保国”、“尚武精神”、“欲图国力之坚强,必先图国民体力之发达”。邹鲁作为首任校长、教育家、孙中山思想的践行者,提出具有教育思想中的体育观,对学校形成体育思想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体现在《国立中山大学现状》的章程中“学生管理与训练——体魄锻炼”部分: 有健全体魄有健全精神然后能干健全事业。国难日亟,学生为社会中坚更不能不有健全体魄,熟习军事,以为将来效命疆场之准备。体育军训2方面,积极提倡,并能锻炼体魄,宜注重于普通化,因定立各级学生体育标准,及大学本科生毕业体育考试标准严厉执行,非达到标准不能毕业,以期个生对于体育一科均有相当训练,体魄自渐增强10]62

        可见,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深受孙中山尚武精神的影响,校长邹鲁进一步践行了孙中山的体育思想,学校在上述基础上确立了“健全体魄健全精神能干健全事业”的体育思想,实施“严格锻炼,健全体魄,熟悉军事,效命疆场”,适应了当时中国社会的发展需要。

       

2 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实践

       

        由于国立中山大学明确了体育思想,有力地指导和推动了学校体育实践活动。

        2.1 设立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机构——体育委员会、体育部

        为了贯彻学校的体育思想,必须设立学校体育领导机构、学校体育部门,统筹全校体育工作。1924年起,中山大学的体育部始终在学校的部门序列。体育部、童子军、军事教育部由校长直接管辖;1927年,中山大学的体育股和兵操股属于校长管的军事训练委员会的军事训练部; 1932-1934年,中山大学设教务会议,由教务长、各学院院长、各学系主任及各部、馆(体育部、军事训练部等) 组织,以教务长为主席。体育部工作人员,一般有指导员3人、干事3人、书记1人外,增设中学体育部在本部之下,实施体育方案10]63

        中山大学于民国17年成立体育委员会,领导学校的体育工作,还出版《体育季刊》,规定每年10月10日为“中大体育日”,开展学校体育活动,郭颂棠长期担任体育部主任。学校培养了马元巨、黄英杰、黄纪良、钟连基、赵秉衡、丘广燮、李福中、叶隐森、龙荣式及李媛芬、赵云珊等一批优秀运动员。

        2.2 建立严格的体育课及考试制度

        体育课是落实学校体育思想推进学校体育工作的中心环节。国立中山大学非常重视体育课教学,建立了严格的课程制度,以达到锻炼学生体魄的目的。据《广东省志-体育志》介绍: 清光绪29年(1903年) 清政府颁布《奏定学堂章程》,规定各级各类学校均设体操科(即体育课) ,高等学校每周3学时。体操科教学内容分为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即军事体育) ,两广大学堂(中山大学的前身) 除了教授兵操外,还有哑铃、棍棒、武术、竞走、跳高、跳远等内容。中山大学规定1~4年级体育科均为必修科目,但不计学分。多数高校体育科教学内容以田径为主,还有球类(篮球、足球、排球、网球)、器械、武术、游泳等[11]92-93

        《中山大学法规集——课程及成绩计算》第30条[12]6-7规定:各学科学生修满规定之学业毕业考试后必须经下列3种考试及各方得领受学士证书:

        1) 三民主义考试;2) 国学考试; 3) 体育考试。

        学校建立了严格的“体育考试内容及标准”(表1) 。《国立中山大学法规集》规定“学生毕业考试体育规则及标准”12]214-215: 本校学生体育考试,须亲到体育部报名,选择开列各项运动的2项,请体育部派专员训练,然后进行考试。

        男子: 游泳、田赛、径赛 。 类3类中任选2类,每类选1 项。

        女子: 游泳、径赛、射箭 。 类3类中任选2类,每类选 1项。

        表 ! 国立中山大学本科生毕业体育考试标准

田径(男生)

标准

田径(女生)

标准

游泳(或射箭)

标准

1掷铁球(12磅)

7m

1掷铁球[10]68

4.50m

1男生游泳

50yd(45.72m)

2掷铁饼

14m

2跳远

3m

2女生游泳

30yd(27.73m)

3标枪

20m

3掷垒球

18m

3 10寸靶,距100尺

射5次中1次

4三级跳

8m

4 50m

9s

(注:没设游泳时期,用射箭替代)

 

5撑杆跳高

2m

5 100m

16s

 

 

6高跳

1.1m

6 200m

38s

 

 

7跳远

4m

 

 

 

 

1 100m

13s

 

 

 

 

2 200m

30s

 

 

 

 

3 400m

1min25s

 

 

 

 

4 800m

3min40s

 

 

 

 

5 1500m

7min

 

 

 

 

6 10000m

60min

 

 

 

 

7高栏

20s

 

 

 

 

8低栏

35s

 

 

 

 

这些民国时期大学体育课及考试的资料尤为珍贵。看考试标准,如100m等,可以证明当时的学生体育素质、体育教学水平比较高。同时,学生可以选择考试项目,考虑了伤病学生,考试制度即严格又人性化,特殊情况可以申请免试体育:1) 校体育选手; 2) 有病者经附属第一医院证明并奉校长批准者。

        2.3 兴建大量的体育场地

        为落实学校的教育目标、体育思想,须兴建大量的体育场地,供学校体育活动之用。据《国立中山大学现状》记载,国立中山大学以优良的体育场地闻名,举办了许多次大型运动会。其中,1935年的石牌新校区兴建有篮球场4片,排球场2片,绒球厂8所,器械厂,临时游泳池,田径场,健身房,体育馆,游泳池,足球场,射击场1063

        2.4 承办体育竞赛,服务社会,推广体育

        为促进学校体育,中山大学体育部组建了篮球、排球、足球、田径、乒乓球、网球、水球、游泳等项目的运动队。学校体育赛事频繁,至1937 年共举办了5届全校运动会,还有年度乒乓球赛、网球赛等赛事,院系、年级、班级之间、学校与外校之间也经常组织体育比赛。中山大学还举办体育训练班,如田径、国术、篮球、排球、水球班等,培养骨干,推广体育。

        民国时期,国立中山大学承办了许多大型比赛。广州市运动会、广东省运动会的会长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孙中山、汪精卫、李济深等都曾担任运动会的会长。广州市志——体育卫生志记载,广州市学校运动会,从1926-1927年共举行了8届,中山大学以其社会影响、优良的体育基础,作为东道主多次承办了广州市学校运动会,为推动广州体育活动做出了贡献13

        《广东省志——体育志》记载11]643,广东省运动会从1906-1947年,共举行了15届。1921年,第8届运动会,孙中山任名誉会长、汪精卫任会长。4月16日足球决赛,盛况空前,岭南大学队对香港南华会队,名誉会长孙中山莅临北较场观战,并向蝉联冠军的南华队队长梁玉堂颁发奖杯。中山大学承办了9届、10届、11届广东省运动会,会长分别是邹鲁、汪精卫、李济深(表2) 、

        表2 国立中山大学承办的广东省运动会

届次

时间

地点

会长

比赛项目

参赛人数

第9届

1925年

广东大学

邹鲁

田径,球类,游泳武术

 

第10届

1926年

中山大学

汪精卫

田径,球类

1000

第11届

1928年

中山大学

李济深

田径,球类

2400

        2.5 参加体育竞赛,名扬海内外

        国立中山大学的竞技运动水平在广东高校、广东省运动会排在前列。广东省体育志记载,1931-1934年,华南区4大学联合运动会(香港大学、岭南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举行4届,中山大学获得第3届总成绩第1[11]93又如第12届广东省运动会,中山大学获得男子团体第3(排球冠军) ,女子团体亚军(篮球、排球冠军) ,田径女子团体亚军11]643

        参加远东运动会和1936年柏林奥运会。国立中山大学的赵秉衡、黄英杰曾参加远东运动会的田径比赛,黄纪良参加了足球比赛。黄英杰曾是中国的跨栏王14。1936年柏林奥运会,中山大学的学生黄英杰(农学系学生) 、黄记良(英文系学生) 参加了田径、足球比赛。中大体育部主任郭颂棠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成员,考察了柏林奥运会10]810。同时,中山大学校长邹鲁正在出席德国海德堡大学550周年纪念会,亲临比赛现场,留下了观战柏林奥运会的历史照片15

        2.6 坚持体育,服务抗战,创办体育系,培养华南体育人才

        广东省志——体育志记载,抗战期间,中大迁往云南澄江县,在当地建体育场地,开展体育活动。1940年8月,中山大学迁回粤北坪石地区。1943年12月25-30日,在韶关举行粤北运动大会,中大等单位近千人参加,设田径、篮球、排球、足球、拔河、武术等项目。国民政府通过体育鼓舞人们抗战的士气11]93

        1945年,国立中山大学师范学院创办体育系。首任体育系主任是著名学者王学政,他出版的著作《体育原理》、主编的《健与力》体育杂志,有很大的影响。1947年,著名学者袁浚当体育系主任。体育系的许多学生后来成为华南和国家体育的骨干。如广东省前体委主任魏振兰、副主任曾昭胜,前国家女子篮球队队长李丹,队员彭家颐等。新中国第一代国家中长跑冠军梁田(钿) ,1945年入读体育系,1950年后进入国家田径队,后任国家队教练。1951年,体育系随师范学院调整到华南师范学院。

       

3 国立中山大学体育思想与实践评析

       

        20世纪初期,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面临“内忧外患”的困境。为改变中国落后的现状,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爱国志士主张:“鼓民力、开民智、兴民德”,“强兵、强种、强国”,试图通过学习西方的军事、教育、体育等措施来振兴中华。当时,广州是中国近代革命的发源地,凝聚了大批中国社会的精英,孙中山创立黄埔军校、国立中山大学等教育机构,对中国近代的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国立中山大学也不负众望,快速成为国民政府办学的楷模,引领了教育潮流,其中也包括了体育教育,且成果显著,影响深远。

        体育思想,引领时代潮流。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深受孙中山“强种保国”、“尚武精神”的影响,提出了“健全体魄健全精神能干健全事业”的体育思想。同一个时期,青年毛泽东在著名的《体育之研究》中也提出了相同的思想:“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这种思想继承了欧洲思想家的精髓,又与当前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有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教育意义。

        学校体育制度,保障了政策的实施。制度具有长期性、稳定性、约束力的特点,不会瞬间变化。如建立体育委员会、体育部,设立体育课及考试制度,课余体育活动制度等等,确保了学校体育工作的顺利开展。甚至今天,这些体育制度仍然被我们继承,是我们学校体育工作的法宝。

        体育传统和特色,保持了旺盛的生命力。首先,校长重视体育的传统,调动了学校资源,是学校体育工作的关键之一。其次,学校重视体育教学,严格考试。如100m跑等考试标准,令今天的许多大学生也为之汗颜。再次,形成了传统项目。如田径、足球、排球等,成为学校体育突出的特色与亮点,许多项目在今天的中山大学仍然是优势项目,有很强的生命力。

        重要人物和事件,成为“有血有肉”的体育历史。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实践与许多重要人物与事件密切相关,如孙中山、邹鲁、黄英杰、黄纪良等,中大学生参加远东运动会和柏林奥运会等等,这些已经成为学校辉煌的体育历史和厚重的人文精神,有重要的教育价值。

        国立中山大学经历了曾经的辉煌、国难战乱、流离迁徙、新旧思想的碰撞,体育教育始终是学校教育的主干之一,其体育思想和实践活动有很大的成就,体现了名校特色的体育精神和教育价值,为民国时期的学校体育、竞技体育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其成功经验对当今的学校体育工作也有借鉴意义。

       

4 结 语

       

        历史是一面镜子,让人们学习、总结和借鉴。如今,我们的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学校体育也面临应试教育的挤压,以及面对学生体质下降的现实。一些学校体育工作的落后与尚武精神缺失、领导不重视、体育委员会缺位、传统丧失、制度不完善等等有很大的关系。国立中山大学的体育思想、体育制度、体育传统等等给我们留下来丰厚的体育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传承百年大学优秀的体育文化,有助于我们开创学校体育的新局面!

        ——————————————

        投稿日期:2014-05-12

        基金项目:2013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百年大学体育文化传承与发展”(13ATY001) 子课题。

        作者简介: 李静波,副教授,硕士,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体育教育与管理研究"

       

        参考文献:

        [1]吴昊.京师大学堂体育课程设置及其思想源流[J]. 体育文化导刊,2011(3)130-132.

        [2]蒋钦,李宁 . 北京大学与清华大学早期体育发展的历史比较[J]. 沈阳体育学院学报,2012,31(2)25-30.

        [3]李晓华,贾学明,周山彦 . 西南联大体育考[J]. 体育文化导刊,2010(3)122-126.

        [4]黄义祥编著 . 中山大学史稿(1924-1949)[M]. 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1999:5.

        [5]程焕文编 . 邹鲁校长治校文集[M]. 广州: 中山大学出版社,2004:55,218,14.

        [6]本校第二次运动大会成绩与全省全国比较[N]. 国立中山大学日报,1933-02-11:2,4.

        [7]本校第二次运动大会颁奖礼[N]. 国立中山大学日报,1933-02-23:2-3.

        [8]国立中山大学日报[N]. 1932-03-1933-01.

        [9]广大开体育演讲大会[N]. 广州民国日报,1926-05-21.

        [10]国立中山大学 . 国立中山大学现状[M]. 广州: 中山大学出版部,1935:62-63,68.

        [11]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 . 广东省志——体育志[M]. 广 州: 广 东 人 民 出 版 社,2001:92-93,643,810.

        [12]国立中山大学. 国立中山大学法规集[M]. 广州: 总办公厅编印,1937:6-7,214-215.

        [13]广州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 广州市志——体育卫生志[M]. 广州: 广州出版社,1997:136.

        [14]李静波,苏斌. 从黄英杰到刘翔,奥运会的 68年跨越[J]. 田径,2005(4):55.

        [15]林子雄. 邹鲁与中大[N]. 羊城晚报,2012-06-09:B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