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陈焕镛

        陈焕镛(1890-1971),  广东新会人。1919年在美国哈佛大学森林学系获得硕士学位。1920年任金陵大学农学院森林学系教授,1921年受聘国立东南大学教授,1927年受聘国立中山大学,历任理学院植物学系教授、农学院林学系教授、生物学系主任、理学院院长。其间创办植物研究所。1954年,中国科学院接收中山大学植物研究所和广西大学经济植物研究所,分别改名为华南植物研究所和华南植物研究所广西分所,任命陈焕镛为华南植物研究所所长兼广西分所所长。陈焕镛于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

        陈焕镛是中国近代植物分类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对华南植物区系有精湛的研究,在此基础上,对中国樟科、壳斗科、绣球花科、苦苣苔科、桦木科和胡桃科等的分类有深厚的造诣和开创性见解。发现的植物新种达百种以上,新属10个以上,其中银杉属和观光木属的发现,在植物分类学和地史研究上有重大的科学意义。

        陈焕镛是中国植物调查采集的创始人之一。早在1919年,他就赴海南岛五指山区采集,成为登上祖国南部岛屿采集标本的第一位植物学家。20世纪20年代,他到湖北、广东、香港、广西、贵州等地采集标本,同时还与英、美、德、法等多个国家的学者和标本馆建立标本交换关系,因此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标本。1928年他在中山大学植物研究室创建了中国南方第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植物标本馆。

        陈焕镛不但是中国植物分类学的先驱和权威,在国际学术界也享有很高的声望。1930年,陈焕镛作为中国植物学家代表团团长,出席在英国剑桥大学召开的第五届国际植物学会议,并代表中国植物学家向大会致贺词。在这次会议上,他作了题为《中国近十年来植物学科学发展概况》的专题报告,内容述及中国植物学的发展以及从事教学与科研的中国学者的奋斗及开拓精神,得到与会者的重视,因而大会将中国植物研究列为重要议题之一,且为中国在国际植物命名法规审查委员会中争得两席,会上他和胡先骕被选为该委员会委员,成为中国加入国际植物学会及成为命名法规委员会成员国的开端。1935年陈焕镛应邀出席在荷兰召开的第六届国际植物学会大会,被选为国际植物学会分类组执行委员会委员和植物命名法规小组副主席。

        陈焕镛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1971年1月18日,在广州沙河人民医院病逝①。

        陈焕镛来到中山大学后,先后分别在生物学系和林学系任教,在生物学系的任教分三个阶段,1928-1930,1938-1939(虽受聘,但不久广州即失陷,遂滞留香港),1947-1954。因此张宏达读书时,并未受过陈焕镛的亲炙。1938年,陈焕镛任理学院院长期间,转移生物系标本,并把生物系的房舍让给农学院,因为不理解这种做法,年轻气盛的张宏达还和陈焕镛发生过争执。但自从来到植物研究所工作后,张宏达就一直把陈焕镛看成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老师。因为在中山大学植物研究所工作的时期,是张宏达确定学术发展方向的时期,也是他植物分类学研究的奠基时期,正是因为有了陈焕镛的指点,他才能在学术上迅速有所建树。

        ①陈焕镛小传主要参考冯双:《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学系)编年史1924-2007》。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7年6月。

李剑,张晓红著,此生情怀寄树草:张宏达传,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05,第6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