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金庸:趣谈大学与人生

趣谈大学与人生

金  庸

(2003年11月18日)

        编者按:2003年11月18日下午,查良镛先生聘为中山大学名誉教授。在受聘仪式作学术报告后,接受了中大校报等媒体的采访。以下是金庸先生、中大学生谈大学与人生。

最适合做大学老师的大侠是风清扬

        中大学生:您在很多场合都提到自己的作品非常接近于岭南文化,岭南文化有一种务实的特质,是很大众的、通俗化的、易于接近的文化,那么深受岭南文化影响的中大和您熟悉的浙大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吗?

        金庸:浙大和中大都是一流的大学,尽管地理位置相距比较远。它们代表着浙东文化和岭南文化,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共通之处,就是“务实”。浙大的前身就是求是书院。这两所大学都强调学以致用,相应地对超前的理论不是很有兴趣。同时它们都注重培养学生的人品,无论人文科学,还是理工类基础自然科学,都教育学生实实在在地做学问,实实在在地回馈社会。邓小平讲过要用实践来检验真理。哲学家、理论家的理论是一种很好的资源,但是我们要务实,要将理论和生活、事业结合起来。浙大学派和岭南学派都不是单单讲抽象的理论,讲的是容易为人民大众所接受的。

        中大学生:现在大学里有些人认为,学自然科学有用,学理工科有用,学历史,学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实用价值呢?您对学习古典文学的同学有什么期望呢?

        金庸:中国现在发展科技,好像觉得学校在重视理工科,而不是人文科。但是一个大学最基本的要素之一就是人文科学,理想的构成应该是自然科学和社会、人文科学并重。如果只重视“自然学科”,只培养这方面的人才,没有高尚的人文思想的指导,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越来越技术化了,我们的国家就会成为一个机械化的国家,缺乏上进的基础和空间。哲学可以提高一个人的思想,文学可以带给人美的视点,提高人的思想境界,陶冶性情,如果人类只重视技术而忽视情操,我想,这与动物又有什么区别?

        中大学生:您年轻的时候第一选择是从政做外交官,后来您做了报人和小说家,而且都很成功,但是您又说自己最大的心愿是做一名学者。对社会的影响来说,也许学者的作用并不见得比政治家起的作用大。

        金庸:做学问是因为好奇,同时做学问是自己得益的,可以有快乐的。我现在最遗憾的是年轻时候把精力都投到办报、写小说上了,没时间做学问;现在年龄大了才开始静下心做学问,但是学问做得还不够好。这里我还要澄清一件事,当年第一选择做外交官是希望可以游历天下,对外交本身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外交无小事,外交官是最不自由的公务员,外交官是一句话都不能讲错的,一犯错误全世界都会知道。我这个人,如果行为受到拘束是会很痛苦的。而当学者,做学问,学无止境,我希望可以做一些研究中国文学和历史的工作,并一直都追求下去,这是有很大的乐趣的。

        中大学生:在浙大的时候,您一直称自己是学生们的大师兄,就像令狐冲一样,您说自己在学问上还不够资格做老师。那么在您的14部武侠小说中,您觉得哪位大侠最适合做大学老师?

        金庸(笑):《笑傲江湖》中的风清扬。

        【由于时间关系,金庸先生没能就此回答做出解释。大概是因为风清扬自身学问好(武功强),人品好,而且有灵活的教学方法(教会令狐冲独孤九剑),这种开放式的教学跟现在的大学教育很相符。】

中山先生是一位大侠士

        中大学生:您在刚才的演讲中提到一种侠士精神,那么对现在的年轻学生来说,可以从“侠”之中吸取什么样的精神?对年轻人的成长来说,最为关键的是什么?

        金庸:广东人有很好的性格,有热情,想干就干。(20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时候,保卫上海的十九路军中有很大部分是广东兵,他们都有一种力求正义的精神,这也是一种现代的侠义精神。有些读者,可能从我的作品中得到一些心理暗示或幻想,希望能遇上特别的际遇,遇到“侠客”,这种幻想不怎么健康;我倒希望读者能从我书中受到启发,影响自己成为“侠客”,去帮助别人,坚持社会正义,见义勇为。而年轻人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学做学问,才能武装自己。其次是学做人。做人很简单,就是要做正直、坦荡的人。一个人要做好人莫做坏人,切不可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害人。

        中大学生:您自称算是陈寅恪先生的私塾弟子,那么陈先生倡导的人文精神跟您一直提倡的侠士精神有什么共通之处呢?

        金庸:陈寅恪先生一直是我敬仰的前辈。他提倡的人文精神包括提高人的内心,要求人明辨是非,坚持正义的一面,我觉得这些和我所倡导的侠士精神是有相通之处的。昔日中山先生闹革命,靠的也是这种坚持正义的精神,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孙中山先生也是一位锄强扶弱的大侠。

        中大学生:中大有许多人喜欢您的作品,也有人将令狐冲、郭靖等当作自己的偶像。我们中大的学生也一直是以发扬孙中山先生的精神为己任的,那么,您对中大现在的学生有什么期望呢?

        金庸:不但是对中大学生有这个期望,而且对所有的读者都有这个期望。武侠小说的读者一般会有一种幻想,一旦自身受到委屈、受到欺负,就幻想能有侠客来帮他鸣不平。我希望,读者应该想象自己就是一个侠客,一个好人,一个有本事的人。希望中大的学生能多一些正气,面对社会上的恶,能挺身而出,这样精神才会更高尚,人品才会更好。心中多一点侠义精神,人自然就会少一些邪气,多一些正气。我希望我的武侠小说能传达这样一种信息——做好人,行正义。

        中大学生:您的小说既是武侠小说也是爱情小说,在您的笔下有着许许多多荡气回肠的爱情,如果要您作出选择,您最想祝福的是哪一对?

        金庸:我想祝福自己能取而代之!(笑)真挚的爱情,无论怎样,都应该赢得世人的祝福。郭靖到桃花岛求婚,黄药师出了三道考题,我写的这个情节就是脱胎于中国传统小说的,中国民间有很多这样三难新郎的传说故事。说欣赏的话,郭靖和黄蓉应该是非常理想的一对,黄蓉聪明,处处有力地帮助、支持丈夫;郭靖虽然傻,但是勇敢伟大,为国家作贡献。

        中大学生:最近有大学生为情所困跳楼自杀的消息,说是仿效小说中的爱情故事,您对年轻学生们有什么忠告?

        金庸:我感到非常的痛心和惋惜。我想奉劝所有读者,尤其是青少年,小说中男女主人公的殉情,是文学创作上的一种渲染,是对他们看重爱情的肯定,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殉情。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是另一回事。学生应积极地面对人生和爱情,不要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

        中大学生:在您创作的十四部武侠小说中,您最喜爱的小说人物是谁?

        金庸:段誉。他有一种隐忍的精神,无论别人怎么打骂都不介意,还是一样热心助人。令狐冲我也很喜欢,淡薄名利,乐观,追求自由的个性。

        中大学生:古龙先生笔下的主人公性格都比较孤独、寂寞,带有浓厚的悲观主义色彩,而您的小说人物往往比较积极向上,生活乐观,这是否与您的性格有关系?

        金庸:基本上,我的生活一直比较顺意;家人都对我很好,生活也很开心,因此为人比较乐观,这种情绪自然也反映在作品中。古龙先生在生活中比较愤世嫉俗,比较较真。我很遗感他的英年早逝。

        中大学生:查先生,在您的小说各位主人公中,早期的陈家洛出身贵胄之家;而写到韦小宝时,他是一个在妓院长大的小无赖,他们的出身有着很大的变化,这是否归结于随着您的人生阅历不断丰富,您对“侠”的理解也有所不同?

        金庸:在我的作品中,陈家洛出身高贵之家,而韦小宝比较寒微,这种变化主要是因为我想赋予读者新的想像力。再比如郭靖和令狐冲都是当世大侠,但是令狐冲的经历与郭靖大相径庭,这也是因为小说创作中力求主人公的不重复。我的小说中的主人公大部分是孤儿,像我笔下的郭靖、令狐冲,既是孤儿,生活又非常艰难,但他们都能最终成材。现代人要考试、升职,难免总会遇到困难,我希望读者也从中受到启发,只要刻苦努力,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做人要光明磊落。办报要明察秋毫

        中大学生:在您的小说中有明教,您的报纸又叫明报,请问这两者之间有关联吗?

        金庸:(笑)明教是在先的,而且史实中也真有明教,明报在后,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关联。将报纸定名为明报,意思是做人要光明磊落,办报要明察秋毫。

        中大学生:查先生,您是一位非常资深的报人,您能否“教几招”给我们,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一张报纸怎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金庸:公信力!无论怎样的报纸都必须具有自己的公信力,只有这张报纸说的话、报道的文章能使人信服,它才能拥有长盛不衰的魅力,比如《大公报》就从来不讲假话。我看现在有些报纸以为报纸只要好看,甚至不惜制造假新闻来取悦部分读者,单纯追求短期的销售量和轰动的效应。但是,长远来看,这种做法实在是与拿石头砸自己的饭碗无异。经营一份报纸,要有长远的目光,要说真话,建立信用,不言则已,言必由衷,品牌才可以持久,才最具竞争力。一个政府,一个媒体,乃至做人,都是“无信不立”,建立起公信力后才能“常青”。办报和做人都一样,要讲真话,要做好人,就算坚持讲真话很难,但是一定不要说假话,不做坏人,不去害人。

        中大学生:您对内地传媒有什么建议?

        金庸:靠得住。【三字箴言强调的还是公信力。办报如是,做人亦如是。】

(本报记者  许冬妮  苏丹洁  黄晓新,

原载《中山大学校报》2003年11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