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冯乃超:在中山大学员生欢迎会上的讲话

在中山大学员生欢迎会上的讲话

冯乃超

(1951年2月)

各位先生、各位同学:

        首先,我谨向校委会委员、全体老师和所有坚持工作岗位的同志们致敬!

        在国民党反动派压迫之下,你们曾经为保护中大而斗争;解放后,又在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摧残的破碎局面之下着手改革中大,这两件事都是需要很大努力的。我到这里来,看到中大有着很大的进步,这就是诸位努力的功绩!

        这次中央派我来协助许校长主持中大,我感觉到非常荣幸。许校长的名字和广东教育是分不开的,和中山大学也联结在一起;我们难道能够忍耐把叛变中山先生的人,如邹鲁、戴季陶、朱家骅等反动败类的名字,和纪念中山先生的大学连结在一起么?许校长是老教育家,和中大有过两度的关系,虽然为历史条件所限制,但有过一定的贡献。把许校长的名字和中大联系起来,倒是很适当的。这就是我们对许校长的评价。因此,许校长今天回来中大,是值得高兴的事。

        我个人对高等教育没有什么经验。廿多年前虽曾办过大学,但那是屡办屡被封闭的失败经验,办正规大学特别在解放之后来办大学更是没有经验的。希望各位能够帮助我,在许校长的领导下,使我很快地熟习这个新的工作。当我受命之初,北京有朋友告诉我说:“中大的规模很大,有着很多的校产,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我初步了解,中大的物质条件并不如北京朋友所说的那么好。从今天的条件看来,校舍的庞大变成了负担,校产(主要是土地)确实不少,但尚未能发挥作用,至于教职员宿舍则实在太差了,同事们的生活虽不像伪金圆券时期那样穷困,基本上是安定的,但由于广州物价比别处高,生活还是清苦的。

        解放以来,校委会做了不少的事,是有成绩的,这应该肯定。但还要在现有的基础上提高一步,因此,要肯定和坚持我们的好经验,同时,改正一些工作上的缺点,使中大一年比一年办得更好。

        我们把中大和国内其他大学比较起来,觉得有些条件虽不如人家,可是有些条件我们是较人家好的。

        离开北京时李四光先生说“中大‘有化外’之感”,那就是说中大在中国学术界还没有一定的地位。这位学术界老前辈的话是语重心长的,那就是希望中大向加强学术研究方面多加努力。这句话并未否定中大一些教授的成就,我把这句话转告大家,希望我们今后努力加强中大的学术研究工作。

        中大是一所有了相当规模的大学,但经过多次的损失与破坏,我们在今天要将所有的建设和设备都充实起来是有困难的。今天的国家财政预算是根据实际情况而定的。残匪还未肃清,帝国主义的威胁还未解除,战争状况还存在着,帝国主义存在一天,战争的威胁就存在一天,因此,国防建设就放在国家建设事业上的第一位,对文教事业的注重就比较少些,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但我们坚信今后一年会比一年好。像去年一年全国的财经就有了初步的好转,今年生产会更有进步。只要国家财经好转,文教事业方面也就必定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这是中国的基本情况。在这一情况之下,中大也必然会一天天进步的!

        有些同事对换了校长这件事,表示很大的希望,我倒希望不要希望过高,不然就会失望。因为希望的背后有倚懒的心理,一两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把希望寄托于一二人身上是不好的,事情是要大家干的,群策群力,中大就办得好。吴有训先生对我临别赠言是“团结”二个字,他曾经办过大学,又当过华东教育部部长,这是经验之谈。我们应该加强团结,搬去妨碍团结的障碍,我们的事情就会做得好。

        我们是有困难的,有不少的困难。我们应该把这些困难情况和问题,正确地和具体的向中央文委、教育部、中南区教育部和省方反映,是很需要的,好让他们作决定时有所参考和依据,他们了解我们越清楚,帮助我们就会更实际。同时经费既有一定限制,我们的工作就要在可能范围内,多想办法,自力更生。例如清华大学航空系的建系工作,是用自己的力量搞起来的,标本模型图表都是自己动手解决的。所以自力更生的办法是值得倡导的。美帝国主义已宣布禁运物资到新中国,我们就自己动手来做,多动脑筋,多想办法,一定能够搞得好的。

        我到这里来还不够一个星期,又值放假,和大家见面的机会很少。今天得到这样的好机会,可以大家交换意见。希望各位指教,多给我一分力量。

(原载《人民中大》,1951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