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冯友兰:在国立中山大学总理纪念周暨研究院第三届大学第十三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说

在国立中山大学总理纪念周暨研究院第三届大学第十三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说

冯友兰

(1939年8月21日)

各位先生,各位同学:

        兄弟因担任毕业考试的校外委员的机会,今天得参加贵校的联合纪念周暨研究院第三届大学第十三届毕业典礼,实在觉得荣幸。

        刚才介绍的人说我是来宾,我觉得这个“来宾”的名词加在我身上有点不十分妥当,我十五年前曾当过广东大学——中山大学的前身——文学院哲学系的教授,所以当我是“来宾”总不十分妥当。

        十五年前我离开中大时,我曾这样说过:“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看看中山大学的”。现在总不算失望了,但是想不到重回中大时不在广州,也不在石牌,而却在云南澄江县。

        说到此处,我想到现在的时局,正与十五年前我在广东大学时相彷佛。现在的时局,可说是十分艰危。但比较起来,其时时局的危机,亦不下于今日。当我接到广东大学的聘书时,我正在开封。当时孙中山先生适在北平逝世,广东的情形非常混乱,南方革命政府正陷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而在外交方面则因沙基惨案发生封锁香港的风潮,广东在英国势力范围之下,而竟敢和英国作对,所以当时一般人对革命政府的前途都极感悲观。我接到聘书时,因不甚明白广州情形,对于行止问题,颇为踌躇。适遇于右任先生,我便向他询问广东情形,他说:“不必问情形为何,只要问你自己愿不愿意去。倘若大家能努力工作,不好的局面也会变好的”。我当时极为感动,遂决定应聘。因香港受封锁,乃乘招商局轮船直航广州。以后革命政府因工作人员之努力,局面日益好转。迨我离粤赴北平之后,革命军长驱北伐,下武萍,克南京,不二年而直抵北平,谁也料不到有这样神速的成功。又当革命军攻打惠州时,一般人都以为难以成功,因历史上从未有以力克惠州者。但三天之内,竟陷惠城。其成功之速,亦为世人意料所不及。回想起来,更觉于右任先生所说“不必问情形……倘若大家努力工作,不好的局面也会变好”的话之真确。

        今日的局势正与十五年前一样。不错,日本军阀的力量比当时军阀的力量更大,但要晓得,现在我们国民政府的力量也比当时更大,所以问起中国前途,悲观还是乐观,我以为不必这样问。只要问自己能否努力去干,这是只能问自己,不能问别人的。中国有两句古语“不问收获,只问耕耘”。农夫是不问明年有无收获才去下种耕耘的,只有努力去耕种,而收获自然会到来。我觉得这两句话和于先生的话均极有至理。今当各位毕业同学离校之时,我愿以这几句话赠送给各位:只要大家努力去干,最近的将来终有一天可回广州去的。完了。

(国立中山大学档案,1939年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