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邹鲁:团体生活——民国二十四年度对新生第六次训词

团体生活

——民国二十四年度对新生第六次训词

邹  鲁

(1935年9月16日)

        个人不能离群索居,即是不能离开了社会而独自存在,于是产生出所谓团体生活。团体生活是社会生活最真实而重要的一部。因为人类的生活是互相关联,互相维系的,无论在精神能力的发展上或是生活道德的修养上,个人惟有常常浸润团体生活中,才能得到真实的教养机会。所以良好的团体生活,影响个人生活的全部是很重要的。各位在求学时代,学校是你们的团体,学校生活,就是你们的团体生活。但我们要明白,无论是什么一种团体,必须具有其先决的条件,就是自己内部要先有组织,先有纪律,然后才会发生效能,然后才有办法。学校的生活,学校的团体,当然也是一样。但一说到纪律,我们便要联想到所谓自由。因为纪律和自由,表面上似乎是冲突的,同时自由是为人人之所渴望,但要得自由,我们先得明了自由的范围和意义。总理说: “惟有团体才有自由,个人是没有自由的。大家要去争国家的自由,民族的自由,不能去争各个人自己的自由。”因为在一个团体里面,个人只顾争取自己个人的自由,漫无约束,则整个团体的自由,必然要因之减少。个人只图私利,则团体的利益必将瓦解,这是很显明的,盖行动的范围上和利益上,分子与团体有互相消长的关系,为了团体的健全和发展起见,对于个人的自由,是应有一定的范围,应有所约束,为团体的利益而努力的。把个人与团体的关系讲得最透彻的,是下面所讲的两种学说:一是“社会有机体说”,一是“社会连带主义”。社会有机体说以斯宾塞为代表,他把社会看作是有生命的机体,而不是抽象的结构,社会的统治机关,就好比是有机体的神经系统,实业组织之类,就好比是营养系统,交通机关就好比是循环系统……个人与个人的关系,比之有机体内的细胞与细胞的关系,所以他以为社会的意义,第一,社会是包含种类不同的各部分的一个活动的机体,例如学校是由于行政人员,教员和学生组织而成的,而彼此间的关系是一种有机体的关系,即前次所说的是“三位一体”的意思。第二,构成社会的分子是互相倚赖,互相辅助的,即是各个团体分子的健全,就是整个团体的健全,一个构成机体的分子不好,必然要影响到其他的不好,再把学校来做例子,譬如要一间学校办理得好,一定要具备下面三个条件,第一是要学生努力的求学,第二是教员尽职的教课,第三是行政人员努力的工作。三者缺一,必影响其他,一部分的不健全,能使整个团体毫无生气,在行政人员方面,如果管理不善,应付不周则必使秩序混乱,工作停顿,在教授方面若是教导无方,必使学生荒废学业,在学生方面如果不努力求学,根本是失掉求学的意义,惟有精明的行政人员和博学的教授也无能为力,整个学校也必陷于奄奄一息的状态。至于社会主义连带说,则是以社会系由有协力的社会关系之个人所构成,为人类间的无数相互关系的总合体。总之,照上面两种学说来看,无非是说明团体及团体的分子问是站在共存共亡的关系上面,而构成团体的分子与分子的相互问,是站在协调的关系上面而得存在,可以构成团体的各个分子,应本着协调的关系,互相维系,而共存共荣。大家明白了这种意义,这种团体生活的本质之后,我们才能明白要怎么样的来过团体生活;还有,我之所以要讲团体生活的缘故,是包含着下面的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中国人的生活向来是过于散漫,缺乏纪律和组织,最不懂得团体生活的意义。中日战争的时候,有人询问日本何以敢和领土广大,人口众多的我国作战?日本人于是直截的说:“中国有十八省,是等于十八个国家,我现在只是和政府的所在地的直隶省一省打仗,和其他的省份无关,他们也决不会来帮助直隶省的。”日本之所以敢和中国作战,自然是看清楚了中国人没有组织,像一盘散沙的弱点,故其能操胜券,又曾有人说过“中国人一个是静的,两个人就吵,三个人便要打架”。这也是明白指出中国人没有团体生活而产生的结果,尤其“九一八”事变之后,我国请求国联引用盟约制裁日本,而日本代表竟在会议席上攻击我国是一个没有组织的国家,仅是地理上的名辞,不配享受盟约所规定的种种权利。从外表上来看,我国中央有中央的行政,地方有地方的行政,为什么是一个没有组织的国家?这就是说,仅有其外表的组织,而缺乏组织的内容,换句话,就是只有个人的生活,而无团体的生活。只有组织的躯壳而无组织的生命,更有中国人所组织的团体,忘记了应该以社会的利益为利益,忘记了团体生活的本来重大的意义,只作为想达到某种目的完成某种欲望而采取的一种手段,而成立某种团体,譬如在学校里面,有些团体受了某种的利用,不惜鼓动学潮,破坏学校。但学潮的发生常常是由于极少数人的利益的夺取而起,由少数人指挥于后,盲目的学生遂号叫于前,莫明其妙的,大吹大擂,结果大多数是为了极少数的人所牺牲,仅是供人利用为一时的工具。本来学生在求学时代,应有纯洁的思想,而竞因贪求私利而不惜出卖自己的人格,这是何等的可耻!而团体的结合,不能循着正当的途径,尤为今日中国的大患。曾文正公曾说过:“一命之士,可以转移风气”的话,大学生不能转移风气,反而不惜卖身,为人利用。宁不可哀!这不但是教育界的耻辱,而且是整个民族的耻辱。

        其次,中国人多重私利,而忽视团体的利益,根本不懂团体生活中各个份应互相协助的意义,以本校而论,学校举办一种事业,学生多是袖手旁观,像是没有一点关系一样,但是遇到于自己有利可图时,就拚命去做,甚至连学校的名誉,也可抛却不管,最近两年来,学生常有考察的组织,到外面去考察各种事业,用意原属甚善,但是一到外面,便随处向人捐款,往往弄到被人看轻,尤其有一次考察团到了山东,初时很给人看重,省府主席韩复渠氏并设宴款待,但他们就在席间突然拿出捐册,请求捐助旅费,结果弄得大家不欢而散,徒然落得一场没趣,这在个人方面倒没有什么大不了,而整个学校所受到的名誉的损失却是很大。并且还有些考察团将剩余的捐款,大家分用。甚至还有些捐了款就算完事。旅行也可取消,这是何等的失掉人格的事。又如上学期高中部罢考的风潮,以为会考恐怕要不及格,所以千方百计的想求避免,结果弄到学生为人看轻,这是只顾个人利益而忘却团体的利益的事实。

        既然不了解团体生活的意义,就不免要因私害公,我们要改善这种心理,自然先得使他们对于团体生活的意义要有深切的认识。所以,在这里我且特地来说明团体生活的意义,和怎样才能使本校学生受到良好的团体生活。第一,是要把以前的劣根性,完全根除。团体内部组织不得健全,必是团体内的分子不好,我们得设法使其健全,如受人利诱组织团体以破坏学校,这是团体内极少数人的行为,旅行向人捐款,以及罢考以拒抗学校的命令,都是少数人的举动。因少数人的不好,而影响到整个学校的名誉,这是应该切戒的,大家勿为少数不良分子所劫持,应使少数的不良分子改善,然后才能得到良好的团体生活。第二,是要有责任心,学校既然是一个有机体的,那末我们便是属于这机体的一部,无论好与不好,我们都要负担责任的,大好如果有了责任心,设法去加改善,团体才能发生效能,譬如我们的躯体某一部分的细胞不良,我们得设法医治,然后才有健全的体格,对于团体的生活也是同一的道理。又如我国现在这样衰弱,固然是由于军政当局不好,但国民不把国事当做自己的事,放弃国民的职责,也应该负担一部分的责任。东三省失了,河北,察哈尔名存实亡,日本可以为所欲为,取所欲取,而全国国民无人敢加以反对,这是对于国事没有责任心的表征。又如学校建筑新校,系大家的事,大家应该共同努力的。但想得到各同学的帮助,是难乎其难,最初一次捐款的结果,有一问学校总共不过只捐得27元,第二次捐款有一个学院也只捐得50余元,这次的捐款虽未算清楚,但知道的有一个学院也不过只有90余元,像这种情形,岂不令人气短?这是本校学生对于学校的事没有责任心的表现。各位想要得到良好的团体生活,那末责任心是缺少不得的。第三,要能守纪律,对于学校和教职员指示我们某事应做某事而不应做,我们固要遵从,同时对于工人校警的干涉也得接受,就是教职员也是一样的,这是秩序和纪律的问题,谁也不能加以破坏的,但学生往往是破坏秩序而又不受干涉,譬如摘取农场瓜果,以为农场的警察不敢干涉,出入不照时间以为工人不敢干涉,这是极不道德的事情,希望各位自爱。这里我且引一段故事来对各位说说:从前德国有个皇帝,因为要建造一个花园,恰好那边是有座磨坊,皇帝命令磨坊的主人把它拆去,否则便要治罪,但是磨坊主人竟强硬不屈,并说如果皇帝要强制他,那末他便要到法院去控告皇帝。当时皇帝乃中止建造花园之举,并且很觉得喜欢,因为他庆幸他的法律深得人民的信仰,就是皇帝有了错处,也得受法律制裁,这座磨坊到现在还好好的放在那边,前次我游德时,曾特去看过,总之在团体生活之下,我们应严守秩序。摘取农场的瓜果,应受场警的干涉,出入不照时问,应受工人干涉,同时还要明白,校警工人干涉你们,是因为你们违背了秩序的缘故,同时也是执行他们的职责,我们不但不应反抗,并且还得尊重他们的职务,全校上下都能如此,秩序自可井然,团体的纪律就有了效果,前天本校全体教授开会时,我曾说过,嗣后学校方面必须严厉执行校规,决不宽放,这亦无非是想学校的团体生活得到良好的结果而已。

        第四,要互相帮助,因为在同一个机体内面,不互相协助,反而互相妨碍,则惟有搅坏了整个团体的生机,阻碍团体的发展,要知道团体内部的工作,不是为了某一部分,而是为了整个团体的本身,譬如神经系做思维的工作,并不是为神经器官而是为身体全部,营养系统做营养工作,并不是为营养器官而是为身体的全部,我们既是生活于同一学校之内,我们便要把学校当作一个机体,我们自己是机体里面的细胞,是有着息息相关互相连带的关系,学校不好,便是我们自己不好,这是团体与团体的分子间应有互相协助,共存共亡的原因。

        总之,我们要得到良好的团体生活,就先要明白团体是有机体的是连带关系的,个人的工作,不是纯为个人,而是为着全体,要以全体的利益以作前提,革除自私的劣根性,同时要有责任守纪律并互相协助,这样才能养成良好的团体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