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邹鲁:研究学问的精神——民国二十四年度对新生第五次训词

研究学问的精神

——民国二十四年度对新生第五次训词

邹  鲁

(1935年9月14日)

        研究学问,在表面上来看,是个很浅显的问题,因为变成了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学生,无论是大学小学中学都得朝着研究学问的路上走去,不过因为年龄和学识的不同,而研究的目标也随之而异而已。但倘若更进一步来说:我们要问,学问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去研究?研究的作用如何?这些问题,在开讲之前,我们都得先明白的。我们知道,学问是由于社会过去与现在经过无数人的经验积聚而得到的。同时我们要明白,研究学问必须应用到社会发展上面,始能成为有益于人类生存的学问。这是社会改造的努力目标,也是研究学问的主要目的。一个大学生,对于学问应有深切的研究,要有深切的研究,自非具有研究之精神不可。大体上来说,所谓学问可分为科学上的和道德上的两种。科学上的学问,如各位日常在课室内所学的举凡农、工、文、理、法、医等科的科目都属于这种,至于立身行事等等的学问,如我这几天来对各位讲过的对同学要互相敬爱,对于教师要能尊敬……等等,都是做人的学问。有了科学上的学问,如果没有做人的学问,则所得的科学上的学问,不但不能裨益国家社会,而且会反为国家社会之害,要有做人的学问以运用科学上的学问才能于国家社会有益,学问并不是为私,为个人享乐的东西,应将个人的研究扩大为公,成为解决人类的一切问题,和促进社会发展的实际工具,所以科学上的学问,和道德上的学问应该融合为一,对于人类社会才能发生有益的作用,这里我且举两件浅显的做人的学问来说:第一,是“公尔忘私”。现在的人最爱讲私,你也要讲私,我也要讲私,结果便任何事情都做不成,譬如大家为国家服务,但大家都想争权夺利,结果便弄到国家由衰弱而至灭亡,“覆巢之下,必无完卵”,自己也跟着同归于尽;如果大家都不争权夺利,只想法把国家弄好,结果国家固然富强起来,而自己也能享受同样的幸福。又譬如在公司做事,如果职员贪图私利,小之则失了自己的信用,大之,则弄到公司亏本,自己地位不保,更如学生在校,要自己一心一德要以学校之利益以作前提,学校好,大家同学都好,如果学校为了一己私利,受人利用,自己终要失败,总而言之,为私者不只害了公,而且也害了私,为公者即便至公,结果也是至私,因为私的利益是包含在公的利益之内。第二,是“不计成败”。一般人做事斤斤于成败为计,遂不免流于作伪,不知成败不能以一时计算,往往一时的失败,结果却是成功,有时以为是成功,结果却是失败。我们做事,只问这件事应不应该做,若是应该,我们就做去,虽遭失败,结果终能成功的。若是不应该做,我们也做去,虽则成功,结果还是失败,人若把眼光看得远些,就会把成功失败看透,就有勇气去做事。我现在举个大家都知道的很普通的例和诸位说说:宋朝秦桧,主张和金,和金事成之后,国家虽遭极大损失,而就他自己方面,确得到终身富贵,及子孙三代崇显,当时以为他是成功了,实则是一个失败,因为千秋万岁,秦桧都被人骂为卖国奸贼,岳飞当时抗拒金人,至遭以“莫须有”的罪被杀,连儿子都一同被害,那么很显明的他是失败了,但千秋万岁被人誉为忠君爱国,还是莫大的成功,所以成败不能就目前计算,应把眼光放远大些,把成败看透了,自然就不贪目前小利,而能成大功,做大事。上面所说的“公尔忘私”和“不计成败”都是处世的方法,做人的学问,这种学问很多,这两种不过是很浅的例举来说说而已。由此看来,我们要有科学上的学问,同时还要有道德的学问,以道德上的学问运用私学上的学问,这才有益于社会国家。

        要得到学问,自然要切实去研究,研究的步骤,是由“博”而“约”,为什么要博?宇宙间的事物很多,不样样去加以研究,不能知道清楚,过去的事迹,极其复杂,不去研究,又怎能明白,所以虽是孔子,也说“学而不厌”,他读易经,到至于“韦编三绝”可见他怎样去求博了,学问也固然要博,博后却不能不要约,宇宙之大,物质上人事上的事物甚多,不去把它弄出一些原则原理,学问怎么会有结果,故孔子虽有很大的学问,但是他对曾子说:“吾道一以研究学问的精神贯之。”曾子对别人则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这便是由博至约,故博之后,就要能约,不能约,就好比一串钱没有绳索穿着,变成散漫,要能博能约,自然非有特别的研究精神不可。

        再说,就教授和教授方法来讲,也特别需要有研究精神,教授在课堂上课的时间有限,他所讲的,只是一些门径,是指引你一条路,让你好知道走的方向,如果你不自己走去,你就不能达到目的,他又好像给你一把钥匙,好去开启图书馆的门,进去研究,如果你不进去图书馆里面研究,那你的所学就不能精进,虽以教人不倦孔子他亦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就是说:“给你一个类,你不再推想下去,触类旁通,就不再教你了,”他的可想而知。可见除了教授所讲之外,我们要继续研究下去,否则学问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再次,大学要注意理论与实践相互贯串,必须将理论与实际联结起来,在理论方面去认识实际而更须在实际方面去反证理论,贯串到事实,就需要深切的研究,不用说别的,即以学校论,比如各位,在法学院的,天天讲法律,天天讲政治,法律讲自治,我们如何适用,到学生自治宿舍自治起来,政治讲组织,我们如何适用到学生组织,员生组织起来,经济讲解决生活我们如何适用到解决学生生活学校生活起来,一院如此,他院亦是如此,它都要想想法子,总而言之,一件事情摆在面前,定要把理论和事实互相贯串,互相研究,然后才能得到一个结果。

        研究的精神既然那么重要,那么这种精神要怎样才培养得成呢?第一,可以从实际上去培养,这层意思,我几天来都和各位讲过,我说无论学理、工、农、医、以至文、法科,都应把书本上所学得来的,应用到实际上去,将书本上的理论与事实互相印证。这样才能培养研究精神,增大研究的能力,和提高研究的效率也跟着能够延长研究的长久,而使学问加速的迈进,研究的精神,如不从实际上去研究,则这种研究亦必落空,从实际上去培养研究精神,成功固不必说了,纵使失败也还是成功,因为失败之后,可以再想别的法子去做,自可希望达到成功的目的,怎样去实践呢?首先要找寻问题的所在,比如种树,何以南洋盛产橡树,而我们这里则不能生长,棉花我们是很需要的,何以我们这里不去种棉。这就是我们所要找寻的问题,问题找到了,同时我们要想出其所以然的道理,于是我们知道橡树是适合热带地方的缘故,我们这里不是热带,因气候的关系故不能生长,当棉花结实的时候,最忌下雨,恰好我们这里是当棉开花的时候多雨,所以也不能种棉,这便是所以然的道理,也就是解决了这问题的因子,又如我们最要紧的工作是抗日,如何抗日?这便是一个问题,要抗日先要有抗日的精神,同时要有抗日的组织,如何组织?即我们来说,先要从学校内组织起来,慢慢扩大到全市、全省、全国,这便是解决的方法,总之,第一步要找出问题,第二步要解决问题,我们要这样的去培养,有这样的精神才会产生出研究的结果。第二,可以从探求过去的实际上培养研究精神,现在一些问题,古人曾经研究过的,可供我们现在研究的借镜,试举个很普通的例看,当宋高宗的时候,金兵来侵,有一部分的人主张和,一部分的人主战,主张和的人,以得到帝后的放回为目的,主张战的人,以为和是不行,因为金人是得寸进尺,遗害至大,只有战才是办法,才能恢复失地,结果主和的意见被采用了,而致后来终宋之世,都不能恢复失地,只维持南宋偏安以至于灭亡,若照宋朝当时的情形来看,主和不行,那就非战不可。又如勾践,为夫差打败,国不成国,勾践独能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结果率复吴仇,用这两件过去的事实来判断今日之对日问题,那就可不言而喻了,我们对于事物,一面去研究,一面去探求古人对于这种是怎样应付。由此也可以帮助我们养成研究精神。第三,可从各方面比较上去研究,书本所说的,可以和事实比对一下,看它对不对,很多留学生,回国后,所学而不能用,这于理论上或者不错,环境却不相同,那就生出问题了,所以书本上的东西,事实有时是行不通的,但是这本书所说的行不通,再拿别的书看看,或有行得通亦未可定,总之是由书本上说的和事实两相比较,可以增加研究精神,其次是把现在的事和过去的事互相比较,过去是这样而行不通,我们现在就不好这样的做,这是拿过去的事和现在的事去比对研究以引发研究的兴趣,再次可以拿我国的事和外国的事比较,如日本行君主立宪是很好的,何以我国就行不通;美国、法国可行民主制度;我国何以不能得到同样的收获;俄国可行共产制度而我们行共产研究学问的精神制度就受到无限的损失;德国、意大利行法西斯主义那样的好,而我们就这样的坏,这样的拿中外的事来做比较,我们所研究的才能适用。

        最后讲到研究的对象和方法了。我再举个实际的例子对诸位说说:前几天曾对各位说过学校决定设立一种课外研究组的事情,由同学15人至20人合成一组,每一同学都要认定一个与其所学有关的题目研究从事去搜集材料,预备材料,由教授指导之下,每月开会一次,每次至少要有两位同学将研究所得提出报告讨论,这样做去,每月有两次,一年就有20次可以解决20个问题,一组可以解决20个问题,全校有一二百组,什么问题都可以这样得到解决的方法,这是研究方面我们决定要做的事。

        在目前看来,东三省是失掉了,华北是名存实亡,说来自然要痛恨那些有守土之责者的失职。但同时我们也得把眼光移到自己身上,问问我国现在的文化是怎样的?我们的旧的文化有没有加以科学的整理和发扬?我们接受了西洋文化的效果怎样?说来惭愧,东邻的日本,几千年来都是学我国的,都能得到用处,近年来才讲维新,接受西洋文化,也已经有很大的成绩,他现在敢夸口说:“几千年来我们都模仿他人,现在我们已经由模仿而进于创造了。”我国之讲维新和日本之讲维新时期相差不远,伊藤博文之出洋留学与唐少川I先生出洋留学同一时期,日本邮船会社也与我国招商局同时设立,现在两相比较,我们除了无限的惭愧以外,我们应该明白各个的原因,而谋解决的方法,东北失陷,我们说军事长官不加抵抗,而骂他是卖国贼,目前各国的文化加紧的侵略,我们若果无法抵抗,就是等于和军事长官不敢抵抗外国军队侵略一样,同是国家的罪人。最近有人由美取道日本返国,对我说:“奇怪极了,我看见日本人自上至下,都忙忙碌碌的,好像是战败国一样,而我国则自上至下都安闲享乐像是战胜国一样,甚至南京偌大政府没有一个主要的人在那里主持,这不能不认为是一椿怪异的事。”情形是这样,我们既然要负起救国的责任,那末我们必先振起精神去研究学问,准备自己的力量然后才能谈得上救国,若果仍旧敷敷衍衍因循苟且,学着南京一类的人,不但误了个人,而且还要误了国家的。